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瘦小腿瘦小腿瘦小腿

  1. 首頁
  2. 科技日報
  3. 科技

王翌的朋友圈

  • 小白兔

  • 2018-10-12 18:10:50

左林大叔今天八一八流利說王翌和他的朋友圈。

如果說黃錚擁有最豪華的朋友圈,那麼,同出Google的王翌則擁有最學術範的朋友圈。對此,最重要的例證是王翌邀請了普林斯頓大學校長擔任流利說的獨立董事。

請頂級名校校長當獨立董事甚至執行董事,王翌的流利說肯定不算開先河,斯坦福校長軒尼詩一直是Google的董事,最近甚至升任董事長。但除了斯坦福大學校長和Google,海外頂級名校校長出任上市公司董事確實不多見。

王翌&普林斯頓校長

王翌說,他是在今年3月在香港與普林斯頓校長見面時提出邀請的,當時他給了校長看了流利說的那段援助青海果洛山區孩子公益專案的視訊,視訊還木看完,校長眼淚就順著臉頰而下,王翌隨即誠懇的提出希望校長出任流利說董事的請求,校長欣然應允。

王翌在流利說上市前的歡迎宴上再次提到普林斯頓對他的影響,他提到在普林斯頓大學拿騷堂前面樹木下草地中央銅牌上的那句名言:In the Nation’s Service , In the Service of All Nations 。(為國家服務,為世界服務)據悉這句話的最新版本已經改成:In the Nation’s Service , In the Service of humanity。(為國家服務,為人類服務)

王翌坦誠,能邀請到校長來當流利說獨董,與其畢業於普林斯頓大學有關,但每年畢業於普林斯頓的學生數以千計,博士學位者也眾,國際學生也不在少數,這個當不得數。王翌認為,流利說所踐行的普世教育的理念與普林斯頓大學的這句治校名言在精神核心上的極度契合是關鍵加分項。

你一定知道普林斯頓大學,美國的常青藤名校之一,你也應該知道普林斯頓大學計算機系,其規模不大,當下才30個教授,累計下來也就三位數的教授,但是出過15個圖靈獎,不論圖靈獎數量還是綜合實力普林斯頓計算機系都是美國排名TOP10的計算機系,在計算機理論領域則是數一數二,更是全球人工智慧的頂級學術重鎮。

美國人工智慧著名的達特茅斯會議的最重要的發起人麥卡錫就是在普林斯頓大學拿的博士學位,麥卡錫先後創辦了MIT和斯坦福兩個AI 實驗室,後來也拿了圖靈獎,也是日本人工智慧上個世紀90年代趕超計劃的國家顧問,被尊稱為美國人工智慧之父,但麥卡錫並不是普林斯頓與人工智慧相關聯的最顯赫最重要的人物,而是圖靈。

圖靈在普林斯頓大學工作了很長一段時間,圖靈所在的計算機系的樓對著愛因斯坦的樓,每天圖靈到實驗室來都要路過,很長一段時間裡,圖靈都很自卑,他覺得愛因斯坦做的相對論這樣的研究才是能拿得出手的研究,至於自己做的日後影響人工智慧領域60年+的圖靈測試,不值一提。

給我們左林右狸頻道講述這個段子的是美國工程院和中國工程院的兩院院士李凱,左林大叔也在流利說的上市歡迎宴上見到李凱教授的身影。李凱是學術界和工業界的雙棲大牛,幾乎每篇講學術產業化的文章都會提到李凱的名字,以及他把Data Domain公司賣給矽谷EMC賺了21億美金的橋段,當然還有李凱華人首富教授的名頭。

李凱(左)&左林大叔

李凱生於1954年,1973年考入吉林大學計算機系,他是中國屈指可數的文革期間讀大學的工農兵幸運兒之一。在吉林大學計算機系,李凱受教於當時的中國科學院學部委員王湘浩先生。王湘浩是著名的數學家,也是中國人工智慧學術研究公認的第一人,他是中國計算機學會副理事長,中國計算機學會人工智慧和模式識別專委會的創辦者和第一、二任專委會主任。

