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瘦小腿瘦小腿瘦小腿

  1. 首頁
  2. 科技日報
  3. 科技

首例共享單車破產!負債5000多萬 12元一輛賤賣

  • 小白兔

  • 2018-08-11 01:46:57

11萬用戶等退押金!ofo小黃車的日子也不好過

中國基金報記者喬麥

作為曾經被資本瘋狂追逐的風口,共享單車如今的日子並不好過。

去年7月起,悟空單車、酷騎單車、小藍單車、小鳴單車等接連陷入押金風波,隨後走向倒閉、合併、轉賣,留下一地雞毛。共享單車市場逐漸形成摩拜、ofo和哈羅單車三足鼎立的格局,現如今摩拜、哈羅分別倚身於美團、阿里,曾經的領頭羊ofo仍然在做最後的掙扎……

首例共享單車破產案:11萬用戶等退押金,賬戶僅剩35萬餘元

小鳴單車是目前國內第一家正式進入破產清算的共享單車企業。

從2016年7月29日成立,上線一年完成兩輪融資,到2017年底被部分使用者申請破產清算,如今徹底宣佈破產並欠下高達5000多萬元債權,小鳴單車用了短短兩年時間。

據介紹,小鳴單車主營方悅騎公司註冊資本約621萬元,累計使用者約400萬人次,累計收取使用者押金總額8億多元。在共享單車全面爆發時,小鳴單車曾經是第二梯隊的領頭羊,在南方二三線城市大面積投放,十分高調。然而,隨著共享單車風口漸弱,以及自身管理不善、利用押金盲目擴大規模等,小鳴單車的命運迅速發生逆轉。

事實上,小鳴單車所遇問題是行業通病,也是共享單車企業走向破產的典型樣本。

2016年年底,共享單車領域內僅獲得融資的入局者就有20餘家。面對眾多對手,共享單車市場參與者開始瘋狂砸錢搶佔市場,小鳴單車開始拼命投放產品。可是擴大規模的錢從哪兒來?

使用者押金是最簡單粗暴的資金來源。

2017年,悅騎公司主要資金開支是預付貨款5000萬元,用於購買單車,比例佔全年開支的77.82%,其中採購單車的資金來源主要靠使用者押金。然而為通過價格手段獲客,小鳴單車從未形成盈利模式,主要依靠融資和押金池存活。由於共享單車押金是一對多,一輛單車可能對應著幾十個註冊使用者,押金一被擠兌,公司旋即垮塌。

悅騎公司先後在全國十幾個城市共投放共享單車43萬餘輛,收取使用者的押金總額高達8億元。在這樣的經營模式下,小鳴單車的問題逐漸惡化:

2017年12月,廣東省消委會宣佈起訴小鳴單車經營方悅騎科技,自2017年8月開始,原告陸續收到消費者關於被告押金逾期未退還的投訴。截至同年12月8日,原告共收到消費者對被告的投訴2952件;

2018年3月22日,該案在廣州中院一審開庭。法院判決,小鳴單車需按承諾退還押金,向公眾披露押金收支使用資訊;

2018年5 月18 日,廣東消委會發布訊息稱,小鳴單車正式進入破產清算程式。押金未退還的消費者可進行債權申報。官方還專門開設了微信公眾號,以便消費者通過小程式進行債權申報。

然而,在破產清算這兩個多月中,仍有大量小鳴單車使用者押金未退。

7月10日,我國首例共享單車破產案——“小鳴單車”破產案第一次債權人會議在廣州中院召開。法院顯示,截至6月27日債權申報期滿,小鳴單車使用者有效申報的債權超過11萬筆,申報的債權金額普遍在200元左右,合計約2000萬元,另外還有供應商申報的債權28筆,職工債權115筆,債權總金額高達5540多萬元。

7月13日,“小鳴單車破產工作資訊”發文稱,目前“小鳴單車”賬戶資金僅剩餘存放於微信賬號上的35萬餘元。另外,散落於各個城市街頭的共享單車,回收成本高,難以處置變現。

近日,相關公告披露,中國再生資源開發有限公司同意對小鳴單車按每輛12元進行回收。

共享單車企業接連倒閉天津"單車小鎮"已無"共享訂單" 曾1夜間"遍地是錢"

