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瘦小腿瘦小腿瘦小腿

  1. 首頁
  2. man's daily
  3. 娛樂

鹿晗演唱會到底糊沒糊?主辦方迴應,“不做虧本演出”

  • 小白兔

  • 2018-10-12 03:27:18

剛剛迎來戀愛一週年,流量明星的領軍人物、偶像歌手鹿晗的“二巡”演唱會北京場剛剛結束,卻陷入了新一波輿論風波中,關於鹿晗北京演唱會糊了的訊息被自媒體爆出。

在演出開始前,網上曝出不少黃牛打折出售鹿晗二巡門票的截圖。例如,在377至1990的票價間,黃牛“377票僅售180,777票僅售400,打折沒人看嗎”,在二手票務平臺摩天輪,鹿晗即將於10月13日在杭州黃龍體育中心舉行的演唱會也遭遇票價減半出售的情況(最高票面1990元售價為878元/張)。此外,在工體演出結束後,網上流出的一張現場照片顯示有一片區域空蕩蕩無人落座。

對此,音樂財經就網上關於鹿晗二巡打折黃牛票沒人買、上座率低等傳聞求證了負責鹿晗音樂事業的合作伙伴、演唱會主辦方風華秋實。

風華秋實CEO唐正一接受了音樂財經專訪,在解釋為何有黃牛票打折出售時,唐正一表示,“一方面,演唱會行業基本上要給合作單位一定數量的演出票,北京場約20%的票是主辦方必須提供給合作單位的;另一方面,鹿晗工作室和風華秋實一直以來的態度是“杜絕黃牛”,呼籲粉絲們哪怕在門口聽也不要購買黃牛票。”因此,粉絲們響應號召也不去購買黃牛票,導致黃牛手裡積壓了一批票,但具體多少,主辦方也不清楚。

“我們希望規避黃牛,抵制他們。所以一巡的時候,我們的操作方式是粉絲通過組織優先購買(團購),這一次也是,粉絲購買後,我們再去大麥等售票平臺上販售,但是黃牛也可能混在粉絲裡面,售票平臺售出的票也很難分辨是不是黃牛,我們能做的是儘量通過各種方式讓黃牛的票量減少。”唐正一表示,第一次鹿晗巡演是在體育館,今年4站巡演鹿晗均選擇在體育場舉辦,首站便落在了北京的工人體育場,其他三站(杭州、河南、深圳)也都是能容納2、3萬人左右的體育場,規模大了,(黃牛票量)比例就變大了。

對於工體上座率有所爭議的問題,唐正一的解釋是,由於體育場空間較大,在一些搭建裝置的位置如果出售門票會使得觀眾視野受到限制,影響演出觀感。因此,有部分割槽域的位置選擇了不售票,而網傳照片的位置正是拍到這個區域。

“觀眾可以看到場地中間有兩個工作臺,是我們打燈的地方,但那個區域我們就沒有賣票,因為觀眾在那個區域肯定看不到演出,我們怎麼賣給觀眾呢?所以有心人士取景拍出來的照片感覺有一塊區域是空的,感覺似乎人很少。”唐正一說。

據瞭解,鹿晗2016年和2018年的演唱會主辦方均為風華秋實。其他藝人經紀公司或者演出商拿到權益後,通常會以市場通行的模式分包出去,但風華秋實並不是這麼做,而是親力親為。

風華秋實此前合作過的著名藝人是汪峰,標籤也偏搖滾樂和原創音樂人。2015年,風華秋實與鹿晗達成音樂方面的合作。在演唱會方面,2016年是館,2018年卻選擇了數萬人規模的體育場,風華秋實的考慮是什麼?

唐正一表示,一個藝人要辦體育館的演唱會,必須要有足夠多自己的歌曲才會更有意義。之所以2016年決定辦個人巡演,“當時是因為別人還在辦生日會和握手會,我們要做的是一場正經的體育館級別的演唱會。”

到了2018年,要再往上一個臺階,“作為一個歌手,需要不斷的往前走,這是一個歌手進化的過程,然後就決定走入體育場。”

每一場演唱會的投資規模在千萬以上規模,對此,唐正一解釋道,“我們需要做到我們自己可以認同的品質。”

這一次鹿晗的“RE:X”巡迴演唱會由主辦方風華秋實、鹿晗工作室攜手日本最大的娛樂集團公司——Amuse集團,共同企劃製作。Amuse不僅擁有豐富的演唱會企劃製作經驗,也有著豐富的國際頂尖製作資源。此次,Amuse邀請到知名舞團S**tkingz和世界知名媒體藝術家Daito Manabe(真鍋大度)及其所屬的創意科技團隊Rhizomatiks,為巡演量身打造顛覆潮流的“鹿式音樂”現場體驗。真鍋大度不僅是日本電音女團Perfume的幕後藝術推手,還和他的團隊Rhizomatiks設計了2016年裡約奧運會上“東京八分鐘”的“光影舞蹈秀”。