這個專委會的創始理事裡有何志均(兩任浙大校長的老師、浙大計算機系的建立者)、馬希文(最早在國際頂會上發表人工智慧領域論文的的北大教授、中文自然語言處理的研究先驅)以及陸汝鈐院士(中國專家系統研究第一人)等,如果把這個專委會的歷任理事的名字和他們所做出的貢獻列出來,就是大半本中國人工智慧簡史。

王湘浩在上個世紀40年代曾經留學普林斯頓大學,拿的博士學位,博士導師是著名代數學家E 阿廷,李凱普林斯頓任教是否與王湘浩引薦不可得知,但其學術血脈淵源流長讓人感慨。

李凱本人也是諸多在美計算機和人工智慧領域華人教授的福音使者,比如李飛飛,李飛飛是在普林斯頓李凱實驗室讀的Master,之後在加州理工讀的博士生。

2005年,李飛飛進入伊利諾伊州香檳分校擔任教職,她有了ImageNet的idea,但廣受質疑,這個時候李凱表現出他的遠見性,站出來支援李飛飛,不僅把實驗室所有機器拿出來讓李飛飛用,並說服了普林斯頓博士生鄧嘉參與到ImageNet中來。

鄧嘉和李飛飛分別是CVPR 2009 ImageNet 的論文一作、三作,李凱則是第五作者。跟著李飛飛讀了三個博士如今是Google雲中國中心總裁的李佳則戲稱她們都是李凱李家軍的成員。多說一句,鄧嘉在普林斯頓博士畢業後在密西根大學任教四年後又回到普林斯頓大學計算機系,成為人工智慧方向的一名教授。

耶魯大學計算機系主任邵中教授

再比如耶魯大學計算機系主任邵中教授,1989年6月邵中從中科大畢業後進普林斯頓讀博士,他應該是那年夏天后中國第一個赴美深造的留學人員,他雖然不是李凱的學生,但因為都是華人,邵中導師在錄取邵中前也徵求過意見。

多說一句,李凱在吉林大學本科畢業後在中科大讀了個研究生,算是邵中的師兄。邵中普林斯頓大學博士畢業後去了耶魯大學開始學術生涯,與李凱的推薦分不開的。再多說一句,李凱是1986年在耶魯拿的博士學位,李凱在耶魯讀博士的導師是著名的艾倫佩利斯教授,佩利斯教授也是第一點陣圖靈獎的獲得者。

流利說的學術顧問團中,耶魯大學心理學教授和腦神經實驗室的負責人布朗教授也是耶魯拿的學位,並在普林斯頓大學有過任教,耶魯+普林斯頓雙重經歷的做計算機研究的,一多半應該與李凱有關。

回來八邵中,李凱的專長是分散式儲存和平行計算,邵中的專長是網路安全和平行計算,平行計算、分散式儲存、加密演算法,這些詞其實也是區塊鏈的技術基石。邵中今天是耶魯大學的計算機系主任,同時也是耶魯中科大平行計算實驗室的主任,這個實驗室與中科大聯合培養學生。

這個實驗室出的最有名的學生是一個叫蔣信予的肄業博士,江湖人稱烤貓,哪個烤貓,就是曾經壟斷半壁算力江山後來人間蒸發的礦機大神烤貓。邵中本人也是區塊鏈領域屈指可數理論和實踐結合的大科學家,邵中教授現在也與他的學生,哥倫比亞大學助理教授顧榮輝聯合創辦一家為所有區塊鏈應用提供安全性服務的Certik 公司,該公司也是全球區塊鏈領域的明星公司之一。

李凱對於王翌來說,關聯頗多,王翌清晰的記得李凱的課程編號CS318以及計算機體系結構的課程。王翌說起李凱和普林斯頓大學計算機系的那些大牛教授當年在課堂上的風采時嘴角會洋溢著從內到外的幸福感,讓聞者也能感受到那種喜悅的幸福感。

