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瘦小腿瘦小腿瘦小腿

  1. 首頁
  2. 大中國
  3. 歷史

周恩來與“新安旅行團”

  • 小白兔

  • 2018-10-12 17:45:14

  《世紀風采》授權中國共產黨新聞網獨家釋出,請勿轉載

周恩來與“新安旅行團”

20世紀30年代,江蘇淮安新安小學誕生了一個著名的兒童抗日團體“新安旅行團”。這支由少年兒童組成的宣傳隊伍,在國家民族危亡的關頭,走出校門,走向社會,宣傳抗日,宣傳救國,被譽為“中國少年兒童的一面旗幟。”

周恩來指示“新安旅行團”留在國統區抗日

“新安旅行團”的母校新安小學是教育家陶行知於1929年創辦的一所實踐“生活教育”思想的實驗性學校。在民族存亡的危急關頭,14名新安小學的學生組成“新安旅行團”,在校長汪達之的帶領下,從古城淮安出發,開展修學旅行,奔赴抗日救亡的主戰場,慰問抗日將士,宣傳抗日救亡。

“新安旅行團”是1935年10月10日從淮安出發的。他們為了爭取到國民黨政府的支援,出發日選擇的是國民政府的“雙十節”,與國民黨官員打交道常用的一句話是:“遵照國父的遺教。”他們在南京、上海、北平、綏遠等地通過街頭宣傳、放映電影、編寫牆報等形式宣傳抗日,喚起民眾。

1938年1月,“新安旅行團”在綏遠慰問了百靈廟大捷中的抗日將士後,沿黃河西行來到甘肅平涼,經“新安旅行團”總幹事徐志貫與中共隴東特委祕書長聯絡,在“新安旅行團”中建立了第一個黨支部。5月下旬,“新安旅行團”顧問汪達之、總幹事徐志貫前往八路軍駐西安辦事處,見到了中共代表林伯渠。西安距當時的革命聖地延安很近,“新安旅行團”團員們都渴望去延安。林伯渠親切地對他們說:“你們在國民黨統治的廣大地區開展抗日救亡運動,尤其是在西北這麼閉塞和落後的地區,普及抗日宣傳,留下了巨大的社會影響,這是你們今後繼續在國民黨統治區宣傳抗日的有利條件。”隨後,林伯渠還告訴他們:“關於你們的去向,中央軍委副主席周恩來同志早就考慮過了,他從我們民族的抗日全域性出發作出了要你們儘快到武漢去的指示。周恩來同志還要我轉告你們:要學會在統一戰線形勢下進行合法工作的方式方法,把國民黨地區的抗日宣傳工作堅持下去,可以把延安作為"新安旅行團"的祕密後方,你們派些人去學習,學好了還回"新安旅行團"工作,全團就不要去延安了。去了延安再到國統區就不好工作了。”可見周恩來雖未和“新安旅行團”見過面,但對他們的工作已瞭如指掌。

聽了林伯渠轉達的周恩來指示,“新安旅行團”的青少年們這才得知,周恩來對“新安旅行團”的情況已經非常瞭解而且也非常關心他們;同時也都清楚地認識到,在當時的情況下,“新安旅行團”留在“國統區”宣傳抗日救亡比去延安更重要,也更符合抗日民族統一戰線這一大局。他們愉快地執行了周恩來的這一指示,只派了程昌林(後改名林則之)、朱金山和張宜天(後改名張俊卿)3人悄悄去延安學習。其中,朱金山在陝北公學,程昌林在抗大,張宜天在魯藝。

“新安旅行團”其他人則於1938年6月從西安來到國民黨戰時的臨時首都武漢,時值國共第二次合作時期。7月1日,周恩來、董必武和鄧穎超等熱情接待了“新安旅行團”顧問汪達之和“新安旅行團”總幹事、黨支部書記徐志貫。

“家鄉出了你們這個抗日的兒童團體,我很高興!”周恩來親切地抓著他倆的手,用濃濃的鄉音說。汪達之和徐志貫簡單彙報了“新安旅行團”3年來的工作情況後,周恩來接著說:“你們跑了半個中國,走了兩萬里路,為抗日救國奔走呼號。現在抗戰已經一週年,要爭取最後勝利,你們還要努力工作,希望你們立即投身保衛大武漢的運動!”

