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瘦小腿瘦小腿瘦小腿

  1. 首頁
  2. 大中國
  3. 文化

李·克拉斯納 Lee Krasner | “我是個很獨立的人”

  • 小白兔

  • 2018-10-12 19:38:39

李·克拉斯納

Lee Krasner

李·克拉斯納的藝術生涯橫跨了60餘年。她的很多畫作如今仍在展覽,主要在紐約大都會博物館(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和現代藝術博物館(MoMA)展出。然而,她的名字遠不如她丈夫傑克遜·波洛克(Jackson Pollock)那樣如雷貫耳,要知道,波洛克是20世紀最著名的藝術家之一。

她被丈夫的光輝所遮蔽,其原因之一是她和丈夫的畫風極其相似。兩人都是畫家,畫風幾乎別無二致——都是抽象表現主義。儘管克拉斯納自身小有成就,但波洛克卻是整個美國抽象表現主義運動的標誌性人物,創作了可以說是史上最著名的抽象表現主義畫作《第五號》(No.5)(2006年以1億4千萬美元創當時全球繪畫作品最高價)。

李·克拉斯納《The Sun Woman II》

“我很巧地成為了傑克遜·波洛克的夫人。人們說我什麼的都有...但我還是一個女人、猶太人、寡婦、畫家,而且,我還是個很獨立的人。”

——李·克拉斯納

克拉斯納是俄羅斯猶太移民的後裔,1908年出生於紐約的布魯克林,曾入女子美術學校學習,早年就立志要從事藝術。高中畢業後,她先後在庫伯聯盟學院(Cooper Union)、國家設計學院(National Academy of Design)完成學業。這段經歷讓她積累了寬闊的藝術眼界,以及深厚的傳統繪畫技法,在準確刻畫人體解剖方面已然造詣頗深。1935年受僱於藝術品進步管理局的聯邦藝術計劃,這期間她把自己的名字由原來的Lenore改為男女通用的Lee。1940年在第四次抽象藝術家小組年度展覽上第一次展出自己的作品。

克拉斯納《裸體人物》紙面碳筆 63.5 x 48.0cm 1940年 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

1929年,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的開幕把歐洲現代藝術真正帶到美國,對包括克拉斯納在內的紐約藝術家影響深遠。整個30年代,克拉斯納對現代藝術進行了構圖、技法和理論上的鑽研。在此期間,克拉斯納開始跟隨抽象表現主義的先驅漢斯·霍夫曼(Hans Hoffman)學習。從後者那裡,她學會用畫筆強調畫面的二維性,同時用顏色構建抽象的空間感。往後一生的藝術風格由此萌芽。

克拉斯納《無題》(《小影象系列》之一)板上油畫 121.9x 93.9cm 1949年 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

40年代,克拉斯納加入了年輕抽象畫家自發組成的美國抽象藝術家協會(American Abstract Artists),由此結識了紐約畫派的多數藝術家。同時期,她也首次見到波洛克的作品,深受吸引。1945年,她與波洛克完婚。在經歷一段時間的自我否定和重新探索後,她與波洛克的藝術軌跡開始往相似的方向前進。40年代後期,她連續創作了一系列無題作品,通稱《小影象系列》(Little Images),即是佐證。

畫家用象形符號的原理作畫,把類似字母的符號鋪滿畫面,每一個符號都像是被容納在無形的網格里,規律地排列在畫布上,構成一種畫家獨特的語言,讓觀者看畫的時候有近乎閱讀的感受。克拉斯納童年接受過正統猶太教育,她的靈感正是源於希伯來語。這一系列的畫作去人物、“滿幅”的構圖風格、身體性的筆觸都讓人聯想到波洛克。與丈夫“滴畫”的潑灑不同,克拉斯納的作品由顏料層層堆砌而成,每一個符號都聳在畫布上,產生字母的視覺暗示,這種繪畫表面豐富的質感一直是她作品的一大特徵。