李凱同時也是流利說的學術顧問天團的成員,流利說一共請了三個學術顧問,李凱和前文提到的布朗教授外,還有一位是斯坦福大學教育學院的院長Dan Schwartz教授,認知科學、教育設計以及科技在教育方面應用的全球頂尖專家。

普林斯頓計算機系還有一箇中美兩國的院士,也是華人至今唯一的圖靈獎得主,這位老先生叫姚期智。姚期智2005年回到清華開姚班,王翌正好這一年夏天研究生畢業去普林斯頓念博士,王翌在清華園的時候還去找了姚期智,姚老先生拍了拍王翌的肩膀,說,去吧,年輕人。

Jennifer Rexford 教授&王翌

給王翌最大的影響的是普林斯頓今天的計算機系主任Jennifer Rexford 教授,也是王翌當年的博士生導師。王翌稱自己老闆是天生做研究的,讓王翌印象最深的即便學生做得不對,Rexford教授都會很耐心地進行引導,讓學生主動意識到自己做得哪些地方不對並進行改正,導師的言傳身教也多少影響了王翌日後創辦流利說以及作英語教育的有教無類。

還有一個被忽視的事實是王翌曾經在普林斯頓大學裡參與了校研究生會競選併成功當選社交主席,這段公眾表達的經歷對流利說創辦之初就是一家有自己願景有自己價值觀的全球公司關聯頗大。

王翌從小就是學生會幹部,初二起品學兼優的他就是杭州學軍中學的學生會主席,但中美選舉制度的不同在於,中國更多是因為優秀而被選撥指定後再為公眾做貢獻,而美國則是要告知其他人自己優秀且能為公眾做出貢獻,美國比中國多了一個自我表達且過往能說到做到的公眾驗證過程。

良好的學術背景加上豐富的社會實踐讓王翌普林斯頓畢業後拿到麥肯錫和Google的兩個offer,王翌選擇去了Google,在這裡,他又一次偶遇了林暉,林暉今天是流利說的首席科學家和三個聯合創始人中的一個。

流利說三位創始人早期合照 :左起林暉、王翌、胡哲人

之所以說又一次偶遇,是在於,王翌和林暉在清華就是本科同學。他倆同年(99年)進入清華電子工程系,同一個專業(電子資訊工程),但不是一個班,林暉是無92,王翌是無93。他們在清華讀研究生也算同學,但不是一個實驗室,王翌在李星老師的實驗室,而林暉則在王作英老師的實驗室。

對於做語音的業者來說,王作英老師可謂大名鼎鼎。她在1987年建立的清華語音實驗室也是國內這個方向的先行者,圈內也有語音二王的說法,二王中的另一個王是王仁華,王仁華的中國科大人機語音通訊實驗室科也在上個世紀80年代成立,科大訊飛劉慶峰是王仁華老師1999年的博士生,訊飛能起來,與王仁華老師一批一批學生往科大訊飛送做科大訊飛堅實後盾密不可分。江湖傳言,科大訊飛有了足夠勢能曾經提出要幫王仁華教授在院士等榮譽層面進行運作,被王仁華老師嚴詞拒絕,如果屬實,當為一段傳世佳話。

林暉研究生期間還去了微軟亞洲研究院實習,在張益肇這一組,張現在是微軟亞洲研究院的副院長,也是我們CCF GAIR2018年的明星講者,直接帶林暉的是周健來。同組還有後來去了阿里現在是思必馳北京研究院院長的初敏,左林右狸頻道剛剛拜訪過初敏,初敏是聲學所出身,1992年在聲學所讀的博士,師從關定華和呂士楠,關定華也是當時聲學所所長。

中科院聲學所和中國科大電子工程系人機語音通訊實驗室同出科學院體系,一直存在瑜亮之爭,在2001年聯想集團準備投資科大訊飛的同時也在考察聲學所,許是當時聲學所木有劉慶峰這樣的領軍人物,許是柳傳志覺得聲學所這批人太學術,最終聯想投資了科大訊飛,兩家機構今日關係已經漸行漸遠。

