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瘦小腿瘦小腿瘦小腿

  1. 首頁
  2. 大中國
  3. 歷史

溥儀得知日本投降反應:跪地磕頭稱感謝上天 天皇無恙

  • 小白兔

  • 2018-10-12 19:28:08

1945年8月19日凌晨,蘇聯軍隊俘虜了中國末代皇帝溥儀。當時,日本天皇裕仁已經於4天前(8月15日)宣佈日本無條件投降,盟軍最高司令官麥克阿瑟元帥下令停止太平洋戰場上的一切對日作戰。而蘇聯軍隊已於8月9日以摧枯拉朽之勢攻人了被日本侵佔的中國東北地區,日本的潰敗已成定局。

溥儀趕緊焚燒日記

1945年8月10日,溥儀得知日本軍隊準備退守偽滿洲國南部,他本人也將被從“首都”長春緊急轉移至中朝邊境城市通化。

溥儀開始收拾金銀細軟。他親自監督將珍貴文物裝箱,共有57只大木箱備用。他銷燬了部分檔案、14年來所寫的一些日記以及在不同場合下拍攝的家庭紀錄片。焚燒膠片和日記的程式非常緩慢,到正午時,只處理了近1/3。

11日晚,日本關東軍高階參謀吉岡安直催促溥儀趕緊動身。溥儀的兄妹和侄子都已被送往火車站,只剩下他和皇后婉容、福貴人李玉琴。他們在火車裡顛簸了近3天。最初想取道瀋陽,後為躲避蘇聯空襲,決定改行吉林至梅河口線路。由於倉皇出逃,沒有備足乾糧,他們一路上只吃了兩餐,飢腸轆轆。13日,他們住進通化縣大栗子溝煤礦的日本礦長家中,那裡與朝鮮隔江相望。

吉岡安直將日本投降、仍然保留天皇的訊息告訴了溥儀。溥儀聽後,雙膝跪地,磕了幾個響頭說:“感謝上天,天皇一切安然無恙。”但吉岡安直接著告訴溥儀,他必須前往日本,啟程日期是17日。

溥儀乘飛機於17日上午11時抵達瀋陽機場。他將在那裡換乘前往日本的大飛機。

溥儀

蘇空軍佔領瀋陽機場

儘管日本已宣佈投降,但日本關東軍仍負隅頑抗。8月16日,日本個別部隊甚至轉入反攻。為迅速佔領偽滿洲國的重要城市,蘇軍指揮部決定大規模使用空中力量殲敵。

8月19日凌晨,蘇聯外貝加爾方面軍司令馬利諾夫斯基元帥向普里圖拉將軍下達動用空軍的決定:“攻下瀋陽城內一切重要設施,逼日軍司令部宣佈無條件徹底投降,並找到溥儀。”

一小時後,普里圖拉與副官趕到機場。那裡已有225名空降兵待命,攻佔瀋陽的重要任務落在這些將士身上。按計劃,他們將在日軍控制的瀋陽機場降落。

數十架蘇軍飛機朝著瀋陽城飛去。當時的形勢要求空降部隊採取最果敢的措施。執行此次任務的蘇軍飛行員個個經驗豐富,飛機上的炸彈艙也裝得滿滿的。他們將向瀋陽的軍事工業重地發動毀滅性打擊,逼迫日軍投降。

在飛越一座山頭時,戰機遭遇雷雨。指揮部決定提前降落加油,再增加幾架戰機,等雷雨過後繼續前進。

蘇軍飛機沒有遭遇任何抵抗就抵達了瀋陽上空。飛機並未減速,徑直降落。從駕駛艙裡往下看,日本炮兵忙作一團,卻一直沒有開炮。也許是因為蘇軍動作太神速,日軍來不及反應,或是害怕蘇軍扔下炸彈予以還擊。

蘇軍神兵天降,迅速解除了機場守衛日軍的武裝,幷包圍了機場。僅有4名日本飛行員僥倖逃脫,他們當時離飛機不遠,一見情況不妙便迅速爬上飛機升空。隨後,這幾架飛機似乎約好一樣同時墜毀。

溥儀曾想自殺?

