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瘦小腿瘦小腿瘦小腿

  1. 首頁
  2. 大中國
  3. 軍事

祁冬濤:超越“藍綠紅”的臺灣新民意

  • 小白兔

  • 2018-09-12 11:40:04

臺灣政壇的藍綠惡鬥長期以來廣為社會詬病,超越藍綠一直是民眾心中的美好夢想,因此也往往成為各方政客選舉時的廉價口號,因為選舉過程和選舉結果一次次地顯示,無論是在政黨層面,還是在各主要政黨的支持者層面,藍綠分野一直涇渭分明,藍綠對立一直是政黨發動支持者的利器,“超越藍綠”好聽但不好用,臺灣社會實現這一夢想的機會似乎越來越渺茫。

但自從2016年蔡英文上臺以來,臺灣民意朝著超越藍綠的方向出現了快速且持續性的發展。如果這種發展繼續下去,應該會對臺灣政局和兩岸關係產生重要影響,值得我們密切關注。

綠營支持者正大量流失

是否為綠營支持者可以從兩個標準進行界定:第一,是否支援綠營的核心意識形態,即臺灣獨立;第二,是否支援綠營政黨或其政客,主要是民進黨,其次是時代力量、社會民主黨、臺聯等。符合其中任何一個條件即可視為綠營支持者。我們的研究發現,2016臺灣大選時,綠營支持者主要包括五個群體:從年齡來看是年輕人,從教育程度來看是低學歷者,從職業來看是工人和農民,從居住地域來看是南部人,從族群來看是閩南人。這五個群體投票支援蔡英文的比例更高,而且對臺獨的支援比例也更高。

但自從蔡英文上臺以來,這些綠營支持者的態度逐漸出現驚人的變化。首先,這五個群體對臺獨的支援度快速下降,對統一的支援度逐漸上升。尤其是年輕人,他們在2016大選前後對臺獨的支援度是最高的,但在過去兩年多對臺獨支援度的下降幅度也是最大的,對統一支援度的上升幅度也相當高。

其次,這些群體對民進黨的認同度也在持續下降,尤其是年輕人、閩南人和南部人對民進黨的認同度下降更明顯,其中年輕人的下降幅度又是最大的,以至於年輕人對國民黨的認同度已經開始高於對民進黨的認同度,這是非常令人驚訝的變化。

中間選民大幅增加

綠營流失的支持者並沒有大量加入藍營,主要變成了中間選民,因為藍營支持者的比例在過去兩年多只是小幅上升,而中間選民的比例卻大幅增加。現在認同國民黨的選民比例已經超過認同民進黨的比例,如果各自加上支援自己陣營其他小黨的選民,當前藍綠選民的比例相差不大,都略微超過25%,合在一起剛剛超過選民的50%,而中間選民則佔了接近50%的比例。值得指出的是,現在中間選民的比例是最近二十年以來最高的,是臺灣選民逐漸走向超越藍綠的訊號。

民意正走向超越藍綠的另一個重要訊號,是民調顯示臺北市長柯文哲因持續領先藍綠兩黨候選人,如無意外將在11月的“九合一”選舉中連任臺北市長。之所以把柯文哲看作超越藍綠的代表,不僅是因為他如此標榜自己,也不僅是因為深綠的時代力量和深藍的親民黨領袖都基於“超越藍綠”的原因支援他,更重要的是因為他的支持者確實以中間選民為主,再加上淺藍和淺綠選民,尤其是年輕人更加喜歡他的非典型政客形象。

柯不僅在臺北具有高人氣,即使在全島他的人氣度都超過包括蔡英文在內的藍綠主要政客。所以,他所代表的白色力量,也就是超越藍綠的中間選民不但一直在增加,而且已經將他作為自己在政壇上的代表。如果2020年他出來角逐總統大選,將是臺灣歷史上第一次具有真正超越藍綠意義的大選。當然,這並不是說兩岸關係將不再是大選中的重要議題,而是說大家會期望柯在兩岸關係上也提出超越藍綠的立場,為兩岸關係在藍綠之外找到另外一種出路。

臺灣社會對大陸的態度也在改變

事實上,柯文哲已經在用“兩岸一家親”的說法為自己未來在兩岸關係上超越藍綠做鋪墊。他的“兩岸一家親”被很多深綠和深藍群起而攻之,批評他投機性太強,恰恰說明這一立場具有超越藍綠的潛力。這一立場雖然飽受爭議,但獲得了中間選民的支援。尤其令很多深綠和深藍不滿的是,柯文哲和他的這種立場竟然獲得大陸政府的支援,說明大陸對於他未來通過超越藍綠的路線在臺灣政壇擴張勢力,並最終形成藍綠白三足鼎立是充滿期待的。

臺灣的統派力量被稱為“紅”,但因為統派在臺灣的支援度實在太小,無法和藍綠形成三足鼎立之勢,真正的“紅”反而是臺灣政壇的局外人——大陸。大陸雖處島外,但對臺灣政壇的影響卻舉足輕重。只是從過去二十多年的歷史來看,大陸政府與藍營政黨關係密切,對他們也能發揮直接影響,但和島內普通民眾隔閡較深,平時很難實現直接影響,歷史上幾次大的直接影響,如1996年臺海軍演、2005年通過《反分裂國家法》、2014年服貿協議等,都引起臺灣社會大規模反彈,可謂正面影響不彰,負面影響卻沸沸揚揚。大陸所代表的“紅”色力量和影響,在馬英九執政的後期越來越成為臺灣社會眼中的“政治不正確”,民進黨和蔡英文正是藉助這種非常不利於大陸的民意氣氛,在地方和中央選舉中大敗國民黨。