多說一句,把初敏請進當時微軟中國研究院的李開復本身也是語音識別的大牛,有李開復Franksong周健來初敏坐鎮,微軟中國研究院在語音研究上當時真心屬於學術重鎮行列。安利下,沸騰新十年會在未來一兩個月內放一篇語音產學研的劇透長文,將會按照金庸某武俠名著的結構來敘事,歡迎各位鄰里關注。

林暉

林暉研究生畢業去了華盛頓大學電子工程系讀博士學位,他的博士生導師Jeff Bilmes是華盛頓大學NLP的頭牌,在統計建模、語音識別等方向,Bilmes教授也是公認的學術權威,Bilmes教授也是MELODI Labs(優化與資料闡釋的機器學習實驗室)主任,因為在機器學習領域的創新獲得了ICML2013和NIPS2013兩大機器學習會議最佳論文獎,從師承上講,Jeff Bilmes是Michael Jordan的學生。

在Bilmes教授旗下,林暉開始利用機器學習等手段做語音語義研究,這讓林暉幾乎成為全球這個領域最早的一批研究者。林暉現在花了很多時間在腦科學領域做研究,當其他教育公司還木有搞清楚AI的時候,流利說已經AI用得很溜了,在其他教育公司開始碰AI了,流利說則有意識的嘗試腦科學的研究和實踐,在新技術的應用上,流利說展現了他們的學術積累和學術修養,用通俗的話,是學霸氣質。

華盛頓大學在西雅圖,毗鄰微軟,林暉所在的樓也是微軟創始人保羅艾倫捐助冠名,但林暉畢業後在微軟西雅圖研究院和Google矽谷二選一中選擇了Google,林暉給出的理由是Google更加工程化一些,微軟則更學術一些,林暉覺得自己讀了十年書,還是想去公司裡看一看。林暉去Google的時候,整個Google語音部分有20多個工程師,到林暉離開的時候有100多人。

有意思的是,王翌在的Google Analytics(Google分析,Google廣告大生態的大資料部門),也是去的時候30多人,離開的時候100多人,對王翌林暉來說,這都是很好的歷練,讓他們不至於在大的業務部門裡更多只是按部就班,而是能在一個業務剛剛發展的早期參與進去,不論是做產品還是做研究,都能跟著成長和學習,有所驗證,從而以最快時間形成適合自己的方法論,多少有內部創業的味道。

拿林暉的話說,在Google的經歷相當讀了一個商學的預科,創業的種子也由此在這個清華少年心中萌發。而對於王翌來說,創業的種子則更早一些,早在2008年的秋天,他在普林斯頓大學上的最後一門課程叫高科技創業,就是這門課,改變了王翌一生的軌跡。王翌說,這是他普林斯頓乃至人生最重要的一門課,這門課給王翌打開了一扇門,一扇通往創業之路的門。

流利說美國上市的那一天927日是Google的誕生日,20年前的1998年,Google誕生。當左林大叔向王翌告知這一事實後,王翌按捺不住自己的興奮。他自己回酒店後還找出,流利說和Google一樣,也是創辦六年就上市的巧合。這些巧合的背後,是對兩位前Google業者做一家有願景有使命感的技術驅動公司最好的心理暗示和成長的正面激勵。

更外向更好動的王翌比林暉更早的先行一步,接受本土移動廣告公司易傳媒的邀請回國擔任其產品總監,也就是在回國的第一年裡,王翌在杭州的一次創業活動上認識了胡哲人。

胡哲人

胡哲人就讀於上海交大ACM2002級,說是一級,其實只是一個30人左右的大班,胡哲人是2002級的班長。

上海交大ACM班在中國人工智慧歷史上是一個神奇的存在,在2002級之前出過林晨曦。哪個林晨曦?就是當紅的頂級計算機視覺公司依圖創始人的林晨曦,林晨曦是交大ACM班三次世界冠軍的第一次2002年奪冠的主力成員,也就是因為有2002年的奪冠,所以也就有了上海交大設立ACM班的由來,這也是為何2002年是ACM班第一年,正因為第一年,所以交大ACM2002班木有啥規矩可守,天馬行空,無拘無束,創業的也特別多。

