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瘦小腿瘦小腿瘦小腿

  1. 首頁
  2. 大中國
  3. 文化

為什麼說《紅樓夢》裡石頭的有用和無用,暗示賈寶玉時代的悲劇

  • 小白兔

  • 2018-10-12 17:18:26

女媧補天剩餘的一塊石頭,因為沒有補天,轉而跟著神瑛侍者去了凡間的富貴地溫柔鄉,在去之前,一僧一道極力的勸誡石頭不要去那裡,說“凡間有是有些美事,但不能永遠依恃,不如不去的好”,在這一回裡作者就帶出了有用的石頭和無用的石頭,補了天的就是有用的,不能補天的就是無用的。

然而歷經數十載,這塊石頭仍舊回到了大荒山無稽崖,仍然還是那一塊石頭,不同的是刻下了紅樓夢一場,一場風月一個人生,這就是石頭的一生,雖然不能補天,但它依舊還是一塊石頭,它仍屬於大荒山無稽崖,它本來也屬於大荒山無稽崖。

然而凡間的賈寶玉,他和這塊石頭一樣,在賈政眼裡是沒用的,不能為家族帶來榮華富貴,不能給自己加官進爵,於是本身就如一塊普通的石頭,本身屬於凡間的凡夫俗子,就變成了一個無用的“臭皮囊”,我們現實中總要把一個人套用在一個是否有用的一個標準尺度裡,只要不符合這個標準,你就是無用的,然而無用的後果,並不是如大荒山無稽崖的那塊石頭那樣,仍舊還是一塊石頭,仍舊還是大荒山的一部分,現實中你無用,就會被唾棄、蔑視,甚至被遠離。

“學以致用”一直是我們國人的不二法則,然而總有一些人不能成為這種標準之內的人,但這種標準是否就可以自始至終掌握著“生殺大權”?你說有用就有用,你說無用就無用?於是千百年的封建呆板生活就這樣一直荒誕著、延續著,如果不是之後的啟蒙運動,我們也許會一直這樣的認為下去,因為總會有一個人告訴我,我是無用,還是有用。

賈寶玉時代的悲劇就是這樣,無用並不是無用處,而是變成一種背叛,一種反叛,這就是那個時代評判人的一種標準,從一個極端到另一個極端,從無用到叛逆,用西遊記裡的孫悟空的故事與賈寶玉進行對比,孫悟空從小就是叛逆,那種叛逆就像是一種類似於天真的叛逆,與所有不合理不相容的叛逆,於是後來被如來收服,歷經八十一難,去西天終成正果,但這個過程卻像一個歸伏,不斷的適用規則的過程,你適用了規則,就給你一個榮譽,一個認可,否則......!

在西遊記的空間裡,社會規則是不能改變的,在紅樓夢的世界裡,賈寶玉用懸崖撒手放棄了這種世俗的歸順,最終一個“消了號”,一個回到了無稽崖,這些文學作品給了我們無限的哲思空間,我們關心的是一個新時代,容易被忽視的一個群體,就是那些看似無用的人,他們本身並不是真的無用

而是無法套用當下的一種主觀標準,於是無用就變成了完全截然相反的一面,是叛逆也好是反叛也好,或者叫不肖、逆子等等,補天總歸要有剩餘的石頭,這是客觀存在的現實,而有很多的傳奇卻往往就是出在這種無用的人身上。

被世俗的眼光扼殺這些也許從他們身上可以找到的一種被我們誤讀的東西,這些東西是珍貴的、也是我們缺少的!記得在加繆《局外人》那本書裡,被法官判為死刑的主人公莫爾索,我們眼中他的無情,卻是另一種角度的真誠,毛姆的《月亮與六便士》書中,主人公思特里克蘭德的拋妻棄子,另一種角度我們也看到了他因此而成就的偉大繪畫藝術之作,連曾經的妻子在晚年都掛了他前夫的繪畫作品,還是印刷版的。

在金庸的《倚天屠龍記》裡,張無忌的母親一度掩蓋張無忌義父謝遜的下落而撒謊,天真的張無忌竟然不能理解母親的謊言,竟在敵人面前抖摟出了自己義父的下落,成人市儈的謊言與善意,兒童天真的真誠與陷害,這些統統都無法掩蓋這種世俗標準的唯一客觀性,它是否就是絕對的真理

這個有用和無用是否就是我們的想當然,或者是絕對的正確?過去是存在的悲劇,今天也仍然存在!是無用的,但不是極端的,他們只是成為本來的屬於自己的樣子,就是那塊本來就是石頭的石頭!呼籲人們,關心我們這些看似“無用”的孩子,他們還是他自己,也許他們一直就沒改變過!改變的只是我們,自私的對他們無休止的期待和要求

文:餅子

歡迎關注,和我一起讀名著!

推薦您的文章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