“新安旅行團”根據周恩來的要求,冒著炎夏高溫,在武漢展開了工作。第二天,也就是1938年7月2日,“新安旅行團”在漢口舉行記者招待會,向新聞界介紹了“新安旅行團”3年來的艱苦奮鬥歷程,還表演了抗日文藝節目,《新華日報》等報刊都在重要版面進行了專題報道。接著,“新安旅行團”又主動與廣播電臺聯絡,錄製了他們演唱的抗日文藝節目,並在電臺播放。他們參加了武漢三鎮抗敵歌詠大會 、救亡文藝晚會,演出西北邊區的秧歌舞,到街頭演講抗戰必勝的道理。他們還在漢口鬧市區搭了獻金臺,一邊為群眾表演歌舞等文藝節目,一邊號召大家獻金抗日。8月9日晚上,“新安旅行團”參加了著名的保衛大武漢火把遊行。他們走在遊行隊伍的最前邊,高舉著光閃閃的火把,振臂高呼抗戰口號。火炬不僅照亮了江城,也照亮了整個被壓迫的中華民族的心;口號聲響徹江城上空,也震醒了億萬同胞起來抗敵。

“新安旅行團”在武漢僅僅工作了3個月,就取得了很大的反響。直到這時,“新安旅行團”的同志們才更深層地理解了周恩來不讓他們去延安的道理,他們的工作也就越做越起勁了。

周恩來出面解決“新安旅行團”經費問題

孩子們在武漢如火如荼地開展抗日救亡運動的時候,“新安旅行團”正面臨著極大的經費困難。“新安旅行團”自3年前從淮安出發,一路靠募捐、賣報、放電影等獲得的收入以維持生活和開展活動。但這些收入都很少很少,如票價只有一分錢(一個銅板)。但還是有許多工人、農民和他們的子弟拿不出這一分錢來。“新安旅行團”工作的目的就是為了喚起工農大眾抗日殺敵,當然不能把他們拒之門外。於是就提出了一個“優惠”辦法:沒有錢買票又想看演出的人,只要在進口處喊一聲“打倒日本帝國主義”,就可以免費進場看。

“新安旅行團”到武漢後,演出多,演講多,街頭刷寫標語也多;加之日軍全面侵略中國後,中國淪陷區擴大,武漢作為當時全國政治和抗日的中心,從各地逃難來的兒童也很多,“新安旅行團”便有選擇地招收了一部分新團員,還成立第二團,這就造成了經濟上的更大困難。這事被時任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政治部第三廳廳長郭沫若知道了。他很想幫助“新安旅行團”克服困難,就給他們出主意說,你們可以給政治部部長陳誠寫個申請報告,要求政治部像對待三廳所屬的“抗敵宣傳隊”、“抗敵演劇隊”和“抗敵放映隊”那樣,按月撥發薪金和工作經費。

遵照郭沫若的囑咐,“新安旅行團”打了申請報告,並由郭沫若親自轉交陳誠。陳誠看了後在報告上批了下邊的話:“該團可予收編,爾後按名額發給薪金和經費。”

見到陳誠的批示後,“新安旅行團”的同志們犯難了:如果接受陳誠的收編,“新安旅行團”就將受制於人,喪失獨立工作的權力;如果不同意陳誠的收編,不要說活動經費沒有,連吃飯生存都存在問題。就在這進退兩難、生死存亡的關頭,周恩來又一次約見了“新安旅行團”領導人汪達之、徐志貫。

周恩來對他們說:“你們用的錢一定要國民黨出。"新安旅行團"這個民間團體的獨立性,也一定要保持。不過你們一定要充分利用已獲得的社會影響,把國民黨地區的抗日宣傳工作堅持下去,工作做得越多越好,社會上同情、支援你們的人也會越來越多。”

聽了周恩來的指示,“新安旅行團”猶如迷航的舵手看到了北斗星。他們一邊勒緊褲帶,加緊工作,擴大社會影響,爭取各界人士的同情和支援;一邊由汪達之出面求見陳誠。經郭沫若鼎力相助,汪達之見到了陳誠。陳誠聽了汪達之訴說的“新安旅行團”幾年都遵照中山先生“喚起民眾”遺訓的精神進行抗日宣傳等情況後,很惱怒地說:“你們沒有錢,又不願接受我們政治部的收編,連自己生活都無法維持了,還談什麼抗戰?你不要貽誤這些年輕人和孩子們的前程,趁早解散的好。”

汪達之當即據理力爭:“這群孩子,為宣傳抗戰救國,背井離鄉,如今家鄉已經淪陷了,你卻要我解散他們,讓他們到哪裡去呢?我以後又如何向他們的父母交待呢?”