胡哲人是ACM2002班第一個IPO的,但一定不是首富,首富應該是一位做網頁遊戲的兄弟MR.Zhao,Zhao 很是低調,基本不在公開場合出現,不得已都是讓其美女CEO出來Socail;

胡哲人也不是班上最早財富自由的,最早財富自由的是矽谷最年輕的華人總監陳爾東,陳爾東跟著Facebook和Twitter兩家公司都先後上市過,目前在中美兩地穿梭做投資,他也是海外共享單車第一品牌limebike的早期投資人,limebike最近一輪投資江湖傳言投後30億美金;

ACM2002班上,最紅的當屬戴文淵,ACM2005年世界冠軍的隊長,百度鳳巢的主力開發,第四正規化的創始人,從當年紅到今天,紅了快5屆世界盃;過得最瀟灑的是博普的創始人袁豪,26歲就拿到香港城市大學教授頭銜後想著做教授太清貧下海做了量化交易的兄弟。

在ACM2002班裡,成績最好總分第一的是李磊,曾經的百度AI少帥,今日頭條AI實驗室的發起人和總監,李磊也是我們CCF GAIR2016的明星講者,多說一句, 2001屆上海交大計算機系總分第一名是田淵棟,田淵棟現在在Facebook工作,也是CCF GAIR2017的明星講者。

ACM2002班之後則出過李沐、陳天奇、陳雨強、任騰等,有意思的是,在胡哲人敲鐘的第二天,ACM2005班的任騰也以觸寶聯合創始人兼首席資料官的身份在紐交所敲鐘,兩位交大ACM班成員隔天先後以創始人身份在紐交所敲鐘,真心是一段美談。

交大ACM的故事精彩程度不比清華姚班遜色,交大ACM班的創始人和大家長俞勇老師對中國人工智慧人才培養的貢獻應該是Top3的行列。安利下,左林右狸頻道也會盡快奉上對交大ACM班的萬字長文,這有大概率成為我們左林右狸頻道出品的,與沸騰新十年並列的另一部科技史作品中國人工智慧簡史的第一篇劇透,敬請期待。

王翌和胡哲人一見如故,他們兩雖然差3年讀大學,但王翌是研究生去的美國,胡哲人則是本科畢業就去了美國。因此,到美國讀書的時間兩個人只差一年,胡哲人在亞利桑那大學博士木讀完,研究生畢業就開始創業,反而早於王翌先參加工作,兩個人回來中國的時間也差不離。

這兩個人,都是國內TOP級名校科班計算機畢業,求學生涯和工作經歷都深刻感悟到資料是AIOT時代的黃金,一個強於產品前端但又知曉後臺實現,一個重於技術後臺但又明晰前端原理,這兩個人怎麼看對方都覺得對方是自己創業的另一半。

這兩個人,有太多的共同的熟人和交往,胡哲人本人跟著深藍之父許建雄實習,許建雄後來跳到微軟亞洲研究院,胡跟著許老闆在微軟亞洲研究院實習了8、9個月,而胡哲人最好的大學同學陳爾東、楊林驥、郭偉等一干同學都在微軟亞洲研究院工作過,而他們與林暉在前後腳在同一個組實習過。也就是這層淵源,林暉在2013年春節後被王翌胡哲人召喚回上海一起參與流利說的創業。

胡哲人同學上市觀禮合影:左一楊林驥、左二郭偉,中間胡哲人,右一陳爾東

在心元資本創始合夥人鄭博仁看來,當王翌、胡哲人、林暉這三個與AI有著千絲萬縷的青年匯聚在一起的時候,其實他們做什麼已經不那麼重要了。鄭博仁是臺灣地區最優秀的青少年網球運動員,退役後做投資,在鄭博仁看來,王翌三兄弟就是不折不扣的種子選手,出成績是遲早的事情,越早投資,越大回報。