令人意外的是,在當前的臺獨政權之下,臺灣社會不但對臺獨和民進黨的支援度下降,而且對大陸的態度也在逐漸改善,和馬英九第二任時民意的變化正好相反。對大陸態度變化最大的,仍然是曾經高度支援蔡英文和臺獨的年輕人。有民調顯示,受大陸中央和各省市推出的一系列惠臺措施的影響,臺灣年輕人對大陸的態度正在逐漸改善,甚至有超過六成的年輕人想去大陸發展。

這種對大陸態度的改善,一方面可以看作是對以前“恐紅反紅”態度的超越;另一方面也需要看到,這主要是一種出於務實心理而發生的態度變化,年輕人對臺灣的認同並沒有大幅下降。“認同臺灣,也不放棄大陸的機會”反映了臺灣年輕人試圖在認同和利益之間取得平衡的務實和理性心理。這種心理和試圖超越藍綠的心理類似,因為所謂超越藍綠,本質上也是試圖在藍綠之間取得平衡,並不是真正能夠完全否定藍綠的立場。所以,超越藍綠紅,實質上是在藍綠紅之間尋求一種新的平衡,不想被藍綠紅任何一方綁架。這其實是一種更加成熟的社會心理。

推動新民意形成的因素

推動超越藍綠紅新民意形成的因素很複雜,篇幅所限,只能述其大概。首先,最大的背景性因素是臺灣社會感受到的來自藍和紅的威脅在持續下降,這和綠色在地方和中央全面執政有關。2014年“太陽花運動”是臺灣社會感受到藍和紅的威脅最強烈,因而也是反抗最激烈的時候。從那以後,隨著國民黨連續在地方和中央選舉中大敗,蔡英文隨之上臺,藍和紅的威脅在臺灣社會眼中大幅下降。威脅下降了,反抗情緒也就相應下降,表現在民意上就是對臺獨的支援度下降、對大陸的態度改善。

其次,臺灣社會對蔡英文政府越來越強烈的不滿推動民意朝著超越藍綠紅的方向發展,這對於年輕人和其他曾經高度支援蔡英文的群體而言更是這樣,因為對蔡英文的期望越高失望也越高。經過八年陳水扁綠色政權,又經過八年馬英九藍色政權,社會對藍綠政權都已經失望。蔡英文因其非典型的綠營領袖形象,再次讓社會升起新希望,以為她能走出一條超越藍綠的道路來幫助臺灣擺脫經濟、政治,甚至是兩岸關係上的諸多困境。但這種希望很快就破滅了,臺灣仍然在經歷經濟上的“無感復甦”、政治上的藍綠惡鬥、兩岸關係更是從停滯走向對抗,“維持現狀”早已成了蔡英文政府有口無心的“皇帝新裝”。重回綠色政權兩年多,種種現實已經讓臺灣社會更快地清醒過來。

最後,臺灣社會現實感的增強也和大陸有關。自從蔡英文上臺以來,大陸向臺灣社會展示出四個方面的現實。第一,馬英九時期的兩岸關係是建立在一箇中國原則之上的,所以一箇中國原則是兩岸關係現狀的一部分,而且是最重要的基礎性部分。拋棄一箇中國原則就是破壞兩岸關係的現狀。蔡英文想拋棄兩岸關係現狀中自己不喜歡的部分,僅保留自己喜歡的部分,這對大陸來說是無法接受的事情。換句話說,蔡首先破壞了現狀,然後又反覆要求維持現狀,這是自相矛盾的。第二,既然蔡英文首先破壞了兩岸關係現狀,大陸就有理由不維持現狀。在此立場下,大陸在軍事、外交、商業等領域的一系列施壓行為,臺灣和其他國家都無力阻止,向臺灣社會顯示出兩岸關係“操之在大陸”的現實。

第三,大陸經濟和社會的持續穩定發展,與困境中的臺灣形成越來越強烈的對比。第四,大陸推出一系列惠臺措施,對臺灣人才的吸引力越來越大,也向臺灣社會展示出大陸政府和社會在兩岸關係上的自信心。臺灣民調顯示,越來越多的臺灣人開始接受一中原則,並且開始認為兩岸僵局的形成,主要責任在蔡英文當局。這正是臺灣社會現實感增強的體現。

試圖超越藍綠紅的新民意會持續成長嗎?另外,是否仍有可能即使平時中間選民的比例非常高,但選舉時因為有可能當選的只有藍綠兩組候選人,結果逼得中間選民也不得不選藍或選綠,重新形成藍綠對決的局面,導致超越藍綠無法在選舉時出現?這些問題的答案仍然未知。對於大陸來說,臺灣的這種新民意似乎是有利的,但這種新民意其實反映出臺灣社會相對於藍綠紅而言獨立性的增強,並不必然偏向大陸。所以如何與這種新民意打交道,對大陸而言既是機遇也是挑戰。

本文作者:新加坡國立大學東亞所研究員祁冬濤。

文章首發於《聯合早報》2018年8月29日。

編輯:IPP傳播。

關於IPP

推薦您的文章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