陳誠說:“如果你們不願解散,那麼也可以。你們人數不多,大的可以保送他們進戰地幹部團學習,小的可以送進難童保育院。”

汪達之當即起身明確地對陳誠說:“這件事要由"新安旅行團"全團討論,我個人不能作主。”

1938年10月10日,是“新安旅行團”建團3週年的日子。為了紀念這個有意義的日子,“新安旅行團”在漢口一元路戰時兒童保育院舉行茶會,請來了田漢、任光和陶行知等文化教育界人士參加。陶行知當場朗誦他寫的一首讚揚“新安旅行團”孩子們的詩:“人從武漢散,他在武漢幹;一群小好漢,保衛大武漢。”

尤為令人激動的是,鄧穎超在百忙之中也趕到了。她一到就對大家說:“周恩來同志本來也是要來參加你們的茶會的,但他臨時有事來不成了,委託我來參加你們的紀念活動。我熱烈祝賀你們3年艱苦奮鬥取得的成就,祝賀你們"新安旅行團"第二團的成立。我們所有要求抗戰到底的人,都應該祝賀你們,同情你們,支援你們,共同把抗戰的事業進行到底!”鄧穎超還即興為“新安旅行團”題了一首詩,其中兩句寫道:“你們走了二萬多里路,我也走過二萬五千裡。”她把“新安旅行團”的足跡和紅軍二萬五千裡長徵相提並論,這是對“新安旅行團”的極高評價。

在周恩來、鄧穎超等人的鼓勵與指導下,“新安旅行團”在武漢的工作開展得有聲有色。特別是“新安旅行團”二團,一直堅持到武漢失守前兩天才隨八路軍辦事處南撤長沙。就在撤離之前,他們還用驢皮膠水拌紅土在沿長江邊的麻石牆上、江漢關的大樓上和其他一些高大建築物上寫下“打倒日本帝國主義”的巨幅標語。

“新安旅行團”撤到長沙後,剛好陳誠和他的政治部也轉移到長沙。“新安旅行團”的負責人再一次向他彙報了保衛大武漢最後階段的工作,並繼續提出解決經費的問題。陳誠仍老調重彈,不予採納。這時,周恩來便親自出面同陳誠交涉:“新安旅行團這一群小朋友,早在全國抗戰前就自動組織起來,到全國各地宣傳中山先生遺教,宣傳抗日救國,受到海內外同胞的讚揚。保衛大武漢,他們一直堅持到最後才撤出來,精神實在可嘉。現在,抗戰正處在緊要時期,宣傳抗戰還怕人多麼?他們是個有很大影響的民間團體,你要收編,他們不同意,你就要解散他們。假如真的解散了,這對國民政府又有什麼光彩呢?”

由於“新安旅行團”在社會上有著很大的影響,加之作為政治部副部長的周恩來巧妙機智的勸說,陳誠無話可說了。周恩來就進一步建議說:“你可以和他們商定,"新安旅行團"可否作為政治部的特約團體,由政治部發給他們工作經費和生活費,每隔幾個月要他們向政治部提交一份工作報告。這樣不是很好嗎?”

陳誠終於被周恩來說動了,同意周恩來建議的“特約”辦法,並按45個人每月發給生活費和活動經費。這樣,“新安旅行團”這一場在國統區爭取生存和發展並保持獨立工作的鬥爭,終於在周恩來的機智幫助下,取得了圓滿的勝利。

周恩來安排“新安旅行團”“回家”

有了政府固定的按月經費後,“新安旅行團”一下“富”了起來。但他們仍保持著當年艱苦樸素的生活,依舊是一分錢掰成兩半兒用。

“長沙大火”之後,“新安旅行團”遵照周恩來的安排,乘坐八路軍辦事處的兩輛大卡車,從長沙安全撤至廣西桂林。

1938年12月7日,陳誠在桂林中學操場上接見政治部三廳到桂人員和所屬文藝團體。“新安旅行團”作為政治部的特約團體也一起參加了,兼任政治部副部長的周恩來也參加了接見。周恩來在講話中說:“我同陳部長乘車來桂林,一路上看到"新安旅行團"寫了不少宣傳標語,這很好嘛!可是,我看到每幅大標語下都有"軍委會政治部新安旅行團宣"的落款,我不知道你們什麼時候成為政治部的直轄團體的,你們是特約團體嘛!”他是在巧妙地提醒“新安旅行團”,要時時刻刻明確自己民間團體的獨立性,千萬不能有絲毫大意。