也正是鄭博仁的推薦,王翌與GGV的創始合夥人李巨集瑋相見甚歡,李巨集瑋不僅喜歡這三兄弟,也喜歡這三兄弟做的英語教學的事情。李巨集瑋在接受左林右狸頻道採訪時稱,GGV本身是一家中美兩地相互連線相互協同的基金,王翌團隊在美國受的教育,回中國創業,做的又是全球市場,這個在氣質上讓雙方很接近,所以GGV就破例投了。

這也應該是GGV投的最早期的一個案子,但也是李巨集瑋最長情的案子,左林右狸頻道得知的是,GGV在流利說這個案子幾乎每輪都跟投,上市那輪也是大基石之一。

鄭博仁(左二)與王翌三兄弟

流利說天使輪的投資人李豐則向左林右狸頻道表示,他和王翌的第一次見面並不如外部想像的那樣和諧歡騰,相反是相互在Diss。這兩個人確實有Diss對方的資本,王翌學霸出身,Google工作過,做英語App創業當時又是風口;李豐這頭,代表IDG不說,本身閱人無數,更何況是新東方名師背景,對於教育對於英語教學都是專長,可以想見兩個人的針尖麥芒。

當然,雙方的相互Diss還有一層意思,那就是希望討價還價上佔據一些主動。李豐的表述是,雙方相互Diss一個多小時後,其實已經開始接近了,但這時李豐說自己準備從杭州去上海,王翌表示,自己願意和李豐一起火車去上海,在杭州到上海的火車上,王翌又巴拉巴拉與李豐談了一個多小時,下火車的時候,雙方其實就剩一個問題,就是價格咋定。

IDG樓軍&王翌

李豐後來自己做了Free VC,接替李豐代表IDG擔任流利說董事的樓軍在流利說創業之初的時候也在杭州文二路附近與王翌見面,連線他們兩的是杭州地頭著名的創業者Misa。 哪個Misa?就是後來創辦Rokid的Misa,當時Misa連人帶公司賣給阿里,與樓軍是阿里的同事。

Misa和樓軍是真愛,樓軍投快的,請的是Misa做的技術盡職調查,快的是樓軍的第一個案子,Misa出來創業,樓軍還木有去IDG報道,就搶著投了。江湖傳言,Rokid新一輪投後小几十億美金的輪次快結束了,恭喜Misa。

樓軍與王翌年歲接近,也是杭州讀的高中,王翌是杭州學軍中學的,樓軍是杭州二中的,杭州二中和杭州學軍中學的對比,就像清華北大一樣,都是自家說自己第一來著。樓軍回憶起與王翌見面的時候與李豐印象驚人的一致,那就是王翌當時對天使輪估值判斷有些高,未經當事人確認的事實是,當時王翌的對外報價是投後2000萬美金。

最後是按照投前900萬美金定的價格,GGV出了55萬美金,IDG出了50萬美金,心元出了25萬美金,其他小天使投的15萬美金,按投後1045萬美金做的天使輪。

但即便如此,這個價格在IDG內部過會還是存在爭議的,但李豐力排眾議推動這個案子通過了。李豐的邏輯是,王翌當時雖然不懂教育,但他本人很堅決很自信,也有激情,當然背景和技術也加分。李豐感慨,最後成的人其實聰明才智佔的比重有,運氣也不容忽視,但最重要的還是當事人有木有做成一件事的堅決。

GGV李巨集瑋&王翌

A輪流利說還是蠻順利的,雖然當時某一線VC決定要投,但是老股東IDG和GGV決定自己領(天使輪這兩家大VC都不到5%,IDG也藉此領先GGV成為第一大外部機構股東),赫斯特資本進入,其他老股東跟投。

