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瘦小腿瘦小腿瘦小腿

  1. 首頁
  2. 大中國
  3. 軍事

“潛艦國造”還沒影,西班牙杯具已經擺好

  • 小白兔

  • 2018-10-12 08:36:27

臺軍“自制常規潛艇”是“國艦國造”系列的重中之重,同時也是臺軍建設“不對稱戰力”中十分關鍵的一環。自“自產獵雷艦”引出“慶福弊案”,損失上百億新臺幣之後, 臺灣島內輿論對於“國艦國造”的其他專案也是提心吊膽。結果,“潛艇國造”果然“不負眾望”地出了大新聞。

島內媒體近日發現“自制潛艇”設計方臺灣造船國際(臺船)的“設計技術顧問”居然是一家從沒人聽說過的“加福龍有限公司”(Gavron Limited,簡稱GL)。其合同金額高達6億新臺幣,而臺船設計階段的總預算也不過25億新臺幣。

慶富案,還是拉法葉案?

GL公司2017年6月才註冊於伊比利亞半島南端的英國領地直布羅陀,2018年1月就中標臺船顧問。在領英網站上,GL公開職工只有5人,規模顯示11-50人。活脫脫就是個“皮包公司”。此事一出,頓時引得島內一片譁然。

輿論為何對臺船的這個“設計顧問”如此敏感?臺船方面此前坦陳,島內對常規潛艇的大部分關鍵技術沒有研製能力。如作戰指揮系統、聲吶外罩、潛望鏡、柴油機、魚雷、導彈等都需要外援才能獲得。也就是說,臺灣“國造潛艇”變成什麼樣,頂重要的是與臺船合作的外國軍火商。

借用臺船自己的表態,紅色部分是島內完全無法解決的

以島內的心理期待,總覺得臺船“潛艇國造”要想搞成,合作方肯定要找個實力雄厚的歐美大廠。何況今年5月份,臺軍方面彈冠相慶,聲稱美國已經放開對臺常規潛艇技術的輸出許可。媒體一度盛傳“潛艦國造”的合作方定是洛克希德·馬丁。結果卻突然冒出一個直布羅陀皮包公司GL,讓人怎能不對“潛艇國造”心裡沒底呢?

這個皮包公司GL公司究竟在臺灣潛艇計劃中起到什麼作用?它這6億新臺幣究竟花在何處?臺軍,臺船方面對於這個招標過程未經公開,全部是祕密洽淡。如今對於GL公司的具體作用,也是閉口不談。

於是媒體各顯神通,試圖追查GL與臺船合作的詳情,結果就讓《新新聞》給打探出了猛料:島內負責GL代理的公司叫新華荷,2017年3月才成立,其董事長柴美娟原系臺軍負責維修劍龍級潛艇戰鬥系統的左營“戰鬥系統工廠”一女工,明顯是用來掩人耳目的招牌。新華荷通過其幾位股東與其餘6家公司有複雜的交叉持股關係,其中3家公司的實際控制人為前臺軍軍官郭璽。

郭璽的名字並不出名,但尹清楓想必大家都熟悉——就是那位在“拉法葉軍購案”中喪命的臺軍上校。

臺軍“康定”級“武昌”號

1993年9月尹清楓以臺海軍“武獲室”成員身份赴法考察引進“拉斐特”級護衛艦(臺譯“拉法葉”級,後來的“康定”級),三個月後被發現浮屍宜蘭外海。而郭璽當時同為“武獲室”成員,在案件偵查中被發現有重大幹系,然而指向他證據卻全部離奇消失。在“拉法葉案”中臺方8人,法方7人離奇死亡,而幹係纏身的郭璽卻全須全尾地退役,成為了一名軍火商。

臺灣媒體試圖就新華荷公司業務與GL公司情況採訪該公司,而新華荷員工只是連連回答,“不曉得”,“不好說”。

順便一提,郭璽在經商之餘,還一度醉心於藝術創作,通過上述7家公司之一的“安卓雲藝術中心”(聽上去像個IT企業,其實是個賣畫的),大賣其墨寶。

經歷了“拉法葉案”而全須全尾,確實值得感動

郭璽大作有如下:

