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瘦小腿瘦小腿瘦小腿

  1. 首頁
  2. 科技日報
  3. 科技

敗退二線、變相裁員,每日優鮮無人貨架一地雞毛?

  • 小白兔

  • 2018-10-12 19:11:11

文:趙正

ID:BMR2004

曾被資本看好的無人貨架如今成為“一地雞毛”。

2017年在資本市場風頭最勁的每日優鮮對外宣稱融資5億美元。2018年春節過後,每日優鮮開始在全國主要二線城市瘋狂擴張。然而,不到半年時間,每日優鮮就開始從二線城市撤櫃,逐步退出這些市場,其中鄭州、長沙等二線城市已經完全撤櫃,武漢、成都、南京、杭州、西安等其他二線城市也紛紛收縮渠道,逐步在撤退當中。隨之而來的是,當時大量僱傭的市場拓展的一線人員也開始遭遇辭退和裁員,這導致了每日優鮮內部勞資關係的緊張,很多被辭退的一線員工不滿每日優鮮這種“卸磨殺驢”的做法。

針對每日優鮮“便利購”無人貨架業務撤退二線城市的事情,《商學院》記者聯絡到了每日優鮮的公關部門,但是截稿之前,對方未就相關問題做出迴應。

資本驅動 盲目擴張

如果時間回溯到一年前,每日優鮮可謂風光無限。

短短一年時間,每日優鮮就成為資本市場的寵兒,先後獲得多輪融資。2017年1月,由聯想創投和騰訊領投,韓國KTB、華創資本、遠翼、浙商創投跟投,每日優鮮完成C輪融資,融資額高達1億美元。

兩個月後的2017年3月,每日優鮮再次獲得投資,TigerGlobal和元生資本領投,時代資本參與聯合投資,每日優鮮完成2.3億美元C+輪融資。獲得鉅額融資後,每日優鮮開始孵化無人貨櫃專案“便利購”。

2017年8月,每日優鮮成立獨立子公司,單獨運營“便利購”專案。該專案一推出更是受到資本市場的擁躉,2017年12月,新成立的便利購接連獲得A輪和B輪融資,融資額高達近2億美元,其中其中騰訊領投A輪合計5300萬美元,元生資本、時代資本、KTB跟投;光大控股領投B輪合計1.44億美元,鼎暉、北極光創投、啟明創投、君聯資本、微光創投、Mindwork Ventures、光源資本跟投。

一年時間拿到超過5億美元投資的每日優鮮也沒有辜負投資機構的期望,隨後就開始在國內的二線城市大規模佈局。這次重點佈局的城市包括武漢、南京、重慶、成都、鄭州、長沙、杭州等城市。

已經從每日優鮮便利購離職一段時間的小張(化名)談起那段在武漢拓展的過程,覺得像做了一場夢。過完春節那段時間,獲得融資的企業紛紛搶灘二線城市,競爭異常激烈,寫字樓成了各家爭相進入的焦點渠道。小張告訴記者,具體拓展的方法是部門主管給每個BD分割槽域分樓,BD就一家一家寫字樓的物業中心去拜訪,問對方需不需要設定無人貨架。

“因為那些白領坐電梯下樓需要十幾分鍾,這是一種非常便利的購物模式,方便解決自己的需求。對於我們公司是新的嘗試,零售大家都沒有找到盈利模式,線上資源被搶的不行了,我們是客戶的概念,做客戶的行為習慣、消費習慣、購買力,還可以把客戶變現,無人貨架的時間實際最少也是佔用客戶8個小時。”小張說。

二線城市遭遇重大損失

然而,安裝無人貨架容易,運營這個無人貨架卻並不容易,最大的問題就是二線城市的渠道並不完善,配送和供應鏈管理的能力跟不上,這是和北上廣等一線城市最大的差別,像北京這樣的城市,由於渠道佈局已經比較完善,配送和管理也磨合了一段時間,相對來說,補貨、供貨都比較及時,但是二線城市要做到這樣並不現實,貨架不能及時補貨到位成為常態,這就大大影響了銷量。

更為嚴重的是,在二線城市貨物損失的比例非常高,據瞭解,由於每日優鮮在二線城市沒有自己的配送系統,配送需要藉助第三方物流,在這個物流配送的過程中就會損失很多貨物,卻從無查詢。在銷售終端,貨物的丟失也非常嚴重,由於二線城市消費者整體素質大大低於一線城市,無人貨架遭遇盜竊、丟失的情況要遠遠高於一線城市。

