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瘦小腿瘦小腿瘦小腿

  1. 首頁
  2. 大中國
  3. 文化

我為什麼認為餘華的《兄弟》比《活著》更值得當下人閱讀?

  • 小白兔

  • 2018-10-12 16:43:46

生命不僅僅是靠忍受,而是去找到靈魂的歸宿!人生首先要認識人生,然後認識靈魂,最後尋找精神歸宿,這就是《活著》與《兄弟》的區別,有時銷量真的不能代表書的營養價值,就像孩子們喜歡肯德基一類的快餐和裝滿色素的飲料。

曾經在自己的一篇文章中提到過《活著》這本書,當時對這本書與《白鹿原》做出了簡單的對比,並根據我自己的閱讀口味而對兩本書做出了自己的主觀評價,對此我也有一定的心理準備,畢竟我看到《活著》這本書的銷量是後者的幾倍甚至幾十倍,而自己卻對《兄弟》和《白鹿原》的認可高於《活著》。

有人說我的評價太主觀,我想這其中的原因很多,首先就是自己的年齡原因,像《活著》這樣的內容我身上真的不缺乏,從小的灌輸、加上我們千百年的文化中其實不缺這一本,再者主觀與客觀兩者其實本身並沒有太多區別,就像自己品嚐一盤菜,除了自己的口味原因,剩下的就是自己通過大量客觀的品嚐,從而獲得主觀的認識,主觀的背後其實也是客觀的,有一些主觀的見解,本身就是背後客觀的認識所產生。

當然還有一些更上不了檯盤的討論,我自然就沒有回覆的必要,比如有人說你覺得不好,有本事你寫一本我看看,這顯然不是讀書人的評論。

《活著》讓人對人生有一種認識,而《兄弟》卻讓人對人生有一種恐懼,我閱讀之後的恐懼主要是來源於李光頭、餘拔牙和王冰棍這一些人的靈魂空洞,他們曾經一直受到的情感壓抑,突然之間得到釋放,這種釋放是一種粗狂的釋放,沒有任何精神食量的陪伴,他們的靈魂是缺乏營養的

我們看到李光頭最後說他不會愛情了,餘拔牙開始去全世界“遊行”,來實現自己的可笑荒誕“政治欲”,王冰棍建了一座世界最豪華的傳達室,只為方便和人打招呼,這不就是我們當下的一部分人嗎?從一開始匱乏的精神自由追求,一切以滿足物質慾望為目標,當完成了這種目標,由於沒有足夠的精神追求,思想空洞,自己的行為都開始變得荒誕。

而這些荒誕,對映到現實不就是我們當下不斷出現的悲劇,那些悲劇是不斷的重複上演,有些悲劇經多次上演以後,讓我們都變開始麻木,這其實是很荒誕,一種包含眼淚的荒誕,如那些假疫苗,假奶粉、假食品等等,只要是有靈魂和精神追求的人,會做出這樣傷天害理的事嗎?記得在一次和西方人的聊天中,當他們知道這些事之後說:這應該是魔鬼做的事啊。簡單一句話對我的震撼真的足夠大,這就是他們眼中這些行為的來源!

當李光頭要拿著自己兄弟的骨灰去往太空的時候,我卻感到了李光頭的孤獨,這種孤獨也是我們當下生活的一種危機,就算宋剛不死,兄弟兩人也是孤獨的,這本是我們當下的再平常不過的處境,我之前在解讀《白鹿原》的時候說過,儒家文化曾經給我們的農耕文明時期,對人際關係維護了幾千年,但隨著農耕文明的徹底瓦解,我們面臨的就是這種人際關係的破碎,而西方有著較早的自我為主導的精神引導,而我們的靈魂該何去何從

我們八零後九零後去體會《活著》裡面的福貴,去認識苦難所帶給的人生意義,我認為本質上已經改變不了太多,也許只會讓我們去麻木的忍受這些現實中出現的悲劇,我們是否應該從自己的內心,扒開靈魂去審視每個人的自我和內心,因為我們的內心都住著一個“魔鬼”,我恐懼的是如何給魔鬼和靈魂找一個可以安放的家。

認識人生,到認識靈魂,最後找到歸宿,《活著》我只能算是認識人生,《兄弟》卻是扒開了靈魂,雖然我們不得不面對靈魂的醜陋,餘華在《兄弟》裡沒有給我們尋找歸宿的答案,但最起碼已經向前又邁了第一步,我期待後期有些作品帶著我們去尋找這種靈魂歸宿!

文:餅子

歡迎關注,和我一起讀名著!

推薦您的文章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