機場大樓裡走出一位身穿日軍軍服的銀髮男人,他找到普里圖拉,自我介紹說:“將軍閣下,我是俄羅斯移民,現在是機場的衛隊長。我向您報告,偽滿洲國皇帝溥儀及其僕從正在政府候機廳裡。”

當蘇軍士兵聞訊趕到擺放著軟椅和沙發的政府候機廳時,那裡坐著20多個人。桌上有果汁、威士忌和啤酒,但誰都無心暢飲。他們嚇得瑟瑟發抖,趕緊站起來,只有溥儀一人仍然坐著。最終,他將尚未喝完的水放在桌子上,也站了起來。普里圖拉將軍走進大廳中央,大聲說:“我以蘇聯政府的名義要求諸位投降,請交出武器。”

偽滿洲國的“部長”們一個接一個交出了武器。溥儀最後一個走到沙發前,掀開靠墊,取出一把相當精緻的手槍。他在手上把玩了片刻,便將它扔到武器堆裡。普里圖拉在回憶錄中寫道:“溥儀當時似乎閃過自殺的念頭。我並非心理學家,但我覺得自己的判斷不會有誤。我不知道他為何突然改變了主意。他肯定意識到一切都完了,政治、精神和身體都被摧毀了。”

溥儀神經質地扯著夾克衫的鈕釦,好久才用驚惶的語調問他是否能保全性命。在得到肯定的答覆後,他平靜下來,開始仔細回答問題。他介紹了在場的每位“內閣”成員,並說出了偽滿洲“政府”檔案的藏匿之處以及瀋陽衛戍部隊的人數。他簡要介紹了日軍司令部和偽軍的最新情況,還對蘇軍情報部門代表的問題作了答覆。在他的幫助下,蘇軍發現了日軍的細菌武器庫,這些細菌武器一旦流出,後果不堪設想。

一說湊巧被蘇軍撞上

關於溥儀被捕一事,還有另一種說法。這是俄羅斯退役少將、曾於1945~1946年擔任瀋陽衛戍司令的安德烈·科夫通-斯坦克維奇回憶的。他說:“當我們的飛機在瀋陽機場降落後,我們並不知道溥儀正在那裡。他大概是想飛往日本。我們在機場發現一架已經做好起飛準備的飛機,這很快引起了我們的注意。一位身穿軍服的清瘦男子朝飛機走去,我們截住了他。通過盤查,我們才知道他是溥儀。我下令將他逮捕。我開始通過翻譯與溥儀交談,並不動聲色地將他逼到蘇軍‘利一2’飛機跟前,禮貌地解除了他的武裝,將他押上飛機,前往赤塔。這一切都發生得如此突然,溥儀衛隊及機場人員都是在飛機起飛後才發現的。”

被日本人暗中出賣?

有歷史學家認為,一切並非這麼簡單,這是蘇聯與日本達成的某項祕密協議。日本人以溥儀為籌碼,跟蘇聯做了私下交易,所以才莫名其妙地讓溥儀去了瀋陽。在通化時,他完全可以迅速逃往朝鮮,再趕往日本,而不必坐3個多小時的飛機到瀋陽,讓蘇聯人甕中捉鱉。疑點之二是,蘇聯空軍雖然具有明顯的軍事優勢,卻沒有向溥儀乘坐的飛機發起進攻。最後,溥儀的飛機與蘇軍飛機幾乎同時在瀋陽機場降落,而蘇軍部隊顯然知道溥儀正在瀋陽。

在被捕的第二天,溥儀與隨從便被送往外貝加爾方面軍位於赤塔的司令部。在那裡,蘇軍正式向溥儀出示了逮捕令。溥儀在赤塔待了半個月,然後被押往哈巴羅夫斯克。與他同被關押在那裡的還有日本的142名將軍和兩名海軍上將。

在蘇聯被關押了5年

溥儀是首批被押往蘇聯的偽滿洲國戰犯。根據1945年8月23日的第9896號密令,蘇聯紅軍在中國東北和朝鮮俘虜的所有日軍戰俘都被送往蘇聯服刑。

當時的日軍戰俘共計639635人。根據當時負責情報工作的蘇共中央委員貝利亞的指令,所有日軍戰俘都在遠東和西伯利亞充當勞工,建設著名的貝(貝加爾)阿(阿穆爾)鐵路、砍伐木材、採掘煤礦……

但溥儀與他的隨從相當幸運。貝利亞在1945年8月22日呈給斯大林的報告中這樣描述溥儀的服刑:“他們被關押在條件良好的囚室中,牆外有專門挑選的士兵把守,內部由戰俘事務管理局的工作人員看守。”

每間囚室裡都有竊聽裝置。情報人員在一個專門的房間內,翻譯竊聽到的談話內容並記錄。

溥儀在那裡度過了5年的鐵窗生涯。後來,他被移交給新中國的政府,離開了蘇聯。據說,溥儀在中國監獄坐牢一直到1959年,後來參加了工作,於1967年因癌症去世。

推薦您的文章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