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瘦小腿瘦小腿瘦小腿

  1. 首頁
  2. 大中國
  3. 軍事

羅伯特·卡普蘭:中國在南海的不戰而屈人之兵

  • 小白兔

  • 2018-10-12 07:43:54

  在中國南海,中美兩國之間的“戰爭”早在多年前便已開始,只不過直到趨勢已經非常明顯的時候,華盛頓方面才剛剛意識到罷了。中國人的戰爭之道遵循著中古時期哲學家孫子的教誨:不戰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因此,中國人一直以小步前行的方式處理南海事務:在這裡填海造一個島,在那裡修建一條機場跑道,在另一處部署導彈系統,在爭議水域進行臨時性石油鑽探,以及成立三沙市等等。中國邁出的每一步都旨在不引發對手軍事迴應的情況下,創造一個看似細微的事實,因為中國人很清楚他們與美國海軍空軍之間可能還存在一代人的差距。

這一過程的最新動向發生在本月早些時候,一艘中國軍艦在南薰礁附近與美國海軍“迪凱特”號導彈驅逐艦對峙,當時情況危險,兩艦距離僅45碼。

美軍導彈驅逐艦擅闖南海島礁鄰近海域,被我“蘭州”艦警告驅離

考慮到中國合理的地緣政治目標,美國應認識到中國不是流氓國家,其政策完全合乎理性。中國在南海事務上採取方式與19世紀和20世紀初美國在加勒比海的做法大體相當,當時美國尋求在周邊海域建立戰略主導權。對加勒比海的支配權使美國有效地控制了西半球,進而在整個20世紀賦予其決定東半球實力格局的影響力。在21世紀,控制南海對中國有同樣重大的意義。(觀察者網注:中國擁有對南海上大量島礁的主權,因此中國與南海的關係,和加勒比海之於美國完全不同,作者在本文中的此類比較主要基於地緣視角,謹供讀者參考。)

只要能有效控制南海,中國便能自由出入廣闊的太平洋,進一步軟化臺灣當局的姿態,更重要的是,它還將使中國成為橫跨兩大洋的海軍強國。南海是通往印度洋的門戶,而印度洋則是21世紀意義最重大的水域,它作為全球能源的海上高速通道,連線著中東的油氣田和東亞的中產大都市。中國正在構建橫跨印度洋、北穿蘇伊士運河、直抵東地中海的商業帝國,其在南海的軍事行動與之密不可分。

從中國人的視角出發,美國才是富有侵略性的霸權國家。畢竟,是美國海軍不遠萬裡把軍艦從北美開到中國南海——在中國的地理座標系裡,南海是其內海,就像美國人覺得加勒比海是內海一樣。美國海岸警衛隊在加勒比海及周圍海域部署了大量艦艇,這說明美國打心眼裡認為加勒比海屬於自己。出於類似的信念,中國的海警和捕撈船隻也開進了南海。

渚碧島機場

美國必須正視一個重要的事實: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來,籠罩在美國海軍勢力範圍之內的西太平洋彷彿成為了美國的內湖,但這種單極格局今天已經終結。隨著中國迴歸大國地位,世界必然進入更加複雜的多極化格局。美國至少必須在印度洋-太平洋地區為中國空軍和海軍力量騰出一些空間。問題的關鍵在於這樣的空間應該留多大。

必須記住的是,美國在該地區的主要盟友——越南和菲律賓——必然要與體量龐大、經濟優勢明顯、並且同處一個地區的中國打交道,它們別無選擇。這些國家需要美國發揮制衡中國的作用,但不希望美國與中國徹底翻臉。它們十分清楚,在亞洲維持強大的軍事存在取決於美國的意願——這意味著美國的政策具有不確定性——而中國才是該地區的核心組織者。

相比現代史上任何一位美國領導人,川普總統對亞洲盟國傳遞的不確定性要高得多。這些國家可能不得不選擇分別與中國達成諒解。這個過程不會被放到檯面上,當事國可能不會公開承認,更不會廣而告之。然而有一天,美國人一覺醒來會發現,亞洲已經發生了不可逆轉的改變。

事實上,川普的貿易政策正在破壞美國防長馬蒂斯的南海安全戰略。千萬不要以為美國可以利用貿易作為槓桿在南海對抗中國,因為北京方面在南海事務上已經形成堅實的長期戰略,這與川普朝令夕改的古怪念頭存在本質性區別。

在中國步步為營的南海政策面前,除非美國願意在南海發動真槍實彈的戰爭,否則它唯一的抵制手段就是構建美國主導的自由貿易體系和民主國家聯盟,以此鞏固美國的軍事部署,對抗中國。權力不僅侷限於軍事和經濟範疇,它也屬於道德範疇。我所說的道德不是指人道主義或道學說教。我所說的道德建立起來更難:言貴有恆,只有這樣盟友才覺得你可以依靠。也只有這樣,越南和菲律賓等南海沿岸國家才會基於本國利益的考慮,選擇與中國保持安全距離。

總而言之,川普的經濟民族主義看似咄咄逼人,其實與美國政府捍衛南海的承諾背道而馳。南海不是美國的國內水域,它屬於中國。地理因素的重要性仍然不可忽視。美國畢竟離南海太遠,唯一的希望在於鼓舞盟國,以地區性願景支撐自己的軍事構想。

(觀察者網楊晗軼譯自《華盛頓郵報》)

推薦您的文章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