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瘦小腿瘦小腿瘦小腿

  1. 首頁
  2. 大中國
  3. 文化

其實你不懂黑皮諾

  • 小白兔

  • 2018-10-12 19:01:35

vinehoo.com

除了喝酒,我什麼都不會。

蔡瀾說:“喝烈酒的人,到了最後,一定喝單一麥芽威士忌。而喝紅酒,到了最後,一定以法國的勃艮第(黑皮諾)為首,天下老饕都一樣。”

這話有兩層意思——

其一,黑皮諾的美並不那麼容易理解,沒有一定經驗,並不能喝出她的好;

其二,黑皮諾的品質冠絕葡萄酒。

確實,名頭最響的葡萄品種是赤霞珠,但如果讓人們下半輩子只能喝一種葡萄酒,相信最多的人還是選黑皮諾。這是個值得用一輩子去探索的品種。

覺得黑皮諾已經名滿天下,你也已經很瞭解了?

先別那麼肯定!今天我們就來聊聊黑皮諾那些出人意料的冷知識。

黑皮諾淺淡的顏色給人一種差酒的錯覺

1. 種植面積最大的黑皮諾產區

99%的人都以為黑皮諾種植面積最大的產區是勃艮第。

這也難怪,勃艮第是黑皮諾的發源地,也是黑皮諾名氣最響的產區。

但其實,香檳才是黑皮諾最大的產區。

人們弄錯也正常,因為香檳的黑皮諾不會引人注意,只是在默默的在酒裡發揮著自己的作用。

大部分香檳由黑皮諾,霞多麗,莫尼耶品諾3個品種混釀而成,但瓶子上通常不會標明釀這瓶酒的葡萄品種。因此人們都沒有想過自己的香檳裡有多少黑皮諾。

再加上大部分香檳的黑皮諾只輕微壓榨,跟本沒有任何顏色,看起來都是“白葡萄酒”(除了少數桃紅香檳),人們更加無法把黑皮諾和香檳聯絡起來。

香檳的黑皮諾種植面積高達13000公頃,勃艮第只有10000公頃而已。

2. 最昂貴的黑皮諾

眾所周知,勃艮第的羅曼尼康帝 (Romanee-Conti)長期穩坐最昂貴黑皮品諾的寶座(當然,黑皮諾價格的第一名,就是所有葡萄酒價格的第一名)。

但最近,這一寶座已經變成了康帝和樂樺Leroy Musigny輪流坐。

照這個趨勢下去,在不久的將來,Leroy Musigny將獨佔最貴黑皮諾和最貴葡萄酒的寶座。

實時資料,Leory Musigny是全世界最昂貴的葡萄酒,康帝第2

Wine-search2018年10月9日資料

Leroy價錢連連上漲,和莊主兼釀酒師,Lalou Bize-Leroy已經高齡有關。1932年出生的勒樺夫人,今年已經86歲,隨時可能離去(我們真誠希望這一天不要到來)。也就是說,Leroy現版本的酒隨時可能絕版。

再加上,Leroy在Musigny這塊特級園只有0.27公頃的地,每年只出產少得可憐的600瓶酒。

真是一瓶難求。

相較之下,康帝年產量雖然也僅僅只有5600瓶,但比起Leroy Musigny來,依然是小巫見大巫。

絕版的可能,加之極低的產量,也無外乎Leroy Musigny漲成了全世界最昂貴的葡萄酒。

如果你對Leroy酒莊的故事感興趣,文末有連結。

3. 最貴的拍賣酒不是黑皮諾

在最昂貴國際均價葡萄酒的榜單上,黑皮諾長期霸榜。

榜首毫無疑問是黑皮諾,前10位裡更是佔據6席(其中4席都是Leroy的酒)。

但在拍賣市場,黑皮諾並不是那麼吃香。

全世界最昂貴的10瓶拍賣酒,沒有一瓶是黑皮諾。

赤霞珠和波爾多仍然是這個市場裡的最大贏家。

比如世界上最昂貴的拍賣葡萄酒,1992年Screaming Eagle:

落槌價500000美金/瓶(摺合大約340萬人民幣)

其它的還有1947白馬(304375美金,下同),1869拉菲(230000),1787瑪歌(225000),1811年滴金(117000),1945木桐(114614)等等。

原因很簡單,黑皮諾被市場追捧價格起飛,也就是這2、30年的事。

高價拍賣的酒年代通常都更久遠,出名的歷史也更久。

和普通市場不同,拍賣需要酒商和高階藏家建立起收藏庫,方能在某個領域形成有規模的拍賣市場,然後逐漸抬升這個領域的拍品價值。這需要時間。

相信不出時日,黑皮諾在拍賣市場也會大放異彩。

4. 最愛黑皮諾的國家

雖然法國是黑皮諾的起源地,勃艮第和香檳更是黑皮諾的頭兩大產區。

但黑皮諾的總產量在法國依然排不上號,僅僅是法國的第7大品種。

最愛黑皮諾的國家當屬瑞士!

瑞士對黑皮諾愛的深沉,是瑞士的第1大品種!

黑皮諾的種植面積甚至超過了瑞士的代表品種Chasselas!(你能想象在澳大利亞,任何一個葡萄品種能超過西拉嗎;或者在紐西蘭超過長相思)

只不過瑞士人特別認自己國家的酒,所以瑞士酒出口的很少,導致在國外很難喝到瑞士黑皮諾。

另一個很愛黑皮諾的國家是德國。

外人對德國的印象只停留在啤酒和雷司令上。

殊不知德國的黑皮諾產量也很大。

在這裡,黑皮諾被稱作Spatburgender,是德國的第3大品種。而且德國的黑皮諾種植面積還在快速增長中,很快會超過Muller-Thurgau躍居第2。

德國的很多黑皮諾品質極高,是除了勃艮第外水平一等一的產地。

同樣,德國的黑皮諾也基本在德國本土被喝光。想喝到,是要花點功夫了。

5. 黑皮諾品質差別之謎

你可能知道,黑皮諾水平好的特別好,那差的也真是特別差。

幾乎找不到任何一個葡萄品種能有黑皮諾這樣的品質差距了。

但你知道這是為什麼嗎?

首先,黑皮諾極其愛變異,導致黑皮諾有超過50個克隆品系(clones,你可以理解為黑皮諾這個品種下面更小的品種區分)。

每個克隆品系都有自己的味道特點和適應的氣候。

大部分釀酒師完全搞不清哪個品系更適合自己的酒莊。

研究透這些品系已然十分困難。

等你研究好了一個品系,開始種,你會發現,黑皮諾特!別!難!種!

先別說味道,能把黑皮諾種活就已經很不容易了。

櫻桃好吃樹難栽,說的就是黑皮諾了。

其次,黑皮諾果實的味道極難控制。

黑皮諾也對風土極其敏感,一點點風土的改變,就能被黑皮諾敏銳的反應出來。

氣候熱了不行,果醬味倒胃口;冷了也不行,直接釀出小酸水。

黑皮諾果實還極為緊密、不透氣,容易受到黴菌的威脅,更要命的是一顆腐爛就會威脅整串葡萄。

最後,釀酒更是困難。

能把黑皮諾釀好的釀酒師,肯定是水平最高的釀酒師。

好黑皮諾最大的魅力,就是那股“仙氣兒”——空氣般輕飄柔美,但又充滿了硬實力。

輕柔和硬實力,這根本是兩個完全相反的方向。這虛無縹緲的感覺很難用理化資料來概括。

正是因為如此,把握黑皮諾的平衡才如此困難。

但在頂級釀酒師手裡,黑皮諾就是能同時做到這樣相反的兩個特點。

也只有黑皮諾能做到。

這可能就是為什麼,黑皮諾能賣到全世界最貴吧。

也可能是為什麼蔡瀾先生說:喝紅酒,到了最後,一定以法國的勃艮第(黑皮諾)為首,天下老饕都一樣。

文 | 陳知人

推薦您的文章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