《別有洞天》,標價25萬新臺幣

《壯闊》,標價80萬新臺幣

眼看臺軍“潛艇國造”專案“合約設計”階段將在明年3月到期。在10月1日上午臺灣立法機構就潛艇案預算進行審查時,“皮包公司”GL中標臺船設計技術顧問一事自然成為爭論焦點。國民黨籍“立委”江啟臣表示“國艦國造”機密太多,實在擔心“潛艇國造”會成為下一個“慶富案”。

對於立委的和輿論的懷疑,臺軍方面的態度則是且戰且退、嚴防死守。臺海軍參謀長李宗孝3日在立委會上被問到“GL公司到底起什麼作用”的時候,立即聲色俱厲地叫嚷,外界媒體報道都是胡說八道,內情涉及機密,“絕對不能曝光”。潛艇自制計劃困頓多年,如今終於“殺出一條血路”,如果因為洩密計劃沒了,“對不起海軍,對不起2300萬同胞”。

聽上去,彷彿“潛艇國造”的希望全都寄託在這個祕不示人的GL公司上。

同時,臺軍也稍微放出只鱗片羽的訊息,試圖讓民眾放心:GL公司具備輸出許可,在應標臺船公司對潛艇設計技術顧問的7家外國公司裡是獨一份,規模雖小,絕非“草臺班子”。與臺軍關係密切的臺海安全研析中心主任梅復興也出來打圓場,表示這個GL公司主要工作並非實際設計潛艇,而是為臺船的技術人員在工作上提供指導,諮詢和斧正。“與當年IDF的美方技術指導人員類似”。並且其人員“精幹”、“稱職”。

但是,跟IDF一樣……那不就是說“自制潛艇”要跟這個“直布羅陀皮包公司”聯合研製嗎?

不過,在臺灣《新新聞》的報道中則稱,臺船潛艇設計中心技術人員中傳出抱怨,說GL專家們水平明顯有問題,感覺好像被騙了。

事已至此,在島內民眾看來,直布羅陀皮包公司GL後面隱藏的真相,無非三種可能:

那麼,真相到底如何呢?

上頭有人

雖然GL公司在官網http://www.gavron.one/上拒絕透露其CEO和股東的身份,也沒提其公司的具體規模,但對公司的技術能力,顯然頗為自信。

它在子頁面中宣稱,其顧問“有不少”都是皇家海軍的潛艇軍官,並舉例稱,它的“一位顧問”曾經指揮過攻擊型核潛艇,負責過英國核潛艇的全球部署行動,並且參與過一艘機敏級核動力潛艇的建造,他剛剛從英國直布羅陀駐軍的“總負責人”位置上退下來。

其顧問團隊還懂得造船學,海軍建築潛艇推進和電氣分配,感測器核武器系統,潛艇建造技術,複雜設計整合的各個方面,潛艇設計、建造,除錯,操作和退役的所有安全問題。潛艇從搖籃到墳墓相關的要素。擁有“幾個世紀”的潛艇經驗。

GL公司官網截圖

以上這番話描述很難與領英上登記的“11-50人規模”的公司相對應那麼這個擁有“幾個世紀經驗”的GL公司,其官網上線了多久呢?

——兩個月不到。

有一個號稱網際網路博物館的網站Archive,它的功能就是儲存各個時期所有公開網站的頁面快照。通過查詢Archive可知,GL公司官網出現在網際網路上,是在2018年的8月9日。之後再無任何更新和修改。

Archive截圖

尤其妙的是,GL公司對其介紹顧問團隊的“服務專案”頁面設定了反爬蟲協議——換句話就是說,通過搜尋引擎只能搜尋到GL公司官網,而不能搜尋到該公司子頁面的內容。無疑,GL公司是暗人不裝明逼,一方面想吹噓自己的能力,一方面又不想被大眾發現。“幾個世紀的潛艇經驗”,“從搖籃到墳墓”等等,都不足為外人道也。