“小鹿的歌有很多電音的元素”,唐正一說,在製作的時候就希望有很多科技感和舞美方面的精美度,第一次巡演找的是歐美團隊,風格偏向於粗曠,後來團隊覆盤,覺得鹿晗的演出舞臺還是需要更多亞洲東方氣質的呈現,所以這一次找到了AMUSE Music公司。

編輯部:偶像熱潮下競爭激烈,他們如何應對?

提到鹿晗,大眾往往會將他與吳亦凡、張藝興和黃子韜進行比較。從近幾年的發展路徑來看,這幾位初代流量們都在不同的維度向大眾樹立了自己的個人形象,通過作品爭取從流量藝人的“刻板印象”中轉型,希望躋身成為“實力派”。

舉例來說,從去年的《中國有嘻哈》到今年的《中國新說唱》,吳亦凡較為成功的在普通大眾心目中樹立起了一個熱愛嘻哈的音樂人形象。“國際吳”在海外的頻頻出征,正努力樹立他在國人心目中有實力專業度高的形象。在10月9日舉辦的2018年全美音樂獎AMAs上,吳亦凡作為亞洲唯一的華人嘉賓和紅毯嘉賓受邀出席了頒獎典禮,同時榮獲了“Fan Fave New Artist” 最受歡迎新人獎。(閱讀文章:風暴眼裡的吳亦凡

張藝興呢?在2015年播出的綜藝節目《極限挑戰》中,張藝興成功向大眾樹立了小綿羊的乖乖形象,到今年火爆一時的《偶像練習生》,以全民製作人代表身份參與節目的張藝興又藉此平臺向大眾展示了自己在音樂和舞蹈等方面的專業技能,他本人對於音樂事業也非常重視,本月即將發行第三張專輯(閱讀文章:BTS北美大火重新定義了K-Pop,張藝興所代表的M-POP呢?)。另一方面,在今年上映的電影《一出好戲》中,顛覆形象的演出使張藝興獲得了不少好評,有豆瓣網友評價道“實名錶揚張藝興,在一眾資深演員中竟然能夠成為戲眼”。

“搞笑、自戀、真實”則是黃子韜留給大眾的直觀印象。2016年,黃子韜表情包風靡全微博。當年因為周子瑜事件,大量國內網友登入Facebook、Twitter與臺灣網友展開表情包大戰,其中黃子韜的表情包就成為了首選。在今年的綜藝節目《這!就是街舞》和《創造101》中,黃子韜幽默又不做作的點評為他贏得了不少觀眾好感。

鹿晗呢?他一直是頂級流量明星的領軍人物,屢次創下資料紀錄,震驚外界。

在音樂上,從EXO退團回國後的鹿晗於2015年9月釋出了首張個人專輯《Reloaded I》,上線5天在QQ音樂就售出100萬張;2016年鹿晗舉辦的首場個人演唱會RELOADED門票在開售一分鐘內就全部售罄。此後除了電影主題曲及影視推廣曲外,鹿晗相繼發行了《Xplore》、《Venture》、《Imagination》等迷你專輯,直到去年9月推出自己的第二張個人專輯《XXVII+》,官方統計資料顯示,“XXVII”系列MINI數字專輯總銷量突破1000萬張。此外,2018年4月13日,其實體專輯《XXVII》開啟預售,3分鐘銷量突破16000張,自帶流量光環。

在曲風上,從第一張專輯開始,鹿晗就在自己的R&B音樂中加入了較多的電子音樂元素。例如《Reloaded I》就以電子舞曲為主,二輯《XXVII+》也融入了較多的future bass。可以看到,與影視演出難以取得較大突破相比,鹿晗對於音樂實際上有著更多自己的理解和追求。在2016年8月接受《芭莎男士》採訪時,鹿晗曾表示“我就是想做出自己喜歡的音樂。比如說我之前在國外待了那麼久,也算唱著K-POP出來的,有時候我在想為什麼K-POP在中國能流行,中國人唱的就流行不了?所以我還在找。”

事實上,自從公佈戀情以來,2018年關於“鹿晗糊了”、“鹿晗流量下滑”的新聞就不斷出現在各大媒體上。從百度指數來看,鹿晗從2014年10月與韓國SM公司解約回國後熱度一直呈現上升態勢,在2017年多次創造熱度新高,去年十一長假的最後一天,鹿晗公佈戀情的微博沖垮了伺服器,再度證明瞭其頂級流量的號召力。然而進入2018年後,相較於之前來看,無論是媒體報道,還是輿論熱度有了明顯的下降。

