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瘦小腿瘦小腿瘦小腿

  1. 首頁
  2. 大中國
  3. 文化

晚清婦女楷模的演變:錢南秀對話楊聯芬——京師論壇第十期新聞稿丨【學術動態】

  • 小白兔

  • 2018-10-12 19:38:01

晚清婦女楷模的演變:錢南秀對話楊聯芬

2018年10月9日14:00-17:00,於北京師範大學英東學術會堂演講廳舉辦了京師論壇第十期活動,主題為“晚清婦女楷模的演變”。本期論壇由北京師範大學文學院於雪棠教授主持,邀請了萊斯大學亞洲研究中心中國文學教授錢南秀女士和中國人民大學文學院教授楊聯芬女士進行對話,北京師範大學文學院副教授莎日娜女士作為嘉賓學者出席。

於雪棠老師

論壇伊始,由於雪棠教授介紹論壇宗旨、對話學者、嘉賓學者及本期論壇主題,進而進入到發言環節。錢南秀教授的發言從賢媛傳統切入,她認為,賢媛精神的形成,源自《莊子·逍遙遊》中的“至人”人格,道家的“道”是“母道”的展開。魏晉竹林七賢、支遁、王羲之等人就沿襲了這套精神譜系,比如嵇康說:“至人遠鑑,歸乎自然”。其後支遁將其發展為支遁:“質明則神朗”、“機動則神朗”、“神朗則逆鑑”,突出了“鑑”的內涵。在有詠絮之才、林下之風的謝道韞身上,更有以自己的智慧保護家人、保衛國家的故事,突出展現其“至人”哺育萬物的精神和“遠鑑”氣質。

錢南秀老師

錢南秀教授認為,清末女學運動對賢媛精神有所繼承,而這賢媛精神,也成為清末婦女平權運動的思想資源之一。清末維新婦女根植於中國知識婦女傳統,對魏晉“賢媛”及其所代表的“林下之風”之自由精神極為認同,打破傳統儒家內外之別,將爭取婦女權益置於強國之先。然而,這一由婦女主導的、側重於社會文化變革的自我解放運動,卻很快被更激進的革命話語替代,“維新母親”成為“革命女兒”。樑啟超等人輕視“才女”,認為女性對於社會是“分利”。這一時期的輿論,如陳擷芬編《續出女報》,就受到“達爾文主義”與“國族主義”影響,力圖激勵革命女兒的極端思想,謂中國女子有“堅執心”、“慈愛心”、“報復心”三大特徵。當然,也有如薛紹徽等女性堅持捍衛“才女”的知識力量。

在中國傳統中,“列女”與“賢媛”是婦女史書寫的兩大分支,一顯一隱,對立而又互補,賢媛更側重知識女性,長期隱於父權幕後,卻在清末維新運動中噴薄而出。另一方面,“列女”與“賢媛”均於漢文化圈諸國出現仿作,日本明治維新時期“列女”仿作大量湧現,亦成為翻譯介紹西方女性故事的載體,並借之形成“女傑”話語,成為婦女革命的主流。

楊聯芬教授稱讚錢南秀教授中國文化中“賢媛”傳統的研究發掘和彰顯了過去為“正史”所遮蔽的獨立自強知識女性的譜系,此舉對於恢復中國婦女歷史真相,豐富歷史敘述具有重要意義。而錢教授能以第一手資料為研究文獻,也是十分難得的。

楊聯芬老師

楊聯芬教授稱,“賢媛”一詞,並非完全等同於“才女”,她具有主體性的人格內涵與氣質,與西方現代的自由、平等觀念非常接近。在古代,最初男女教育比較平等,後來受禮教影響形成巨大差異。因此,教育是女性解放的最基本前提,通過教育獲得獨立的資本,才能最終脫離父權和家庭束縛獲得自由。

