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瘦小腿瘦小腿瘦小腿

  1. 首頁
  2. 大中國
  3. 文化

決定人生的是思維方式,而不是你掌握的知識

  • 小白兔

  • 2018-10-12 17:52:38

編者按:我們的思維模式會逐漸固化,要想有所改變,改變思維模式才是唯一有效的辦法。本文作者Zat Rana,本文作者It’s Not What You Know, It’s How You Think。

圖片:Gerd Altmann/Pixabay

已故歷史學家Will Durant和Ariel Durant花了四十年的時間研究、編纂和撰寫西方文明史。他們幾十年如一日的成果——《The Complete Story of Civilization》——字數高達幾百萬,總頁數超過8800頁,一共有11本書。

在完成這樣一項艱鉅的任務後,他們又承擔了一項可能更艱鉅的任務:將他們所學到的全部只是濃縮為一本100頁的書《The Lessons of History》。毫無疑問,這次濃縮一定全是乾貨。

歷史長河中,有很多值得我們學習和借鑑的地方,Durant夫婦致力於發現和總結它們。然而,他們的本質觀點可以用那本濃縮的書中的一句話來概括:

唯一真正的革命是思想的啟蒙和品格的提高,真正的革命者是哲學家和智者,真正被解放的人是每一個個體。

Durant夫婦認為,儘管外部環境已經發生了變化,而且還在繼續變化。但除非我們正視自己的思想,否則真正的改變不會發生。

我們的思想在我們對現實的體驗中扮演著關鍵角色。從我們解決問題的能力到我們如何理解意義、價值和目的,我們的思維方式影響著一切。Durant夫婦畢生致力於通過傳授資訊——主要是歷史和哲學——來提高普通人的這種能力。

但是資訊本身並不能使我們更富有思維。我們還必須理解和更新大腦處理這些資訊的方式。

我們的思維會被習慣所制約

基於心理學文獻,一些思想家將我們形成習慣的方式模擬為一個簡單的迴圈:觸發器,依賴路徑和獎勵。我們日常看到的一些東西實現觸發,觸發機制引起我們在日常環境中基於過去的活動而內化的依賴路徑,最後,獎勵強化了我們的日常行為。

如果你在日常生活中觀察到這一點,你會發現它基本是正確的。我們的大腦就是這樣,養成的習慣可以確保我們在熟悉的情況出現時不去思考該做什麼,以便節約能量。

說到思維,關於思維是如何產生的還沒有具體的理論。然而,我們知道思維在促進我們與資訊的互動方面起著關鍵作用。

就像我們形成了與環境相關的行動習慣一樣,我們也形成了思考世界的習慣。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們開始熟悉自己周圍的情況,然後內化這些情況——就好比我們那些習慣——以便我們將來可以不用思考直接行動。通常,如果某種模式在我們的思維習慣中持續存在,這就意味著它在某種意義上是有價值的。但只有當我們將這種模式應用於正確的資訊時,情況才會如此。

改變我們對事物的看法如此困難的原因之一就是我們的大腦被困在這些思維習慣的迴圈中,傾向於從單一的角度來看待問題。我們的大腦在某個情境中學習了一些東西,但是會錯誤地將其應用到其他情境中,混淆了導致常規思維的觸發因素。

當然,我們都有能力克服這種情況。要想好好思考,我們就必須意識到思維定式的侷限性,不要讓它們限制我們。

讓思維模式多樣化起來

我們每個人都在不同的時間,以不同的方式迎接著不同的挑戰。沒有誰的想法會完全相同,因為沒有誰的生活方式完全相同。

事實上,思維模式的不同(主要是由我們的思維習慣產生的)在很大程度上造就了性格各異的你我,以及我們的主觀體驗。

Durant夫婦的想法是,儘管歷史上有相當多的外部變化,但如果我們不根據客觀的外部環境調整我們內在的主觀體驗,這些變化就不會有什麼真正的區別。我們的主觀體驗是有限的,用它——以及創造它的思維模式——來作為理解世界的基礎是有限的,它會把我們引向錯誤的方向。

從本質上說,思維模式是我們將現實世界的各個方面聯絡起來的一種經驗法則。考慮到這一現實的複雜性,我們訓練過的思維模式越多樣化——相關的觸發器越精細——我們就越能準確地與周圍的資訊進行互動。

因為思維模式產生於我們對經驗的反應,所以培養多樣化思維模式的唯一方法就是尋找新的經驗和經歷。我們可以通過書本,陌生的環境,甚至是假想的思維遊戲來做到這一點。

除非是因為極端原因,當我們努力解決問題或缺乏滿足感的時候,都是因為我們目前的思維模式並不適合這份工作。相反,我們必須重塑思維方式,這樣才能更好地適應手頭的問題。

我們怎麼思考真的很重要

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們開始理解現實,逐漸知道什麼樣的食物有好處,逐漸學會避免痛苦的事情,逐漸開始依戀那些能照顧我們的人。時間越來越長,我們逐漸區分了身邊不同的物體,以及我們作為主體如何與它們互動。

我們的大腦讓這個過程得以繼續下去。它形成了行動習慣和思維習慣,並將其嵌入到我們的潛意識中以減少認知負荷。

但問題在於,我們很容易陷入思維習慣的迴圈,無法準確地評估手頭的情況。所以我們必須有意識地使我們的思維模式多樣化。當我們陷入一種不匹配的思維模式時,我們必須學會識別,然後在新的環境中建立新的聯絡。

要是覺得所有的問題都可以通過轉變思維模式的辦法去解決,那未免視角有點過於微觀,但是Durant夫婦在歷史研究中認識到了一點,那就是我們如何看待周圍正在發生的事情,比周圍到底發生了什麼更重要。

編譯組出品,編輯:郝鵬程

推薦您的文章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