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瘦小腿瘦小腿瘦小腿

  1. 首頁
  2. 大中國
  3. 軍事

蘇聯人腦洞大開,把飛機發動機搬到坦克上,跑起來猶如貼地飛行

  • 小白兔

  • 2018-10-12 08:38:38

20世紀中葉,燃氣輪機在蘇聯航空界以一邊倒的優勢戰勝了活塞式發動機,並漸漸引起了坦克製造者們的注意。相比於傳統的柴油機和汽油機,新的動力裝置擁有無可比擬的優勢:在佔有同樣空間的情況下,燃氣輪機的功率要遠大於以上兩者。

這對於以空間為珍貴資源的航空兵來說無疑是重要的需求。同樣的,對於素以空間利用效率極高的坦克兵來說,他們也迫切的希望能夠使用這種在不佔有更大空間的情況下能為坦克提供更強勁動力的裝置。

在這種思路的影響下,如何將燃氣輪機放上坦克就被提上了日程。在新型動力裝置的應用上,蘇聯人同樣走在了世界的前列。事實上早在1948年前後,蘇聯國防部坦克裝甲車輛管理總局就設想過如何將燃氣輪機裝載到重型坦克上。從隨後的1949年開始,蘇聯人便開始了各種理論驗證工作。

但是燃氣輪機上坦克的研究卻始終因為各方面的原因處於“紙上談兵”的階段,直到1956年左右,蘇聯人終於試製出了2臺實驗型坦克用燃氣輪機,並被賦予編號“GTD-1”。

然而,由於對面的北約太“鶸”,蘇聯本身已裝備的坦克又強的離譜,這就導致當時不管是領導人還是軍方,都忘記了這種新型動力裝置的存在。所以蘇聯坦克燃氣輪機專案在1960年乾脆直接關門休業。

20世紀60年代的蘇聯陸軍已經擁有了當時世界上最現代化的各種坦克裝甲車輛,至於是哪些坦克,我們已經在此前的文章中有所介紹。總之每一種坦克協同起來都能把對面的北約打的滿地找牙。特別是1967年開始服役的“開山之作”——T-64坦克更是在幾乎一切指標上碾壓西方的一眾坦克:包括M60A1、“豹”1、“酋長”等。

為了應對蘇聯坦克開掛一般的存在,美國和西德在當時開啟了號稱“夢之隊合作”的MBT-70坦克專案。可以說這一專案在當時幾乎被北約視為保命一般的存在。這一新型坦克應用了大量超越當時水平的新技術,其中就包括大大提高了機動性。

蘇聯人當然也不會自大到忽略目前還很菜鳥的對手。蘇聯方面也立即開啟了應對西方的措施。特別是在應對MBT-70的機動性問題上,蘇聯專家再一次提出“咱們讓燃氣輪機上坦克吧!”

這一次,燃氣輪機上馬得到了蘇聯領導人的肯定也得到了正春風得意的蘇聯陸軍的支援。1968年4月16日,基洛夫廠所屬的SKB-2設計局制定了新型坦克燃氣輪機的方案。並且,他們計劃將這一新型燃氣輪機裝到決勝王牌T-64坦克上。

1969年219SP1專案基本完成,第一輛加裝了“基洛夫”式燃氣輪機的坦克煥發生機的開出了研製工廠。在外觀上,這輛坦克很像隔壁哈爾科夫廠的燃氣輪機樣車T-64T坦克。

在接下來的日子裡,蘇聯人又開始了219SP2專案。從這裡開始,不光坦克燃氣輪機更加成熟,甚至坦克也“脫胎換骨”了。因為早在第一期專案的時候,蘇聯專家就發現燃氣輪機所帶來的變化絕對是革命性的,T-64坦克的基本型車體,車輪,其他很多部件因為根本不能滿足使用燃氣輪機的需求,所以必須進行改進甚至重新設計。

首次基本型實驗表明:坦克上由於安裝了更大功率更強的新型燃氣輪機以及增加的戰鬥全重和動態效能變化要求。所以必須對行動部分的主動輪和誘導輪、負重輪和託帶輪、滾道掛膠履帶、液壓減震器以及扭杆進行改進或者更換。

這樣一來整個車形也相較於之前的T-64基本型有了明顯的變化。新車幾乎除了保留了T-64A的火炮、彈藥、自動裝彈機、火控系統、裝甲防護元件以外,其他部分都煥然一新。歷時將近7年,蘇聯人將燃氣輪機放置於T-64上各種改裝,最後幾乎是“發明”了一輛新車。

1976年7月6日,新坦克研製完畢並正式列裝部隊,也正是此刻,這輛新坦克被賦予了正式的名號:T-80。

T-80的出現宣告了蘇聯在坦克方面的研究再一次走在了世界的前列。T-80也作為世界上第一種批量生產的燃氣輪機動力裝置坦克而被載入世界坦克發展的史冊之中。

T-80坦克所使用的燃氣輪機為GTD-1000T。此燃氣輪機為3軸式,有2個獨立渦輪壓縮機和1個自由渦輪。同時還擁有可調的渦輪導向器用以限制渦輪的轉速並在換擋時防止車輛“異動”。動力渦輪和渦輪壓縮機之間不再使用機械連線,從而增強了各種路況上的通行性。以及防止掛檔和剎車時突然熄火。

由於使用了燃氣輪機,所以T-80坦克可以使用多種燃料來進行驅動,例如TC系列航空用噴氣式發動機燃料、汽油、柴油等。在燃氣輪機的啟動上,其過程也實現了自動化:通過兩個電動機施動壓縮機轉子滑轉就可以啟動燃氣輪機。