李·克拉斯納與傑克遜·波洛克

作為畫家的克拉斯納卻在結婚後消失在婚姻中。她是極有個性的女畫家,卻扮演起了家庭主婦的角色,操持家務,成為了丈夫的賢內助。人們見了她都會稱呼她為波洛克夫人,而不像之前那般稱其為克拉斯納。

但是克拉斯納的存在絕非僅僅如此。她的個性和藝術追求都沉靜在內心深處,她是一個隨時都要爆發的畫家,她對自己有清醒的認識和肯定,她不願意別人僅僅把她看做是波洛克的妻子或一個女畫家,克拉斯納認為她自己就是一個畫家,是和男畫家一樣優秀的畫家。

李·克拉斯納《Noon》,1947年

雖然她連續舉辦畫展,成功地在世界各地巡迴展覽,但是時代的差異性和歷史的侷限性都沒能讓克拉斯納獲得更大的聲望和評價。因為丈夫波洛克的存在,克拉斯納總是被自然而然地與比洛克進行比較。1972年的《時代雜誌》就寫到:“克拉斯納走出了陰影”,“展示她自己的色彩”,“做自己的一個藝術家”等等。但克拉斯納真正被世人再度認識是在她1984年去世之後,那時正是女性主義藝術史學家重新質疑藝術史的時候,時代的大環境為眾人開啟了一個審視藝術歷史的新視角,克拉斯納這個名字於是真正開始浮於水面。

克拉斯納從來不甘於只做波洛克的追隨者,她一直在內心深處觀察,在尋求自己的路,她的強烈個性體現在她對自己身份的認定上,她一直試圖用自己的作品證明自己的存在。

李·克拉斯納《Vernal Yellow (Spring Yellow)》

李·克拉斯納《Combat》

波洛克死後,克拉斯納仍在繼續風格創新,她的藝術在60年代迎來了另一個標誌性的高峰。這一時期,她創作了幾幅尺幅較大的作品,作畫方式也不再是精心堆砌,而是使用全身力量,甩出快速的闊筆,可見“行動繪畫”的風格愈臻成熟。《蓋亞》(Gaea)一作,得名於希臘神話中的地母。畫面的顏色類似鮮花和泥土,充滿動感的形狀顯示藝術家對自然起源、宇宙混沌開端等主題的著迷。《夜行生物》中的黑白筆觸構成更加緊張的迴旋纏繞,讓人懷疑藝術家的畫筆下是否隱藏著難以辨認的眼睛和肢體。

李·克拉斯納《Night Creatures》,1965年

有別於波洛克在內的多數抽象表現主義藝術家相對穩定的風格,克拉斯納的創作風格一生歷經幾次重大變化,每一次都是她遍嘗各種風格,提煉而出的結果。她常常拆解、回收自己的舊作,變成新的作品,因此觀眾所見,只是她藝術嘗試中的一角。但可以看到,克拉斯納的抽象藝術,始終都存在圖案的重複。同時,她的抽象形式始終是由現實提煉,加上她早年人物畫的功底,讓她的作品有強烈的節奏和情感衝擊,在“行動繪畫”這一抽象表現主義的分支中獨具一格。

李·克拉斯納《Untitled》

李·克拉斯納《Shattered Light》

1985年,波洛克與李·克拉斯納基金會成立,發起人和出資人李·克拉斯納,用於資助視覺藝術家。波洛克逝世十幾年後的七十年代,活在波洛克光輝下的李·克拉斯納,似乎一夜之間成了美國藝術評論家的寵兒,藝術界終於把焦點投向她,不是作為波洛克的妻子,而是作為美國最優秀的畫家之一。隨著對李·克拉斯納的作品的研究,這位繪畫大師終於展露出她獨有的風采,越來越得到藝術界的肯定。

波洛克與李·克拉斯納的墓園

藝術家李·克拉斯納(Lee Krasner)

李·克拉斯納《Portrait in Green》

李·克拉斯納《Shellflower》,1947年

李·克拉斯納《Shattered Color》,1947年

李·克拉斯納《Past Conditional》

推薦您的文章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