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瘦小腿瘦小腿瘦小腿

  1. 首頁
  2. 大中國
  3. 軍事

雁默:蔡英文“雙十”演說打臉“新冷戰”

  • 小白兔

  • 2018-10-12 07:43:54

  美國副總統彭斯在中國國慶假期時,於保守派智庫發表關於中國的演說,引起了全世界的關注,有不少評論者認為此事非同小可,堪比邱吉爾的“鐵幕演說”,為“新冷戰”時代開了第一槍。

彭斯為“新冷戰”開第一槍?不對,那是川普的戲份,這麼具有歷史象徵意義的戲碼,當然應由川普來揭幕,鑑於川普是美國曆史上最有戲的總統,就更是如此了。所以,即便彭斯是在為接下來可能的主戲暖場或為選舉試水溫,這場演說的影響力仍不必高估,畢竟彭斯的背後還有川普,面對彭斯的口水,以口水迴應足以。

冷戰,意指在經濟、軍事、外交上的全面對抗,只差沒正式宣戰而已。“新冷戰”概念在中美貿易摩擦如火如荼的當下被提出,因9月份中美之間一系列在軍事上的角力而更形凸顯,讓國際社會紛紛關注中美衝突是否會急速升高到貿易之外的領域。

很快地,在10月初即傳出美國軍方計劃在11月於南海、臺海舉行軍演,然後就是彭斯被外界稱為“檄文”的演說。

臺灣的反應是什麼?一如往常,在一般民眾的層次,無風也無雨,在政媒的層次,表面仍是小風小浪,但透露出一股夾雜不安與興奮的複雜情緒,暗潮洶湧。關心此事者,正在等蔡英文的“雙十”演說。

“雙十”當日,蔡英文雖呼應了彭斯的演說,向對岸呼籲“一個負責任的大國,應該在區域及全球,扮演良性的角色,而不是衝突的來源”,卻重唱了她的老歌,大家都會背了,“承諾不變,善意不變,不會在壓力下屈服,不會走回對抗的老路”。最後,她也不忘再度感謝彭斯演說中的挺臺言論。

圖片來源:臺灣《聯合報》

與過往稍微不同的是,蔡英文這次特別強調,“我不會因一時的激憤,走向衝突對抗,而讓兩岸關係陷入險境。我也不會背離民意,犧牲臺灣……在變局當中,我們絕不錯估情勢。激化衝突或者妥協屈從,都只會治絲益棼”。

這段話,主要是對激進“獨派”說的,因為陳水扁煽動的“獨派”團體喜樂島聯盟,將在10月20日舉行“全民公投反"併吞"遊行示威,跟蔡英文路線過不去,並企圖在此活動裡,為激進“臺獨”參選人們的選情加溫。

蔡的“雙十”演說了無新意,是彭斯演說並非“檄文”的一個旁證,美國的反中氛圍,還不足以讓蔡英文在臺海問題上衝浪,否則不必降溫“臺獨”活動。

有幾個訊號,顯示美國尚未決定按下“臺灣按鈕”,引爆臺海局勢,這些訊號的觀察點都在臺灣。

在外交層面,這屆聯合國大會總辯論於10月1日落幕,只有12個“友邦”為臺灣在聯合國發聲,較去年少3個(含已“斷交”的布吉納法索),也破了10年來最低紀錄。備受關注的是連續四年為臺灣發聲的海地,今年沉默了,連續兩年為臺發聲的瓜地馬拉,今年沉默了。

這代表美國沒有在聯合國外交場合為臺灣“發功”。

在島內政治層面,陸委會拍板決定對取得大陸居住證的臺灣民眾“寬容看待”,不會除(戶)籍,也不會取消健保權利,但需申報,也不得擔任公職選舉候選人。無論是除籍,或取消健保,都代表蔡當局“抗中”的決心與力道,也是觀察的具體指標,比政治性談話更準。

聊勝於無的反制,意味著蔡英文的兩岸政策大方向仍沒改變,也顯示美國現階段尚未發動全面性“抗中”的鋪陳。

在軍事層面,美國國防部對在臺海軍演一事,不予置評,臺灣“國防部”也一樣不予置評。雖然軍方的行動,不能以公開表態與否來判斷虛實,但這項訊息來自CNN獨家取得“匿名美軍軍官”的說法,可不可靠?讀者應該還記憶猶新,美國陸戰隊進駐臺灣(美在臺協會)一事,也出自CNN轉述“匿名官員”的說法,而且這說法前前後後好幾次,結果呢?

美國媒體釋出的訊息,真真假假,不能全信,只能存疑,在這種敏感問題上,可信度甚至更低。

島內“臺獨”輿論,針對彭斯演說裡的聳動內容,有歡呼,也有節制的聲音。較節制的看法認為彭斯演說反中強度雖夠,但與邱吉爾的“鐵幕演說”相比缺乏具體措施,可能是白宮故意運用“戰略上的不確定性”策略,對中國還“留有餘地”,這也許比較接近蔡當局的研判。