據瞭解,現在市場上也出了一種智慧貨櫃,就是掃碼才能開貨櫃,能夠控制貨損,但是成本很高,每日優鮮並沒有引入這種智慧貨櫃,還是以開放式的貨櫃為主,這就導致消費者白吃白喝,據小張透露,每日優鮮自己的人員監守自盜的情況非常普遍。此外,像順豐,豐e足食、京東、餓了嗎這樣的成熟的電商和物流機構,都是自己獨立的物流配送系統,運作比較規範,運輸過程中很難發生丟失、損失等情況。

“像小e微店就做得很好,一個城市就放十個人,高質量的客戶,步子邁的穩。順豐是因為有順豐小哥,一人問一句事情就做成了。”小張說。

據小張透露,在一線城市無人貨櫃的貨損率大概也只有10%左右,在二線城市高達百分之二三十,而每日優鮮在某些城市貨損率高達40%。這就意味著拓展的網點越多虧的越多,本以為獲得2億美元的融資可以大規模拓展網點,但結果發現成本失控,損失就是一個無底洞。不得已,從7月底開始,為了止損,每日優鮮除了北上廣深,其他城市紛紛開始撤櫃,鄭州、長沙最先撤櫃,此後,成都、武漢、重慶、西安也開始逐漸撤出,收縮渠道。

“無人貨架是零售形態的一種補充,最終拼的仍然是供應鏈。無人貨架包含場地方、貨架方、補貨方、使用者方四方,在這種多角撮合關係中,除了無人便利貨架平臺本身,其中的任何一方都沒有足夠的動力或者意願去推動交易的達成。”昭邑零商首席諮詢師劉暉表示。

強推合夥人制 變相裁員?

在每日優鮮的官網上,在顯著的位置上有一個“成為合夥人”的頻道。開啟頻道進入頁面顯示的是招募微倉合夥人。這個微倉合夥人就是承包一個社群的020的配送微倉,同時負責門店經營和所轄3公里範圍內的即時配送上門服務。

至於成為微倉合夥人的優勢,每日優鮮方面給出的說法就很誘人了,例如不需要大量的資金,站點和裝置都由公司提供,合夥人需要提供人力成本和管理成本;收益好,每個月收益一兩萬元;而且前景廣闊,因為生鮮是老百姓的生活必需品,市場潛力巨大。

因為沒有加入每日優鮮的合夥人計劃,程立志(化名)從一名市場BD辭職。程立志告訴記者,所謂的合夥人計劃並非像每日優鮮承諾的那樣美好,首先,成為合作人之後,每日優鮮不提供任何底薪、社保,承包貨架需要另外繳納2萬元保證金,賺取的利潤需要合夥人和每日優鮮一起分成。

很顯然,在程立志看來,每日優鮮推出的合夥人計劃就是要把之前的貨損等風險轉嫁到合夥人身上。因為之前幾個月的市場拓展和運營,市場BD人員也都看到了這一推廣存在的問題,因為多數市場BD和補貨運營的人員並不想加入合夥人計劃,於是,不參加合夥人計劃的人員就只能選擇走人。

合夥人計劃裡最大的風險就是運營中的損失由誰來承擔,從記者與兩位被訪者的溝通中可以看到,很顯然是要由具體負責管理和運營的合夥人要承擔這筆損失,每日優鮮並不承擔其中損失。而無人貨架在運營過程中,存在的貨損或者產品過期自行銷燬等損失是不能迴避的成本支出,這部分費用顯然都需要合夥人來承擔。因此,後期能否賺錢誰也沒法保證,對於本身就沒什麼錢的市場BD人員而言,自然是無法承擔起這樣的風險。

可是每日優鮮對外則美其名曰為合夥人,對於加入計劃的人而言,沒有底薪,沒有社保,虧損自己承擔,賺錢則要和每日優鮮分成,對方拿大頭。這顯然是一個不對等的合作關係。但是對於每日優鮮而言,推行合夥人計劃則是一石二鳥,一來可以藉機轉嫁風險,把風險和損失轉嫁到加入合夥人計劃中的合夥人身上,二來,等於開始實施變相裁員,不加入計劃的人員則可以自動辭職。據悉,有的二線城市,市場BD已經從前期的數千人驟減到幾百人。

對於,每日優鮮撤退二線城市和推行合夥人計劃引發的數千人的辭職潮,《商學院》記者將保持持續的關注。

推薦您的文章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