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瘦小腿瘦小腿瘦小腿

  1. 首頁
  2. man's daily
  3. 娛樂

李蘭迪張子楓文淇,這屆後浪有多高

  • 小白兔

  • 2018-10-12 07:40:39

最近一期《我就是演員》,《女兒》這場戲,韓雪跟章子怡飆戲堪稱神仙打架,李蘭迪夾在中間雖然鏡頭不多,但看了之後還是要說,她的表現真是對得起這檔綜藝名的。

李蘭迪飾演章子怡的女兒,在簾後的床上偷聽母親與小新媽媽兩人的對話,她的肢體和表情就像掛在牆上的幕布,時時反射著簾外兩人交談話語對她的影響,以及整個事件對於這個家庭的影響。

外邊韓雪說,打了官司,事情傳到外邊,對孩子有什麼好處?李蘭迪在床上抱著雙膝,疑惑地偏轉回頭,對自己鬥爭的目標也產生了疑惑;

聽到章子怡在外面開始數起了錢時,她抽了一口氣,咬著自己的手背不讓自己哭出聲來。處於這樣一個貧寒的家庭,在母親似乎有為金錢而屈服的可能時,女兒的反應並不激烈,而是在心底極力說服自己,接受命運。

最後李蘭迪抱住章子怡,臉上有對母親的感謝、理解與安慰,她說:“媽,你不是一無所有,你還有我”,章子怡也沉浸在這位母親世間僅有的溫暖裡。兩個人的表演珠聯璧合。

而在上一期,李蘭迪也跟韓雪對戲,一起演《金陵十三釵》裡的經典片段,同樣也飽含少女的細膩情緒。

她飾演的學生書娟上場,帶著恨和不屑想要自殺。玉墨想讓她回去,她從身體到眼神都在抗拒。當李蘭迪拿出通行證時,玉墨問她:“你有通行證,為什麼不逃?”,李蘭迪清高地左右擺頭說:“我想清清白白的死”,說完眼神黯淡了下來,垂下頭,似乎是考慮到了現實的難處。

這句臺詞至關重要,李蘭迪演的女學生,雖然充滿了恐懼和絕望,但心底指導她的,是一份自以為的驕傲和自尊,很脆弱,也很堅定。

李蘭迪在節目裡表演結束後,“吹毛求疵”的章子怡連誇了三句“是真的好!”。三句真的好,頗有層次,除了誇她演得好,我更在意章子怡說的,“這個妹妹,19歲,真的好。”

19歲是個美好的年紀,上一次她提到19歲這個概念,還是去年點評鄭爽的時候。鄭爽演了《我的父親母親》,被批評缺少信念感,末了章子怡拿出了自己的19歲跟其作對比,說“我19歲的章子怡,一定不如她”,蝦仁豬心。

章子怡演《十面埋伏》時19歲,把玉嬌龍塑造得血性又叛逆,驚豔國際影壇,靠的是自己搏命般的信念感。

這樣的努力在李蘭迪身上也看得到影子。吳秀波在後臺遇見還未上臺卻已經入了戲的李蘭迪,對方一轉身把他嚇了一跳。吳秀波看到這張髒髒的臉,有汙跡的鼻子,滿是淚痕的雙眼,瞬間受到了衝擊,說他看到了如此一個小孩卻無路可走的狀態,很震撼,竟還鞠了個躬才匆匆離去。

說到表演,這兩年,很有幾個00後女演員(李蘭迪1999年出生,差不多也算是00後了)讓人眼前一亮,覺得“是真的好!”。

去年憑藉《嘉年華》拿到了金馬最佳女主角提名,並最終靠《血觀音》拿下金馬最佳女配角的文琪,15歲。今年憑藉《你好,之華》提名金馬最佳女配的張子楓,17歲。她們在表演上都顯示出了讓人驚歎的天賦。

當年《唐山大地震》上映,很多人把張子楓飾演的童年方登稱為“最讓人心疼的女孩”。她在電影中是徐帆的女兒,大地震中與弟弟同時被壓在石板下,兩個只能救一個的情況下,母親囁嚅著說“救弟弟”。演這場戲時張子楓被壓在石板下,渾身髒兮兮,右眼不能睜開,左眼卻含著淚。就這一個鏡頭的感染力,無數人為此哭得稀里嘩啦。

事後張子楓接受採訪,說這些表現都來自於自己的情緒,整部戲對她來說最難的事,其實是說唐山話。

後來演《唐人街探案》,張子楓最後那個笑,又著實把人瘮得慌,不過她又出來解釋,只能說大家是被劇情的轉折觸動到的,不能說演技上有什麼,詭異一笑不能算難演。

最近的《快把我哥帶走》擔當了女主角,緩緩拉開外套拉鍊,再一個傲嬌的眼神就完成了抖包袱的任務,氣場一米八。

最後一場戲是在火車站臺的兩邊兄妹告別,當時很冷,張子楓身子老是不由自主的抖,她就一直扇自己巴掌,告訴自己:我很熱,我在海灘上晒太陽,這裡有30多度,熱死了。拍出來的效果堪稱完美,吼出的那句“哥,不把我落下了”又讓大家淚崩了。

張子楓5歲起就開始拍廣告電視劇,從小就不怵鏡頭,天生要吃這碗飯。厲害到什麼程度,7歲拍《龍鬚溝》,最後一場戲,天下著大雨,她演的小妞子要從一個木板橋上摔進一條臭水溝。要演得像是意外,一腳踩空,不能抓木板,小張子楓兩條就過了。

