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瘦小腿瘦小腿瘦小腿

  1. 首頁
  2. 科技日報
  3. 科技

公鏈洗牌進行時|鏈捕手

  • 小白兔

  • 2018-10-12 19:11:12

構建技術壁壘與搭建生態閉環是公鏈打造自身競爭力的根本,但在當前階段,無論是壁壘還是閉環,對幾乎所有公鏈而言都過於遙遠。

長期的熊市,令公鏈理想與現實的矛盾進一步激發與暴露,許多公鏈陷入危機重重的境地,新一輪公鏈大洗牌已為進行時。

文/龔荃宇

編輯/潘宇波

未經授權,謝絕轉載

當下,以太坊、EOS等主流公鏈聲勢浩蕩、信眾龐大,且無論在技術完成度、開發者數量還是知名度等方面,都要高於其他公鏈,但總體來看目前區塊鏈行業仍非常早期,以太坊等主流公鏈尚未能實現規模化商業應用,效能存在明顯缺陷。

公鏈玩家仍在快速增長,這種增長在去年下半年和今年年初尤其明顯,由於以太坊的爆紅以及區塊鏈的財富效應,一大批玩家爭先恐後地進入公鏈市場,以搶佔區塊鏈行業重要基礎設施入口,亦或利用概念炒作割一把「韭菜」。

在今年,這批公鏈遭遇了超級熊市的衝擊,也經歷了以太坊、EOS從萬眾期待到備受質疑的轉變,同時還取得了一些技術開發與生態拓展的成果,這些都深刻影響著公鏈格局的變化。

01

擴容技術方案多樣化

當前,效能不足是公鏈進一步走向落地的最大掣肘,以太坊的TPS至今仍是兩位數,擁堵現象頻頻發生,因而導致一大批競爭性公鏈在這一兩年誕生。

幾乎所有新興公鏈提出的目標都是成為更好的以太坊,想盡辦法試圖突破鏈上的效能瓶頸,聲稱要達到甚至已經達到數十萬TPS的公鏈不在少數。

由此,公鏈提出各種鏈上擴容方案在去年和今年年初一度相當流行。鏈上擴容指的是直接發生在區塊鏈上,通過改變區塊大小或資料結構從而達到提高處理交易能力的解決方案,比如隔離見證和增加區塊容量,這類解決方案在去年極為流行,比特幣現金亦是比特幣鏈上擴容方案的產物。

分片技術是今年最受關注的鏈上擴容方案,以太坊社群首先提出並正在開發分片技術,但目前只有Zilliqa、QuarkChain等少數公鏈採用。

事實上,隨著行業的進化演變,純鏈上擴容以及唯TPS論遭受到越來越多質疑。「鏈上擴容存在瓶頸,過度追求「鏈上」的絕對共識,難以滿足商業需求同時會犧牲其他方面。即便突破了不可能三角,實現了效能上的提高,也可能需要極大的成本,並不划算。」一名區塊鏈行業資深從業者說。

ONT創始人李俊進一步指出,鏈上擴容只是公鏈要做的一個點,實際上很多業務並不需要在鏈上做撮合,幾千到一萬的TPS 足矣。

因此,在加密貨幣的主鏈之外建立外圍或第二層交易網路的鏈下擴容成為越來越多公鏈的主流選擇。Nervos聯合創始人呂國寧告訴鏈捕手,已經有大量區塊鏈社群頭部研究者與開發者在關注Layer2解決方案,解決方案也已經百花齊放,包括側鏈、閃電網路、 Plasma、Truebit等代表性技術。

以公鏈專案aelf 為例,其聯合創始人陳注伶告訴鏈捕手,aelf 在區塊鏈架構主打的特性就是「主鏈+多級側鏈」,鏈與鏈間使用專門的跨鏈演算法,來實現相對隔離的業務單元間的資源協同,記賬節點執行在叢集上,節點內部通過並行化方案提升吞吐量指標。

另一個重要趨勢是垂直公鏈正在增多,即越來越多專案試圖專門為某一個垂直領域開發公鏈基礎設施,對某些行業特有問題提出針對性解決方案,目前尤以物聯網、金融和內容領域居多。

幣安創始人趙長鵬就曾在接受《財富》雜誌採訪時表示,他認為目前的主流公鏈玩家都無法取得長期成功,因為任何為通用智慧合約設計的區塊鏈執行速度都不會很快,現有區塊鏈將把這個市場讓給更專門化的區塊鏈。

不過從現實來看,前述擴容方案僅停留在構思與早期開發階段的不在少數,它們能在多大程度上實現仍是很大的未知數。

02

DApp生態難搭

強大的底層技術支撐是公鏈必備的基礎條件,擁有大量開發者與DApp搭建閉環生態,則是公鏈走向大規模推廣落地的必要條件,尤其是能帶來龐大使用者規模的殺手級優質應用。

因此 ,在深耕底層技術的同時,通過各種渠道吸引並尋找開發者前來開發各種DApp、搭建生態也是公鏈們極其重要的任務。

除了前文論述的技術競爭力,公鏈吸引開發者的重要優勢就是低門檻。以太坊雖然技術成熟度相對較高,但它的智慧合約與虛擬機器都採用了全新的開發語言Solidity,對程式設計師不夠友好,開發工具也不齊全。「區塊鏈沒能大規模應用,智慧合約語言及其易操作性是很大的制約。」前量子鏈首席工程師、現DREP聯合創始人徐小龍告訴鏈捕手。