簡言之,美國的“臺灣按鈕”還沒按下,彭斯吹的較可能是中期選舉的號角。

換個角度來問,假如11月美軍真要進行臺海演習,蔡英文會歡迎嗎?答案當然是否定的。誠然中美對抗升溫對“臺獨”是喜訊,但對民進黨今年的選情卻是禍福難料。一般認為,蔡英文在今年的選舉將受挫,只是程度未知,川普的選情則評論兩分。加強軍事上的“耳語”抗中,或政治上的“口頭”反中,可能對美國共和黨的選情有些許幫助,但蔡英文遇到的問題,主要是自己在島內施政大失人心引起的,抗中牌的效果不能與美共和黨等量齊觀。

事實證明,從今年5月兩個所謂“邦交國”接連“斷交”開始,蔡英文對北京的語氣明顯轉為嚴厲,就是為年底選舉套利,然而,民進黨選情至今仍處於危急狀態,顯示“抗中牌”現在能取得的政治利益,大不如前。更不用提,今年許多民調都顯示,臺灣民眾支援“一中”的比例不降反升。

“新冷戰”的影響層面既深且巨,即便川普是一個特立獨行的總統,也很難想像他會為一場中期選舉,而啟動規模遠超貿易摩擦的衝突,畢竟,中國不是蘇聯。蔡英文雖順著美國的風向,呼喊國際聲援臺灣,但到目前為止,並沒有足堪視為臺美聯手的具體措施。

彭斯與蔡英文都指控北京意圖“干涉”他們的選舉,這是在為下一次各自的“總統”選舉打預防針。蔡強調要嚴辦來自對岸的“假新聞”攻勢,只是“進口”美國選舉策略而已,簡言之,臺美各自都在強化“中國威脅”作為內部選舉主軸。

中美關係的大轉變,或說“新冷戰”的啟動,美國比較值得注意的具體動作是什麼?我們不妨再回到歷史裡找線索。

1969年7月25日,美國總統尼克松在關島的記者會上,發表了重大的外交政策演說,他宣佈:美國將會協助所有盟友的國防安全與經濟建設,但不會承擔世界上所有自由國家的防衛任務。這場記者會的演說內容,當時被稱為美國的“亞洲新政策”,後來被稱為“尼克松主義”。

尼克松為了結束越戰,以及冷戰之所需,祕密與北京尋求和解。“尼克松主義”等於向被美國納入保護的地區,撤回了安全防衛的承諾,而代之以軍購,讓它們獨力負擔自己的防衛任務,臺灣就是其中之一。

雖然美方向蔣介石傳達對北京政策沒有改變的訊息,但蔣介石很快感受到,美國為了因應冷戰,將採取聯中制蘇的新策略。蔣在該年8月底於日記中寫道:“美國所謂亞洲新政策者,乃聯"匪"制俄,使棄越南與臺灣之政策也。”

9月23日,美軍艦艇在臺海的例行性巡邏,改為“不定期巡邏”。當時美國先將此軍事調整告知了北京,然後才知會蔣介石。11月,蔣介石在日記中寫道:“其最惡劣之用意與目的,乃無形中迫使我撤退金馬外島,為使"共匪"統一大陸,以達到其兩個中國之幻想。”

尼克松不斷透過外交系統,婉轉地向蔣介石傳達美方將以談判代替對抗的亞洲政策,降低區域緊張,並堅定保證美國信守(美蔣)共同防衛條約對“中華民國”的承諾,美方的“中國政策”不會損害“中華民國”的基本利益。

然後,1971年,因尼克松與北京修好,以致“中華民國”退出聯合國,國際地位一夕崩盤。1972年,日本與互為戰略夥伴的臺灣“斷交”,同年底,同樣有戰略夥伴關係的澳大利亞也與臺“斷交”。1979年,美國與臺灣“斷交”,共同防衛條約終止。

以上的流程,是由美國總統親自宣佈重大政策為第一步驟,然後以軍事政策上的調整為第二步驟,無論這期間美方透過外交系統或國會傳達了什麼訊息,其重要性與真實性都不能與這兩個具體步驟相提並論。

這兩個具體步驟的前提是,美國總統有重大的國際政治目標必須完成,當時,就是一、結束越戰,這是尼克松的競選承諾;二、圍堵蘇聯,這是美國因應冷戰的策略。

在川普當選之前,中美問題錯綜複雜,但還不至於撕破臉。但之後,川普要兌現競選承諾,修理中國,貿易摩擦就是具體動作。然後就是一連串為抗中添柴火的詆譭與扭曲,以打造川普政府的反中品牌,確保他的政權能延續。

川普才完成了經貿圍堵中國的一個計劃,也就是“美加墨貿易協定”(USMCA),接下來與其他國家簽署類似協議才是重點,而這項工程挑戰性挺高,因為其他經濟體不像加墨那麼依賴美國,美方要做出多大讓步才能換取它們吞下“毒丸”條款?川普這樣的人會願意讓步?

更何況剛簽完協定的加拿大都“不服”,轉身就和中國通報情況,作出了頗為積極的表態。

所以這個時候美國真要貿然在臺海這樣敏感的地方發動軍演,恐怕是過於躁進的作法。

川普性格確實躁進,但如果躁進到貿然發動“新冷戰”,那麼希望“美國有個不同的總統”的國家,恐怕要排長隊了吧。

蔡英文的“雙十”文宣,貌似很“獨”,但從“臺獨”的角度來看,其實是倒退回“中華民國”防線,除了著眼於選舉考量,也是對美國目前激進反中戒慎恐懼的表現。

推薦您的文章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