這膽量李蘭迪小時候都比不上。李蘭迪10歲拍《愛你輸給了誰》,特別緊張,哪怕沒有她的臺詞,只要導演一說開始,她就不行了,就說“叔叔,我想去廁所”。

文淇在這三個人中年齡最小,但有如此優秀的表演成績單,也在於她能感受,會感受,並最終反饋出來。

她也是小小年紀開始拍戲,9歲看韓雪遞給她的劇本,她看了十分鐘,通篇獨白,雖然沒看過完整劇本,但她感受到了角色的悽慘,開始痛哭,邊哭邊講。

《嘉年華》有一場戲,文淇演的小米決定去做妓女,坐在鏡子前,給自己戴上耳環,塗上口紅,沒有臺詞,但滿滿都是人生轉折的儀式感,那一刻文淇就開始掉眼淚。彼時文淇不過12歲啊,但她完全代入進了這個16歲的角色。導演卡了之後她又哭了十分鐘,她說很難過,就像自己遭到什麼不幸一樣。

小小年紀,便能讀懂世界的種種悲喜,既然點出了感受生活的天賦點,能當好演員那也就不奇怪了。

當然天賦這東西,也很玄乎,曾經不也有那麼多明日之星最後泯然眾人了嘛。在“天賦”這個問題上張子楓就很警惕,她覺得這東西太不穩定,說沒就沒的,更多的還是要去積累、體驗,而不是一味消耗。

看這幾個00後的採訪,常常有些驚訝,覺得她們雖然年齡不大,但人生觀、職業觀卻出人意料的成熟、豁達,有一股來自00後的自由生命力。

李蘭迪評價自己說:“自在遨遊,就是我現在最美好的狀態,也是我會一直保持的狀態。”

《無心法師2》在播的時候,李蘭迪演的角色常常拖無心的後腿,有網友很氣,說希望她儘早領盒飯,此時剛滿18 歲的李蘭迪倒是大方,在微博上回應:“蘇桃童鞋,你已經被群攻……私信都發我這邊,這次我也幫不了你了!如果後期再無改善,我也覺得你可能要順應廣大網友的提議,領盒飯下線啦。”第三人稱的調皮語調立馬讓要爆炸的觀眾沒了脾氣。

張子楓前一陣一個採訪還引起了小小的爭議。問她在不在意別人說什麼,她的回答灑脫得不像話,她說,在意歸在意,但我還是要做的,你們誰都阻擋不了。所以張子楓出門堅持帶著自己放大鏡觀察世界,堅持坐著公交車,縱使有人發聲說,這樣實在矯揉造作。

文淇則表現在自己自愈能力。她在《血觀音》裡演那個外表乖巧,內心腹黑的小女;在《嘉年華》裡是艱難面對社會的小米。題材都不輕鬆,特別是《血觀音》還有一場她被強暴的戲,這些角色都太壓抑了,爸媽起初都擔心她的心理健康,畢竟好多資深演員進入了角色出不來,這般年紀就見識這麼多社會陰暗,也確實讓人擔心。

好在是多慮了,文淇說自己會選擇性失憶,聽起來有些玄乎,但她倒是一直把自己的情緒控制得不錯。

這可能和她的性格有些關係,她一直都大喇喇的,從小就皮。文淇還在臺灣的時候,有一個男生跟她玩得比較好,有一天別人剛往嘴裡塞了一塊口香糖,文淇看著他吃,自己也很想吃,就往人家嘴裡伸進去,摳出來,再自己吃掉。爭奪中,她還咬了人家一口。後來幼兒園老師把文淇媽媽叫去了,媽媽大發雷霆,狠狠罵了她一頓。

和她們的她們前輩比起來,如今的這些00後,既不是走投無路要賺錢養家,也並非野心勃勃一定要紅要出位,而是真正為了自己熱愛的東西而努力的樣子,處處謙卑,又無所畏懼,沒有包袱。

她們都把演員當作是一份普通的職業,並且和生活分得很開。李蘭迪說自己在生活中的小夥伴都是圈外的;張子楓跟同學的關係也很好,《快把我哥帶走》上映時同學們找她要票,大家對她好奇但又不會過多涉及到她的隱私。

文淇亦然,她有一個初中認識的好朋友,跟影視圈不搭界。有一天她們去買東西,碰到一個女生找文淇合影,她朋友就很大聲地說:“你被認出來了!”超級大聲,所有人都看了過來,結果大家一看,咦,好像也不認識。文淇的朋友一直覺得她是沒有名氣的小演員,覺得她一輩子都不會紅。末了文淇補了一句:“我也這樣覺得”。

他們也都對角色和劇本有著自己的執著,張子楓就說自己希望嘗試很高冷、很文藝的或者特別接地氣的角色。也不知道是不是受了彭昱暢的影響。

文淇更加魔鬼,她說自己不喜歡的劇本絕對不接,如果角色很對自己胃口,那就一定會接,甚至會以各種方式得到它。

這大概會是她們作為演員的態度,對角色的追求在此,便也就不那麼懼怕資本浪花的拍擊了。放心,後浪總是會推走前浪。她們跟著戲長大,不管自願還是被迫,都將變得更成熟。

文淇說自己愛問媽媽:“唉,萬一我長大後變壞,你還要不要我?”媽媽每次都會說:“不要。”或許我們這些小演員的粉絲對她們也會常懷一顆老母親的心,期待永遠不會有說“不要”的那一天。

推薦您的文章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