因此,很多新興公鏈都在這方面下功夫,通過各種辦法降低開發者在該公鏈進行開發的技術門檻,解決方案主要有提供豐富的SDK乃至於模板化的開發程式、採用程式設計師友好度高的語言編寫智慧合約與虛擬機器、優化開發流程等。

據瞭解,近期波場、CyberMiles、量子鏈等都在計劃上線其虛擬機器,可支援更多型別傳統開發語言,同時相容以太坊Solidity語言。

鏈捕手還了解道,今年還有很多公鏈推出了開發者激勵計劃,通過獎勵吸引開發者前來開發並提交DApp。星雲鏈、公信鏈、ONT等公鏈在今年都相繼推出了開發者激勵計劃,以公信鏈近期推出的活動為例,使用者推薦1名有效開發者可獲價值300元左右的Token,開發者提交DApp並通過稽核即可獲得價值1000元左右的Token,在後續評選中排名靠前的DApp可獲得更多獎勵。

不過從星雲鏈激勵計劃結束的這三四個月表現來看,此類活動效果不容樂觀。

更多的公鏈在主動出擊,通過各種方式邀請優質專案遷移或者開發DApp。BUMO聯合創始人郭強告訴鏈捕手,除了常規性動作,他們最近一直在與英諾等傳統VC進行溝通與合作,計劃將團隊優秀、應用場景不適合資訊網際網路的被投專案進行通證經濟模型改造,吸引這些專案前來開發DApp。

據瞭解,BUMO近幾個月已經接觸近200個專案團隊,其中進行初步技術對接的專案則有近80個,上線DApp有10餘個。

對外投資也是公鏈們拓展生態的重要策略之一,通過投資可以將其他優質專案納入自身的生態圈,譬如開發DApp應用、提供第三方服務等。今年此類投資案例包括NULS投資PRISM、阿希鏈投資Dreamworld和OKGaEx、Achain投資ADTrue和PundiX,LendChain、Lucia、Prophet等公信鏈上的DApp則都拿到了公信寶的投資。

但總體而言,大部分公鏈在DApp生態的營造上仍是失敗的,不僅數量較少,僅有的數個或數十個DApp幾乎都沒有真實使用者,許多DApp的開發與運營都陷入停滯,「上線即破發」的現象普遍存在,量子鏈更被幣民吐槽為破發幣的聚集地。

更為不利的是,不少DApp或代幣正在從二三線公鏈中撤離到以太坊或者EOS。6月,Kcash錢包就將其代幣由基於Achain智慧合約平臺的Token轉換為基於以太坊ERC20的Token;此後幾個月,AWARE、CFun等DApp也相繼從量子鏈遷移至以太坊,CFun專案方更是不留情面地表示,「Qtum 專案的發展進入瓶頸期,後期技術未達到需求,生態圈較為狹窄,不再適合CFun DApp後續發展。」

不過徐小龍告訴鏈捕手,這些DApp的離開,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它們在上更多交易所時遇到了困難,大部分交易所和錢包優先支援以太坊上的ERC20代幣,造成Token流動性不足以及受眾過窄。

歸根結底,這批公鏈在技術沒有突破性進展的情況下,仍無法形成規模化的社群共識,外力作用下產生的DApp則由於各種利益關係易發展畸形,難以取得預期效果。「而且,大部分人的思維慣性都很強,對以太坊或EOS存在先入為主為觀念。」徐小龍補充道。

03

熊市的摧殘

雖然一眾公鏈提出了形形色色的技術解決方案以及爭奪開發者的策略,希望快人一步在區塊鏈行業取得領先地位,但在目前區塊鏈行業並不成熟、市場空間有限的情況下,其路途可謂障礙重重,加之今年這次深不見底的超級熊市,可謂雪上加霜。

這次熊市對公鏈最顯而易見的影響是資產貶值、資金短缺。由於不少公鏈團隊缺乏金融操作經驗,未能及時將募集而來的ETH或BTC兌換為現金,私募到的資金都遭遇了不同程度的縮水,用於市場營銷、團隊激勵的專案Token縮水更為嚴重。

特別是由於區塊鏈技術的創新性,以及公鏈提出的各種衍生技術的複雜性,公鏈從開始開發到測試網上線、主網上線、主網迭代、大規模應用落地通常需要2-3年時間,資金的短缺使得這部分新興公鏈被迫開源節流,同時公鏈開發與推廣進展緩慢。

據鏈捕手瞭解,某知名公鏈為了補充資金彈藥,甚至已經安排技術團隊做一些外包技術工作。公鏈開發團隊離職人員亦不在少數,徐小龍告訴鏈捕手,他的新專案DREP在招聘時就發現有許多二三線公鏈的開發人員求職。

部分公鏈的開發進展已經明顯落後於白皮書的規劃,多次推遲主網上線時間,例如ZIL、AE等。至於提到的種種擴容技術,其技術實現度亦普遍較低,落地時間大多虛無縹緲,生態拓展同樣進展緩慢。

「從去年到今年上半年,那是公鏈行業的一段非理性繁榮時期,如今已經進入公鏈的寒冬。」呂國寧說道。

顯然,在熊市的催化下,市場上既有公鏈玩家的兩極分化越來越明顯,一部分公鏈會被市場淘汰甚至主動離開,一部分公鏈則會藉此機會完成技術儲備、彎道超車。一場事關公鏈生死存活的過冬戰爭正在拉開帷幕。

「接下來幾個月或者一年,大部分公鏈都會面臨落地、也就是交付的問題,我覺得這才是真正的公鏈危機產生的時候。」ArcBlock創始人冒志鴻如此說道。

*本文是鏈捕手原創作品,未經允許謝絕轉載!

推薦您的文章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