赫斯特資本鄰里們知道的不多,但赫斯特古堡應該很多人聽過,這兩個赫斯特是一個赫斯特,赫斯特曾經是全美最牛逼哄哄的媒體大亨,也是當時美國頂級富豪之一,1號公路的赫斯特古堡也是當時美國西部名流們聚會的場合。

赫斯特古堡今天已收歸美國政府,但赫斯特家族勢力還在,赫斯特資本也是美國頂級的時尚和媒體領域的巨頭,流利說的上市歡迎晚宴也在赫斯特資本在紐約第八大道的摩天大廈的頂樓舉行,近可觀中央公園的寧靜致遠,遠可望哈德遜河的源遠流長,整個紐約夜景也一覽無遺,視野無比開闊。

赫斯特大樓

2015年的B輪是流利說歷史上融資相對困難的一輪,整個市場不太好是外因,恰逢股災,當時很多基金都停下來不投專案,內因則是到B輪流利說還木有收入,商業模式還只是紙上談兵,公司要的錢多而且價格貴,最後摯信咣噹一下放了2000萬美金,摯信也因為這輪的重倉以及持續跟投與IDG並列成為外部第一大股東。

代表摯信擔任流利說董事的張津劍是大叔心目中投教育的F4投資人(另外三歡迎鄰里競猜)。張津劍在2015年一口氣投了好幾個網際網路教育的專案,包括樸新教育、學霸君以及流利說,樸新教育在今年早些時候在紐交所上市,創始人是新東方前資深副總裁沙雲龍,流利說是張津劍的第二個IPO,但應該也是張津劍當時不確定性最強的一個案子。

張津劍坦言,當時下決心投資,主要是看中了流利說這個團隊,以及DD時候看到他們花在AI老師課程(懂你英語)產品和教研內容上巨大的投入和追求極致的勁頭。

張津劍&王翌

張津劍有個觀點大叔超級喜歡,那就是教育的本質問題是供給,新供給就有新機會,流利說所做的事情就是在解決和創造新的供給,想想還真這麼回事。

張津劍也是容聯雲通訊和凱叔講故事等專案的投資人,據說凱叔講故事2017年B輪70家美元基金看過沒投,但張津劍力挺下注後其他基金又聞風而來,估值三個月內漲了三倍,一下子成為明星專案。

2017年流利說C輪則相對順利,華人文化在許多基金知道流利說要投之前就搶先下注。華人文化負責流利說這個案子的MD Alex 陳弦和王翌林暉是清華電子工程系同年級不同專業的同學,從流利說B輪就一直在跟蹤。

八卦下,華人文化的大老闆黎瑞剛復旦畢業,張津劍也是復旦畢業,一條的天使熊三木也是復旦畢業,一條應該也是華人文化和摯信資本共同的投資標的,這個世界不大。有意思的是,華人文化的LP雙湖資本也幾乎同時接觸了流利說,於是,華人文化和自己的LP 雙湖資本一起領投了流利說的C輪,真心是真愛啊。

從沸騰新十年的維度看過去,王翌和小夥伴們畢業至今恰巧十年,他們經歷穿越了整個移動網際網路的黃金十年,並在正在開啟的AIOT的十年裡搶佔自己的先發位置;

從中國人工智慧簡史的維度看過去,王翌和小夥伴們正在享受和收割中國人工智慧四十年來的豐厚果實;

從熱錢.COM的維度看過去,王翌和流利說的投資人正在中美連線熱錢流淌的歲月裡乘風破浪。

流利說投資人合照:左一樓軍,左二赫斯特資本中國總經理胡盈青,右一鄭博仁 ,右二 張津劍,右四(高個鼓

恭喜王翌胡哲人林暉以及所有用金錢和肉身(哈,別想歪了,此處指流利說的早期小夥伴,他們也是另一種形式的投資人)下注流利說的各位投資人們,希望新的十年,保持初心,壯志滿滿,激情前行,繼續書寫屬於自己的人生驕傲。

推薦您的文章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