對於鹿晗來說,公佈戀情只是熱度下滑的導火索,因為只有粉絲才會比較在意一位偶像的私生活,對於普通大眾來說,實力和作品才是檢驗一位藝人能否一直走紅的唯一標準。因此,此次萬人規模的演唱會對於鹿晗本人來說,也是驗證鐵桿粉絲規模的一次重要機會。

從當天鹿晗演唱會粉絲拍攝的視訊片段來看,不難感受到舞美與音樂的有機結合。不過對於鹿晗粉絲以外的普通大眾來說,或許很少有人能夠透過流量藝人的標籤真正關注鹿晗的音樂本身,而這也是鹿晗需要有所突破的一大難關。

綜藝方面,《奔跑吧》關注度一季不如一季,這本身與鹿晗關係不大,但還是會帶來很多熱度。但是,無論是在《熱血街舞團》擔當導師,還是因為個人原因中途下車《這!就是歌唱·對唱季》,目前看來,接下來鹿晗還需要一檔綜藝節目,能夠幫助他突破粉絲圈層,在普通大眾心中塑造一個有較深記憶點的形象。

商業代言充分反映流量明星在品牌方眼中的含金量。對於各大品牌方來說,一個具有號召力的代言人無疑能為品牌起到較好的推廣和宣傳作用,並且會直接影響到該品牌產品的銷售量。從圖中可以看出,儘管2018年鹿晗仍然有諸如製表品牌愛彼、化妝品品牌巴黎歐萊雅男士等新代言,但相較於2017年今年的代言量顯然有所下滑。

此種情況的出現,也有可能是工作室在篩選商業合作方面整體策略有所調整,目前看來,鹿晗的商業價值依然體現在以年輕消費者為主要使用者群體的品牌中。

前不久,艾漫資料釋出了2018上半年藝人商業價值排行榜單。鹿晗憑藉96.44的商業指數位列第1,但是仔細看過這份榜單的權重比例後可以發現在代言指數、口碑指數和專業指數三項打分標準中代言指數與明星的商業價值有著最直接的關係,鹿晗在這項僅排在第8位。

在所謂流量為王的時代,後起之秀層出不窮,如果不能做到不斷突破自我那麼被取代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

歸國四子之外,偶像已經成為當下華語音樂娛樂最熱的一股投資浪潮。這得益於今年年初隨著綜藝節目《偶像練習生》的播出,讓市場看到了這些通過節目篩選由粉絲公投出的偶像,具有極大的商業價值和市場影響力。

來自新人偶像“分流”的競爭壓力不容小覷,其中C位出道的蔡徐坤也以驚人的速度獲得了極大的關注度。可以看到從4月開始,成立工作室、商業代言、發新專輯、出席活動……蔡徐坤自C位出道以來僅用了不到半年的時間就證明瞭頂級流量只是一時,如何通過一點一滴的進步來證明自己的實力才是長久之計。

那麼,鹿晗自己的狀態呢?

10月8日,是鹿晗公佈戀情的一週年。很多人會說因為這段戀情,鹿晗損失了很多的死忠粉。

幾天前,一個好訊息是,鹿晗最大的個站“朝鹿”在因鹿晗曝光戀情而關站一年後,又重新開站為鹿晗應援。在“朝鹿”的最新一條微博“@M鹿M 加油! 我們演唱會見!”留言中,鹿晗的音樂合作伙伴風華秋實也寫道:“世界變化不停,人潮川流不息。你來,我們一直都在。唱歌給你們聽。”

無論如何,對於廣大的“蘆葦姐姐”(鹿晗粉絲)來說,鹿晗仍然是她們超話打卡、砸錢肝銷量、熬夜控評的源動力。可以預見的是,短期內,脫粉、路轉黑、演唱會糊掉這些訊息對鹿晗來說也只是微博粉絲數量的細微變動。

放到更大的背景看,當下中國音樂娛樂產業正面臨著巨大的產業機會,工業環節上的造星平臺和練習生體系正在迅速完善,未來會有更多的“鹿晗吳亦凡們”冒出來。初代流量明星們的璀璨星途會有多長?這可能還取決於他們逐漸明晰的人生態度、對事業重心的思考以及整個團隊的努力。

畢竟,第一批90後也快30歲了。

編輯:宋子軒

商業| BTS北美大火重新定義了K-POP,張藝興們所代表的M-POP呢?

商業| “風暴眼”裡的吳亦凡

推薦您的文章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