GL公司是今年1月中標的,其專家應該早就在臺灣為臺船提供服務了,為什麼官網8月才上線呢?或許可以從GL的那位首席顧問的身份中得到答案。

在介紹中,GL稱他“剛從直布羅陀英軍總負責人的職務上退下來”。今年8月剛從英國直布羅陀駐軍司令上退下來的是英國海軍準將麥克·維林柯Mike Walliker。

此人1999年8月曾就任特拉法爾加級核攻擊潛艇“不倦”號的艇長。2003年,他作為潛艇軍官參與過“機敏”號核潛艇的建造。他的經歷與正巧與GL公司的描述一致,他作為直布羅陀駐軍司令官履職正與GL公司在直布羅陀註冊重合,他退役的時間也正好和GL公司官網上線的時間接近。

維林柯準將(當時還是上校)與“機敏”號的合影,其在就任直布羅陀駐軍司令前的履歷在此:https://www.yourgibraltartv.com/society/12058-jul-01-commodore-mike-walliker-is-the-new-cbf

8月才卸任的維林柯準將不太可能參與臺灣潛艇的設計工作,不過此人的存在似乎可以解釋為什麼GL公司註冊在直布羅陀,也可以解釋為什麼GL公司擁有其他公司都沒有的輸出許可——人家上頭有人嘛。

五湖四海

維林柯準將不可能親自指導臺船設計潛艇,那麼GL公司的技術實力就得看它的其他顧問了:

臺灣媒體發現,GL公司曾在2017年8月1日在eurojob網站上發帖招募員工,職務為“潛艇作戰系統工程師”、“潛艇結構工程師”、“潛艇生存能力(隱蔽能力)工程師”。工作時間為2017年9月中旬至2019年6月——正和“潛艇國造”計劃的設計階段基本重合。

招募頁面截圖

8月招人,9月就上工——原來“從搖籃到墳墓”的顧問團隊是用一個月時間從網上招聘湊合出來的。

在招聘條件中,GL公司明說:他們招募的工程師不參加潛艇的實際設計工作,只是評審潛艇設計方案的效能,技術平衡和安全性,並在適當情況下他基礎建議。這倒和梅復興的描述相符。

對於各崗位工程師的要求,則普遍是要求1,有潛艇設計經驗。2,有相關係統的專業知識。3,熟悉現役潛艇相關係統的運作情況,最好是西方國家的潛艇。如果這些能力全都滿足得了,也不失為一個靠譜的顧問團隊。

那麼,GL招來的顧問們究竟是否符合他們的預期呢?

GL官網在維林柯準將之外,還介紹了“另一位顧問”,是曾在兩艘前衛級彈道導彈核潛艇上服役的皇家海軍軍官,從皇家海軍退役之後,一直在給英國宇航系統公司(BAES)提供設計評估建議。

我們查詢領英網站可知GL公司有6名公開的員工,有一位其實屬於同名的另一公司,還剩下5個。

其中一位文森特·奎格利Vincent Quigley是作戰系統工程師, 曾有兩次在皇家海軍核潛艇上服役的經歷:一次是擔任指揮系統工程師,另一次是武器系統工程師,都沒透露具體服役的戰艦——彈道導彈核潛艇的服役情況自然是保密的。隨後他加入RB安全顧問公司當了高階工程師,向BAES正在建造中的“無畏”號彈道導彈核潛艇(之前曾被稱為“繼承者”級彈道導彈核潛艇)提供了顧問服務。

奎格利是2017年9月入職的,有理由相信他就是GL在17年8月招募的那位作戰系統工程師。不過,此人顯然沒有任何的潛艇設計經驗,實際上也沒再在BAES工作過。

GL在領英上公開的首席系統工程顧問Darryn Ambage,專業是電氣工程和經理,曾在英國皇家海軍潛艇上服役10年,此人也沒有任何的潛艇設計經驗

另外,在臺灣成功大學海洋科技與工程實驗室的公開資訊中,筆者發現了這樣一張照片:

