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瘦小腿瘦小腿瘦小腿

  1. 首頁
  2. 理財生活通
  3. 財經

政策允許城投平臺破產,以後還怎麼玩?

  • 小白兔

  • 2018-09-21 09:51:53

這次新規可以讓嚴重資不抵債的城投企業破產倒閉,顯然是放了大招,也意味著此前的一貫玩法有出現了變化。

9月18日晚間,不少的微信群刷屏了一篇關於中辦國辦近日的政策發文《關於加強國有企業資產負債約束的指導意見》。

吃瓜群眾紛紛圍觀,普遍觀點認為城投平臺都可以破產了,與信託及銀行理財關聯了起來,以後不能再買了等等。

筆者仔細看完了整篇長文,圈了一些重點資訊出來。

第一,降低國企資產負債率。政策發文稱,將推動國有企業平均的資產負債率到2020年年末比2017年年末降低2%左右,之後基本維持在同行業同規模的平均水平。

第二,劃監管紅線。原則上以本行業上年度規模以上全部企業平均資產負債率為基準線,基準線加5個百分點為本年度資產負債率預警線,基準線加10個百分點為本年度資產負債率重點監管線。

第三,地方城投平臺新政。對嚴重資不抵債失去清償能力的地方政府融資平臺公司,依法實施破產重整或清算,堅決防止“大而不能倒”,堅決防止風險累積形成系統性風險。同時,要做好與企業破產相關的維護社會穩定工作。

吃瓜群眾最為關注的點還是國家政策允許嚴重資不抵債的城投平臺倒閉破產,不再是政府兜底,打破原有一貫的剛性兌付。這樣一來,確實有些投資於城投專案的信託產品或銀行理財會存在無法兌付的風險。

1

城投企業的功與過

政策長文提到的地方政府融資平臺公司,也就是我們俗稱的城投企業。那麼,城投企業對於地方政府來說,又扮演了什麼重要角色呢?

1、城投企業扮演融資、投資功能

長期以來,在國家分稅制的財政體系下,中央政府直接承擔教育、衛生、社會保障方面的支出較小,而地方政府往往承擔著責任較大的地方事權。這樣一來,地方政府往往是錢少,而往往需要做的事又非常多,也就是財權和事權不匹配。

並且,隨著各地基礎建設規模的不斷擴大,地方財政的收入不足以覆蓋大量的支出。這時候,又需要發展基建穩經濟,怎麼辦?那當然是大量借錢,而城投企業就扮演了中間平臺的角色,間接為地方政府進行融資,暫時解決了過去財權與事權不匹配的困境。

城投企業不僅為了地方政府融資,還需要承擔建設和運營的功能。這樣一來,城投企業就需要依靠地方政府的財政資金、土地及股權等資產注入來發展和壯大,但由於其定位為政府融資平臺,地方政府佔用城投企業資金較多,其現金流通常較弱。

不得不說,通過這樣的玩法,很多地方融資平臺從有無到有,直到近年來的發展壯大,帶動了城鎮化程式的加速發展,為地方基礎建設作出了重要貢獻,還間接促進了房地產、鋼鐵等行業的發展,但確實造成了地方債務的飆升,風險敞口加劇。

2、城投企業帶來的風險點

城投企業作為大多地方政府的舉債主體,不斷玩著“借舊換新”的模式。從人民銀行印錢開始,再到財政部,因地方債把錢借出,再到地方政府把借來的錢償還歷史債務,同時由其他渠道舉債融資的迴圈,不斷增加債務,特別是隱性的債務風險加劇。

地方政府之所以敢以“城投債”的方式融資,是因為地方政府與銀行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地方政府財政緊張,只能向銀行借錢,靠大量負債“保增長”的動機十分明顯;銀行貸款衝動也異常強烈,拼命往政府專案和國企專案上靠,缺乏必要的風險評估。

不可迴避的是,地方政府在獲得大量貸款的同時,負債問題也開始加速顯現。據悉,在這一輪“保增長”中,許多地方政府過度依靠銀行資金搞建設,負債規模速度增長,一些地方的債務率遠遠超過了風險控制警戒範圍。

有些地方政府甚至藉此前信貸寬鬆機會極力加大地方融資平臺建設,而這些融資平臺過度負債現象已非常嚴重。據報道,東部某個發達地區城建融資平臺註冊資金不足1億,但每年貸款建設規模卻高達幾十億元,地方政府過度信貸舉債的財政風險正快速轉化為銀行金融風險。

