熱門:瘦小腿瘦小腿瘦小腿

  1. 首頁
  2. 大中國
  3. 文化

【硯邊談藝】張繼馨:概述花鳥畫之履跡!

  • 小白兔

  • 2018-10-12 19:38:41

張繼馨/文

我們在欣賞中國花鳥畫的時候,往往被潘天壽創作的大幅水墨的禿鷲、山鷹所表達的強勁筆墨,健翮欲飛的氣勢所懾服。不得不被江寒汀所作的百鳥羅叢集禽、千姿百態的絕藝所佩服。也被引人注目的清末民初的任伯年在花鳥畫中,點綴的禽鳥動態異常,安置奇特的手法所信服。更被那揚州畫派之一的華喦更盡花鳥之能,其筆下翎毛,鬆靈虛逸脫去時習的標新所析服。被那明宗室後裔八大山人墨筆鳥類寓意深長,簡潔誇張的形式歎服。他們同樣所作的禽鳥、風格各具,意趣相異繪畫歷史的途程上,起著光帶軌跡的作用。

▲ 荷塘欲雨 | 124x246cm

如果我們的視角再向前推移的話,就會驚奇地發現我們的祖先早在新石器時代,就在骨上柄上刻上陰線雙鳥紋,陶器上面有“鸛魚石斧圖”,西周早期的青銅器上的紋飾,有著各種鳳紋、鳥紋,春秋晚期青銅器上刻上頗為寫實的列隊行走的大雁;又從秦代雲夢出土的漆盂“鳥魚圖”中的跨步向前的水禽;西漢長沙馬王堆出土的“引魂昇天”的帛畫,日中有“金烏”,下繪有鴟,彩繪漆棺還畫有丹頂黃身躬背疾行“神怪騎騖”中的騖鳥,湖南洛陽卜千秋墓壁畫中的鷹頭鳳尾展翅飛翔的“朱雀”,山東騰縣龍陽店墓石刻有飛鳥和群獸組成的圖案,四川成都鳳凰山畫象磚的“收穫戈射圖”中的天空鳧雁驚飛狀,以及漢瓦當中的“朱雀”圖紋,錯金銀銅車飾的鶴、雁和鳥類;還有魏晉磚畫中的小鳥雙雞,北魏壁畫“戶毗王割肉貿鴿”中的鷹鴿等等。這些古時勞動人民把生活中接觸到的禽鳥,反映到各類物體和生活用具中,以對動物的崇拜和祈求吉祥,同時,也對日常狩獵為生和生活娛樂的一種實景描繪。

▲ 花鳥 | 68x138cm

嗣後中國花鳥畫到唐人孕育而出,與人物畫 、山水畫鼎足而立,在源遠流長的歲月中,出了不少善於畫禽鳥的高手,為後者在藝術上提供了研究和借鑑的條件,使中國花鳥畫不斷隨著時代前進和發展。我在這裡略舉幾個頗有代表性花鳥畫的先驅,對繪禽鳥的藝術實踐中,他們的藝術風格、藝術手段的創造,深入開拓花鳥畫的今天在繼往開來中,無疑地受到啟迪。

▲ 蘆雁圖 | 83x180cm

唐代的邊鸞,受命在玄武殿畫了一正一反的二隻孔雀,據說“翠彩生動,金羽輝灼”,似能發生“清聲”之音。騰昌佑尤長於畫鵝,所以“筆跡輕利,傅彩鮮澤”,刁光胤的鳥雀,更能傳神,使“後者深受其訣”。五代的黃筌,受命在八卦殿作過兔雉鳥雀,外邦進貢白鷹時,該鷹誤以為真,曾“掣臂者數”。這些有名的畫家在藝術上的開創和所得的成就,對兩宋的花鳥畫的發展,奠定了一定的基礎,使時工筆花鳥畫達到歷史上第一個高峰。如宋代的黃居寀,能承家學,翎筆妙笪天真。雀白的敗荷鳧雁,尤得其名。元吉馴養水禽,以寫生傳神。李迪畫楓鷹蘆雉,妙而傳世。陳琳作小溪野鳧,繁簡有致。元代的花鳥畫,在兩宋的畫風上,又有了新的變化。

▲ 秋趣圖 | 69x68cm

如王淵善寫墨花墨禽,一洗豔麗之跡,達到“無彩似有彩”之威。張中的“桔荷鴛鴦”用筆清逸,圖中雙禽悠閒自得之態,躍然紙上。明代的花鳥畫,又在元代水墨工整的基礎上,走向水墨大寫意。如徐渭的禽鳥,用墨用筆隨意點卻而成,‘涉筆瀟灑,天趣燦發“。沈周雖善山水,而花卉禽鳥,筆墨間自有厚拙之趣,他人莫及。陳淳專精花卉,然偶涉水墨幽禽,寥寥數筆,妙趣橫生。其間還有不少擅於工筆和兼工帶寫的花鳥名家,如邊景昭的“三友百禽圖”,畫面上的各色禽鳥,或飛或鳴、或嬉或息、仰俯側反、呼應顧盼,都能各盡其態。呂紀的“掛菊山禽圖”,掛樹之端有二隻鴝鵒居高對鳴,一隻在仰首眺望;三隻藍鵲在地面爭食秋蟲,另一隻藍鵲正朝下窺視爭食,心猶不甘而狂鳴,情趣橫溢,引人入勝。林良的蒼鷹夠鴝鵒,筆力沉穩,墨色淋漓,“鳧雁之類,尤盡免喙之態”。周之冕的各種禽鳥,詳其飲琢飛止,動筆具有生意,人謂其作,在真和妙間,“似能兼之”。

▲ 桃花春燕 | 69x45cm

縱觀數千年來不論在史前或花鳥畫產生後在禽鳥的藝術表達上,形式多樣,流派紛呈,風格各異,都獲得不同的發展。對我們繼承優秀傳統藝術方面來說,是非常得益的。進而在體察生活和創作實踐中,不斷積累經驗,求異立新,相信在以往的傳統基礎上,給現在的畫壇,也能添上一筆鮮明的光帶。

來源:網路

— END —

推薦您的文章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