查詢公開資料可知,這位屬於Martin Renilson是曾是澳大利亞海事大學,阿聯酋高等工程學院的教授,專業方向包括流體力學,建模與模擬計算等。有著作《潛艇流體力學》,同時,他也是皇家海軍造船學會澳大利亞分部主席。

然而,這位 Renilson教授是搞理論研究的,不但沒有潛艇設計經驗,甚至還不像前兩位那樣有實際操作經驗。

優良血統

GL招募的工程師中還有兩項:“潛艇隱蔽能力工程師”主要顧問方向是控制潛艇的水聲和其他各種訊號,而“潛艇結構工程師”,是顧問潛艇的耐壓殼和主艙壁設計,潛艇的外部結構和內部結構。

在GL的五位公開員工中,符合這一特點的是西班牙工程師Juan Herrero Valero,他也是2017年9月入職的,他的工作內容既包括自己的老本行“耐壓殼設計和驗證”,也有此前從來沒涉及過的“振動和噪聲技術規範”。

好麼,原來一個人頂倆,把兩個職務的活全乾了,大概潛艇降噪專家實在招不到,就拿他頂缸了。怪不得2018年5月,這位西班牙小哥由潛艇結構工程師榮升GL在高雄的技術團隊帶頭人。順便也透露了這個團隊的規模:超過12人。

尤為難得的是,Juan Herrero Valero也是GL公司公開的顧問人員中唯一一位真的有潛艇設計工作經驗的人。從他在領英上公開的履歷看出,他從學校畢業之後就曾經參加了西班牙S80+潛艇的結構設計,負責非耐壓殼體。

西班牙的S-80+潛艇——說多了都是淚啊

——西班牙的S80級系列可能是本世紀最失敗的常規潛艇,沒有之一。該級潛艇只建造了一艘,還沒有服役過,但卻已經發展出了兩個型號。別的潛艇無非是效能有問題,它是沉進水裡就浮不起來——因為工程師算錯了一個小數點,導致總噸位2200噸的潛艇超重100多噸,浮力不足。

西班牙不得不將已經造好的S80首艇進行重新設計改造,把艇體加長了10米,是為S80+。

然而,S80+倒是能浮上來了,西班牙軍港的碼頭卻不夠長了——原本78米的碼頭比S80長7米,加長了10米之後正好短3米。於是西班牙海軍又不得不投資1400萬歐元加長碼頭。

為了這唯一一艘S80潛艇,西班牙從2004年開始折騰,花了40億歐元,服役也得等到2022年。而作為對比,新加坡從德國買的兩艘218SG級潛艇單價也不過9億美元。心灰意冷的西班牙海軍宣佈S80專案失敗,取消了後續的建造計劃,打算靠給現役的S70潛艇延壽來對付一下。

筆者很有理由相信,正是因為S80後續計劃取消, Valero小哥在西班牙無用武之地,所以才會投入GL門下。

失敗是成功之母,我們祝 Valero小哥能把臺灣“國造潛艇”的長度控制在左營軍港碼頭的尺寸之內,順便讓它下了水照樣能浮起來。

見光死的“國艦國造”

通過對有限的幾個公開成員的分析,大概也可以一窺GL顧問們的情況了:以拉關係走門路的維林柯準將為首,以英國海軍退役潛艇技術軍官為主,湊合點理論專家和因為專案取消而掃地出門的初級設計人員。就組成了這隻“精幹稱職”的顧問團隊。而為其代理的,則是更加詭祕,籠罩在“拉法葉案”陰影下的新華荷公司。

無怪乎臺船會感覺上當受騙。也無怪乎臺軍對GL公司的情況諱莫如深。從這個意義上來說,GL的保密確實關乎“潛艇國造”的成敗——如果島內民眾拆穿了GL公司這個草臺班子的實情,恐怕會對“潛艇國造”更沒自信,對“國艦國造”更加失望。

推薦您的文章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