從1939年1月起,“新安旅行團”可以從國民政府軍委會政治部按月領取1045元生活費和活動費。全團一致決定用周恩來為他們爭取的錢擴大隊伍,多做工作。於是,“新安旅行團”經過公開招考,在桂林招收了一批男女新團員。由於人員增加,“新安旅行團”團部不得不按年齡和性別下設了兒童部、少年部、少女部、青年部,還增設幾個分團,也叫工作隊,如西南工作隊、貴陽工作隊、湘西工作隊、鄉村工作隊、浙東戰地工作組等等。隊伍壯大了,工作又開展得紅紅火火,“新安旅行團”由開始時的十幾個人擴大到800多人。他們的影響更大了。

1939年2月中旬的一個晚上,周恩來在赴皖南、浙東的途中路過桂林。他特意讓八路軍駐桂林辦事處通知“新安旅行團”的顧問汪達之和總幹事徐志貫等人到辦事處李克農主任的辦公室,請他們彙報“新安旅行團”的工作情況。周恩來聽得很認真,一會兒點頭,一會兒爽朗地大笑。聽完他們的彙報後,周恩來滿意地說:“你們搞得不錯哇,一個錢掰成兩個用。人多了,工作做得多了,影響大了,社會上同情你們的人就更多了。大家都講你們的好話,都願意助你們一臂之力,你們的腳跟就站得更穩了。”

在瞭解了“新安旅行團”的生活情況後,周恩來接著說:“你們過集體生活,對克服困難和培養艱苦的工作作風有好處。但不要忘了,這裡不是陝北,不是抗日根據地,而是國民黨統治的地區。要注意所處的環境,要處理好各方面的關係,對那些幫助過你們的人,平時要多去看望他們,多向他們請教。不要把自己搞得很特別,一看就像個"左傾分子"。”

在一旁的李克農也插話說:“更不要讓人一看就像個"小八路"。”

周恩來又對李克農說:“廣西比別的地方開明,和我們的關係還不錯。但是事物從來不是一成不變的,萬一變了,他們在這裡就呆不下去了,可以考慮到新四軍去。是不是早些做點安排?”

“新安旅行團”很快就落實了周恩來的指示,派張傑前往皖南同新四軍軍部聯絡。1939年的3月12日,周恩來還在浙江臨時省會金華(杭州已為日軍佔領)會見了張傑,向他作了更為具體的指示。

為了爭取國民黨上層方面對“新安旅行團”的同情和支援,周恩來在頭一天晚上祕密會見過“新安旅行團”領導人之後,又於第二天下午帶上國民黨的高階將領賀衷寒,一起到桂林東江鎮小學“新安旅行團”住地看望孩子們。

周恩來一跨進校門,大家就把他圍住了。周恩來高興地和小朋友們一一握手,親切和藹地問他們的姓名、年齡和生活等等。他還把和他一起來的賀衷寒向“新安旅行團”顧問汪達之介紹說:“這是賀衷寒將軍,我們是一起從桂林行營來看大家。”汪達之隨即上前與之握手,連說“歡迎,歡迎”。當問到最早一批從淮安出發的老團員時,周恩來高興地說:“我們是地地道道的老鄉了。”一說起淮安的橋溪巷陌,周恩來比他們誰都熟悉,鄉情鄉思也油然而生。幾個從淮安出來的團員還特意用蘇北《四季遊春》調高聲唱起了:

春天到了遍地麥子青,

青年人要參軍,

去打東洋兵,

掛紅花,騎大馬,

你看多光榮!……

周恩來也十分熟悉這首家鄉小調,他一邊跟著哼唱,還一邊用手輕輕打著拍子。那親切的鄉音更加激發起大家誓死抗敵、保衛中華民族的決心。

周恩來摸著一個小團員的頭問:“你想不想吃糖果呀?”

“我不想吃,我們沒有這個習慣。”

“不一定吧?嘴上說不想吃,恐怕心裡在想吧?”周恩來這麼一說,大家都笑了起來,周恩來就接著說:“其實吃點糖果,可以增加營養嘛。我建議你們以後每星期集體吃一次怎麼樣?”