除小鳴單車外,共享單車行業浪潮中還有很多出局者,比如悟空單車、酷騎單車、町町單車等。其中,悟空單車的生命僅僅維持了五個月,因產品設計不佳、市場調研不夠深入而宣告失敗;酷奇單車因押金問題一度“失聯”,只能慘淡收場。

據不完全統計,從2017年6月至今,一年多的時間內至少有15家共享單車倒閉企業,可謂“前赴後繼”。香港首家共享單車公司Gobee.bike也在近日宣佈結束其在香港的業務,從業務投放到結束運營,只維持了短短15個月。

天津武清區王慶坨鎮,一個以自行車為主要產業的北方小鎮,因為共享單車的崛起,在過去一年多的時間裡成為外界關注的焦點。

早在2010年,王慶坨全鎮的自行車年產銷量,佔據全國產銷量1/8。共享單車火爆時,這裡曾經有500家商鋪,而如今已經不到300家。無論是整車生產企業,還是零部件生產企業,經過一輪洗牌後,倖存下來的企業,已經不敢輕易接共享單車的訂單。

據《每日經濟新聞》報道,在天津聚友自行車有限公司總經理菅順啟的印象裡,過去1000輛車的生產訂單就是大單了,但共享單車一出手便是幾萬輛。為了確保摩拜訂單的質量,菅順啟還特意給每個工人加了10%左右的薪水。此外,另外一家工廠美邦車業也在2017年上半年接了小藍單車10萬輛的訂單,每輛賺幾十塊錢。

然而好景不長隨著這些共享單車平臺的崩盤,王慶坨也迅速由春天墜入寒冬。正如天津捷易達自行車廠總經理楊清亮所說,很多企業都是被遲遲不能到賬的尾款拖垮了。

在王慶坨的空地上,有媒體拍到了大批廢棄的共享單車,估算有數萬輛,絕大多數是已經倒下的公司的車,比如酷騎、小拜。

三足鼎立的共享單車天下

哈羅背靠阿里巴巴、摩拜賣身美團、ofo賣身仍是迷

根據易觀諮詢釋出的《2018年中國共享單車5月市場報告》顯示,在月活躍使用者規模方面,ofo、摩拜和哈羅單車分別以2805.10萬人、2085.63萬人和761.85萬人佔據共享單車行業前三名。國內共享單車市場上,逐漸形成了三足鼎立的局面。

即使三分天下,這些企業都離不開資本的支援。

今年4月4日,美團以27億美元全資收購摩拜單車,摩拜單車就此成為第一家被收購的共享單車巨頭。早在今年3月13日,ofo宣佈接受阿里領投的8.66億美元融資,開始倒向阿里陣營。2018年7月,哈羅單車剛剛拿完螞蟻金服F輪10億美元融資,昨日又宣佈餓了麼將接入哈羅單車。

在資本運作的同時,為確立市場地位,各家也有自己的招數。

7月5日,摩拜單車宣佈開啟全國無門檻免押金服務,新使用者掃描車身二維碼,便可輕鬆騎行,已繳納押金的老使用者可隨時申請退押金。此前,哈羅單車宣佈,芝麻分650以上的使用者在全國180個城市免押金騎行。

8月6日,據摩拜方面資料,自實施免押金一個月以來,超過2億使用者享受到摩拜無門檻免押金騎行服務;月新增千萬使用者;北京、上海、深圳、廣州四城免押金騎行人數排名全國前四。

曾經的領頭羊ofo也在做最後的掙扎,然而情況似乎並不樂觀。8月8日,據韓國媒體報道,ofo正準備退出韓國市場,將重心轉至國內。訊息人士稱,ofo最近開始準備暫停在韓國的運營;作為全面裁員的一部分,大部分韓國市場僱員已經被“停職”。

今年7月初,ofo宣佈停止其在以色列和中東地區的業務運營。7月11日,ofo宣佈將在兩個月的時間內結束在印度開展了為期6個月的業務。7月中旬,ofo被曝將退出在澳大利亞入駐的兩個城市悉尼和阿德萊德,正著手關停澳大利亞業務。此外,包括美國、德國等地,ofo相關業務也在陸續中止。

國際戰線持續撤退,最大的原因莫過於資金問題。對急於通過獨立運營實現收支平衡或者盈利的ofo創始人戴維來說,留給他的時間已經不多了。對於整個共享單車行業來說,目前北京、上海相繼控制投放量,在政策限制之下資本驅動型道路能走多遠也是一個問題。

推薦您的文章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