在晚清時期,獨立自由的女性觀已經開始形成,胡彬夏、陳衡哲、冰心均有一系列反應女性生活的作品,而她們關於女性身份的觀點,又各有不同。胡彬夏於1916年主編《婦女雜誌》,提出“二十世紀之新女子”,介紹了一批美國獨立女性,他們雖不參加工作,但很有學識,日常會義務參與社群演講、慈善、社群知識普及等社會活動。在胡彬夏看來,婦女解放對女性來說,除了社會層面,更重要的是家庭,認為家庭改良不遜於社會改良。

楊聯芬教授還以“賢母良妻”這個詞彙為例,它是清末從日本借來的新詞,不指“傳統儒家”的女性,而指女性有現代國家情懷。“賢母良妻主義”推進了女子教育合法化,而即便如此,當時人也不太能接受。而十年之後,維新女性的教育觀又迅速被革命派所拋棄。

楊聯芬教授特別強調,婦女解放的真諦在“自願”,在自我上進而不在他人優待,在心理人格而不在形式。婦女解放不是“男女都一樣”,而是尊重差異。陳衡哲與冰心的文章中,都體現出女性解放的艱難性與複雜性。

北京師範大學的莎日娜老師作為互動嘉賓參與討論,她考慮到《世說新語》裡的女性都是士族女性。而明清時期的列女就不再限於士族階層了,階層的差異與婦女解放有何關係?

莎日娜老師

對於莎日娜老師的問題,錢南秀教授承認,所謂“貴族婦女”確實不能作為女性心聲的普遍代表,然而在她看來,傳統女性的“愛國主義”,就包括了愛家庭、愛人民、愛文化、愛疆土,南朝“賢媛”的行為維護了家庭利益,也就維護了國家利益。

於雪棠老師對民國初年影響力比較大的愛倫·凱比較感興趣。楊聯芬教授迴應稱:瑞典婦女運動活動家愛倫·凱“有戀愛的婚姻才是有道德的”這一觀點,在五四時期被奉為格言,形成很大的影響,並引發了20-30年代的離婚潮。徐志摩成為“名人離婚”的代表,胡適、聞一多、魯迅都對原配婚姻不滿。然而,離婚是對原配最大的傷害,他們在離婚後無法保障生活,所以“離婚”是新文化面對的大問題。馬克思主義的女性經濟獨立觀很深刻,魯迅寫《傷逝》、《娜拉走後怎樣》就是在思考相關問題,但經濟獨立可能並不是婦女解放的萬全之策。教育才是婦女獲得獨立人格的基本保證,正如波伏娃的建議,婦女要成為知識分子,才能從根本上獲得平等的權力。不然就是“被代表”。

師生問答

在師生問答環節中,同學們就同性戀、女權、慈禧的評價、賢媛的道家闡釋等問題提問。錢老師認為,慈禧雖然有鼓勵女子教育、鼓勵放腳等行為,身邊也有一些有才學的女子,但她仍是男權社會的統治者,在她身上男權的體現非常明顯,是非常典型的獨裁者的形象。關於賢媛的道家闡釋,竹林七賢明顯把“至人”作為理想人格,也談“神人”、“聖人”、“大人”。這些在《莊子》中都出現過,這就是“道”的化身,更有女性的美,現代女性中也有很多人在宣揚這些。而楊老師指出,女權對立面是男權,男權不等於男性,不是性別對立,女權運動是人權運動,不僅要尊重弱勢性別,還要尊重弱勢群體,包括殘疾人、心理障礙人群等,有尊重才能研究。女性要獨立,這不是男性或女性的問題,而是人的問題,每個人都要有獨立人格。個人獨立了,性別自然就平等了。

最後,於雪棠教授為論壇做了總結髮言,至此,京師論壇第十期圓滿結束。

- 全文完 -

本文章由京師文會出品,轉載需同意

WEN

HUI

jingshiwenhui

顧問

主編

圖文編輯

推薦您的文章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