“好呀!以後我們每週開一次晚會,集體吃一點糖果。”“新安旅行團”的幾位負責人採納了周恩來的意見。

“我看,你們這個晚會乾脆就叫"快樂會"吧。”周恩來輕鬆而又幽默的話語,贏得了小朋友們熱烈的掌聲,他們都從內心感激周恩來對“新安旅行團”的關懷。

打那以後,“新安旅行團”每個週末都舉行一次“快樂會”,會上不僅表演文藝節目,做遊戲,也備有糖果,讓大家週末的生活更愉快。

周恩來還要求“新安旅行團”繼續努力學習,把團員們的文化水平提高到高中畢業的程度。

1941年初,皖南事變發生了。桂林形勢突然變得緊張和複雜起來:先是國民黨當局要求“新安旅行團”年滿18歲的團員都得參加國民黨,繼之停發了一切生活費和工作費,國民黨的罪惡黑手隨時要伸向“新安旅行團”了。“新安旅行團”被迫作出應對:隱瞞年齡,只讓幾個年歲大的應付式的去登記加入國民黨,再忍痛動員一部分團員或回家,或轉移,或進入其他革命進步團體,還將一部分年紀小的團員帶到桂林致和村,在那裡覆校辦了新安小學,讓一部分孩子上學讀書。但是,整個“新安旅行團”怎麼辦呢?就在“新安旅行團”上下一片迷茫之際,百忙之中的周恩來又通過李克農指示“新安旅行團”迅速分批撤離桂林,經廣州、香港、上海等地轉移至蘇北新四軍抗日根據地。這樣,從1941年2月下旬起,“新安旅行團”的青少年們或三個一群,或五個一夥,或兩個一雙,分別化妝成兄妹、夫妻、商人、主僕等等悄悄離開了風景秀麗的桂林,先後潛往蘇北,來到了當時新四軍軍部所在地鹽城,回到闊別多年的“家”。

“新安旅行團”到蘇北後,有了很大的發展。劉少奇、陳毅等領導備加關懷,親切地對他們說:“新四軍是你們的家,放心吧,恩來同志早就來電了。”接著號召他們組織10萬兒童團支援抗戰。結果,“新安旅行團”經過努力,很快組織起18萬兒童團支援新四軍打勝仗:他們用文藝作為武器鼓舞軍民的抗日鬥志;用標語、口號鼓動軍民們去殺敵去支前;還幫助少年兒童學文化等等。在反掃蕩鬥爭中,“新安旅行團”總幹事張平、黨支部委員張傑等壯烈犧牲。他倆當時風華正茂,一個年僅19歲,一個23歲。後來他們的英名被刻在蘇北阜寧縣蘆蒲烈士紀念塔上,永遠為後人紀念。

1945年9月,“新安旅行團”隨新四軍三師十旅參加了攻打淮陰、淮安的戰鬥。他們背上大喇叭筒和各種宣傳品,和戰士們一起爬雲梯進城。戰士們進城後追殺敵人,“新安旅行團”團員們不顧耳邊不斷的槍聲,在高大的建築物上刷寫了“爭取民主中國的勝利”、“打倒日偽漢奸”等標語。“新安旅行團”卓有成效的工作也受到了蘇北軍民們的讚賞,他們編出了這樣的順口溜:“鹽阜區,三個旅:七旅、八旅、新安旅。”

9月24日清晨,“新安旅行團”回到了淮安河下蓮花街。老團員們含著一眶熱淚來到了被日本人佔領時期燒燬了的新安小學舊址,蓮花街的父老鄉親們把他們團團圍住,流著淚水摟著他們,親切地呼喚著他們的小名。

“新安旅行團”回到淮安後,認真做了10年工作總結。

1946年秋天,國民黨軍進攻淮安,“新安旅行團”又一次被迫北上。他們在老鄉的掩護下,一路寫下了“打倒蔣介石,解放全中國”和“蔣軍必敗,我軍必勝”等大標語,並多次在敵人眼皮底下脫離險境。

僅僅兩年多的時間,氣勢洶洶的國民黨軍隊就被人民解放軍打得落花流水。“新安旅行團”跟隨英勇的人民解放軍打進了濟南城,他們把秧歌舞扭到了南京,把勝利的腰鼓打進了大上海。到1950年10月國慶一週年時,“新安旅行團”奉命更名為“華東"新旅"歌舞劇團”。1952年又與另外兩個文藝團體合併組成“上海歌劇院”。至此,“新安旅行團”在歷時17年旅行全國22個省市區後,結束了5萬多裡的漫漫征程,他們在中華民族愛國史上留下了光輝的篇章!

《世紀風采》授權中國共產黨新聞網獨家釋出,請勿轉載

推薦您的文章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