由於使用的是燃氣輪機, 所以T-80的排氣向後,並且燃氣輪機相較於柴油機噪音更低,這就使得T-80的坦克聲學訊號有所減弱。這在戰場上對生存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在燃油系統和行進裝置方面,T-80坦克與T-64坦克相當,並且比後者還要更強一些,例如,負重輪有橡膠輪緣,輪盤是鋁合金制,履帶為掛膠型,調整機構為蝸桿式。在第1、2、6號負重輪處均有液壓套筒式減震器。並配有水下駕駛裝置,在極限狀況下任然能夠水下越障高達5米。

在火力方面,T-80坦克的主炮同T-64坦克和T-72坦克是一樣的,也是2A46-1型125毫米滑膛坦克炮,並配有雙向穩定儀。可直接打擊2100米處的目標,彈藥也主要配備穿甲彈、破甲彈和殺傷爆破彈。

初期的T-80坦克在炮彈數量上要稍稍遜色於T-64A坦克,比T-64A坦克少了2發,一共28發,採用分裝式儲藏,大部分置於“旋轉木馬”機械化彈藥架之中,還有3發在戰鬥室中,7發彈頭和裝藥則在駕駛室附近。

機械化彈藥架沿戰鬥室周邊佈置,戰鬥室內部有成員的地方則製為座艙式,與彈藥架的輸彈帶相分離。所有彈頭水平置於彈槽內,頭部則朝向轉動軸。可燃藥筒的發射藥全部垂直放置。通過觀察機械化彈藥架也是區分T-64、T-72、T-80三種坦克的重要標誌。

操作裝彈系統時,炮長先向系統輸入指令,然後輸彈盤開始旋轉,將選定的彈種夾送至裝彈面,藉助電力機械提彈裝置上升至輸彈線,然後彈頭與裝藥被依次推入藥室,爾後發射。基本射速穩定在8發/分。如果自動裝彈機出了問題也不用擔心,可以直接進行人工裝填,只是射速會大打折扣。

已經誕生的T-80坦克並未就此止步,1978年T-80B型坦克橫空出世,並很快列裝了部隊。B型車與此前的T-80坦克相比,在於使用了更新型的火炮和9K112“眼鏡蛇”導彈系統。

“眼鏡蛇”導彈可以在4千米的距離上任意發射,並且對於裝甲目標的殺傷成功率高達80%。導彈的尺寸與125毫米坦克炮彈的尺寸相符合,可以放置於任意單槽之中。反坦克導彈的首部是聚能戰鬥部和固態燃料推進劑,制導方式為半自動制導,炮長需要始終瞄準目標。

除了武器系統的更新升級,T-80坦克在防護性上也進一步“充值”。1985年,一批帶有披掛式反應裝甲的T-80B型坦克開始裝備部隊,後來被賦予T-80BB的代號。

而防護性上革命性的進步則體現在T-80U型坦克上。T-80U型坦克首先在裝甲壁體上就有了結構性的變化,裝甲重量的增加使得整車的重量都有明顯增加。在這型坦克上,蘇聯人首次採用了“鑲嵌式反應裝甲”。這種新型裝甲不光可以抵禦聚能彈,還能抵擋住動能彈。整車50%以上的表面、首部、側部、頂部都覆蓋了這種新型裝甲。

後來又經過不斷的改進,此裝甲基本上已經變態到可以抵擋當時所有的聚能反坦克兵器,就其防護性來說,可以抵擋水平為1100毫米鋼裝甲的次口徑動能彈和水平為900毫米的鋼裝甲破甲彈,這個水平幾乎是當時世界上主戰坦克的前三甲。

除了“表面功夫”以外,T-80坦克和T-64坦克一樣在細節上也是下足了功夫,就比如T-80U型坦克可以防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祕訣不光是上文提到的新型裝甲,還在於此車使用添加了鉛、鋰、硼的含氫聚合物,並且在其上下還添加了兩個襯層。為了防護側面,裙板由“重材料”製成。坦克內部還有自動密閉系統和空氣淨化系統以最大限度保住乘員的生命。

冷戰後期,越來越多的軍事科技被髮掘出來,戰場也變得更加複雜多變,為了應對更為複雜的未來戰場環境,蘇聯製造者們又陸陸續續往T-80坦克的身軀上添加了不少“寶貝”。

下面筆者就來具體列一列:“天幕”主動式防護系統、23毫米遙控高射機關炮、“對映”鐳射制導導彈系統、“額爾齊斯”武器控制系統、BV火控系統、“暴風雪”主被動結合瞄準具、PHK-4C晝夜合用瞄準觀察裝置、數字化彈道計算機、火炮內檢裝置、“烏雲”煙幕掩護裝置、新一代鑲嵌反應式裝甲等。

這些技術的應用體現了蘇聯作為一個當時跑在世界坦克首位的實力絕不僅僅是停留在重工業製造這個層面那樣簡單的。特別是T-80坦克印證了“一款坦克的有機組合代表了一個國家在陸上裝備研製方面的真正實力”這一真理。

同樣都是最新技術的應用,蘇聯就可以做到把這些技術變成令北約畏懼的存在。而某個南亞大國不光自己無法研製這些先進技術,即使是買來的東西也組裝不到一起,最後只是堆砌成酷似“某河之物”的玩意兒,讓人覺得既可笑又滑稽。

推薦您的文章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