這樣的操作,也必定會出現一些亂象。9月14日,財政部網站公佈了8家金融機構違法向地方政府提供融資的行為。這也是銀保監會首次公開集中通報金融機構違規向地方政府提供融資行為查處情況。

此外,城投債發行區域行政級別下沉趨勢明顯,低信用級別的城投企業數量增長較快,由於城投企業信用水平和當地經濟、財政實力關聯度較高,城投企業真實信用水平也在逐年下降。

總體來看,省、直轄市及經濟發達地區由於其經濟、財政實力總體較強,區域內城投企業信用風險相對較低;而部分經濟實力較弱的市、縣區域,由於經濟財政實力較弱,融資渠道受限,區域內城投企業發生信用風險事件的概率較大。

2

新規傳遞了什麼訊號?

城投企業為地方政府的基礎建設做出了重要貢獻,但也帶來了巨大的風險點。國家亦不斷出臺相關政策,旨在推進城投公司的規範化運作,此前的政策規定基本沒有動其筋骨。

而這次新規可以讓嚴重資不抵債的城投企業破產倒閉,顯然是放了大招,也意味著此前的一貫玩法有出現了變化。

1、利率雙軌制度基礎被打破

此前,地方政府為了“保經濟增長”,瘋狂的借債發展經濟,當然也會導致城投企業的融資需求會非常旺盛,特別是區縣以及的融資專案中,出現了抵押物明顯不足的現象比較多見,這就導致其需要更高的利息支出才能得到融資,超過10%的付息率是十分普遍的融資成本。

而這些區縣融資專案的出借方往往是城鄉信用社、城商行等。城投企業為了拿到融資,付出了更多貸款利率,但是不能通過明面直接掛高利率,而往往是通過一些更為隱蔽的方式提高貸款利率,也就是此前一直存在的“雙軌制利率”現象。

但是,現在地方政府不再做隱形擔保或兜底。那地方性的銀行放貸款就需要“三思而後行”,而不是之前“任性”地放貸就好了。因為銀行機構不是傻的,如果專案盈利能力不足以償付貸款的利息以及本金,銀行是不可能批准貸款的。現在,也必然會加強風險評估。

這樣來看,利率的雙軌制基礎就會被打破。利率這個關鍵的因素被動了之後,會導致“牽一髮而動全身”。

銀行等金融機構在借錢給城投企業的話,就會考慮專案本身的盈利能力。不具備經濟效益的專案將受到很大影響,因為專案不賺錢,就借不到錢了,一定程度上實現了資金往更好更優的專案上去靠攏,而不是此前的閉眼往城投專案或國企上靠的做法。現在打破兜底的制度,能達到一定的市場資源優化配置的目的。

另外,因為公用事業類城投企業現金流較為穩定,基礎設施和土地開發類的城投企業盈利能力和經營現金流通常會非常弱,以後,聰明的資金也會更偏向於公用市場類的專案和更好評級的基礎設施和土地開發類的城投專案。

2、城投企業需逐步轉型

目前,中國大部分省級、、市級、縣(區)級以及開發區等行政級別政府均設有政府融資平臺,部分地級市融資平臺數量更是多達5~7家,其融資平臺債務規模與當地財力嚴重不平衡,導致部分地方政府性債務壓力較大。

這也導致了政府與企業債務償還責任模糊、大量隱形債務的發生的問題。為了避免發生系統性的債務風險,國家在“去槓桿”總體原則上發力。在這樣的背景下, 長期來看,城投債將會被償還責任更為明確、融資成本更低的地方政府債券所代替,城投企業的融資平臺職能將逐漸被剝離,未來城投企業將逐步轉型為一般工商企業。

城投企業轉型已經有了先例。2014年,“馬鞍山城投”改製為“江東控股”為首家地方城市投融資平臺創新改制而成的普通國企。

不過,融資平臺體制已執行多年,轉型不會一蹴而就,城投企業和城投債仍將存在相當長時間。

3

結 語

9月18日下午,發改委還頻刷存在感,表示要督促地方加快今年1.35萬億元地方政府專項債券發行和使用進度,支援在建的基礎設施專案建設。

通過地方政府的基建投資,保經濟增長的意味較為明顯,而此次新規卻往上潑冷水,也表明了地方隱形債務需要嚴控,一樣要穩步“城投去槓桿”,也表明了地方政府的基建投資,需要用巧勁,用到能產生較好經濟效益的優質專案上,放棄那些低效的投資專案。

當然,對於“城投債”的投資人來說,是需要關注其風險的。

推薦您的文章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