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瘦小腿瘦小腿瘦小腿

  1. 首頁
  2. 微旅行
  3. 旅行

歐洲行(30)龐貝古城的“風景”

  • 小白兔

  • 2018-08-11 01:01:29

龐貝(拉丁文:Pompeii),或譯龐培,為古羅馬城市之一,位於那不勒斯灣維蘇威火山腳下,“龐貝”的詞根來自奧斯坎語中的“五”,可能是此地有五個村落,或者最初是一個龐貝宗族。

龐貝於公元79年8月24日被維蘇威火山爆發時的火山灰覆蓋。

龐貝於公元前600年左右在義大利沙諾河畔的一個小丘上建城。這個地方當時已經成為希臘人和腓尼基人的良港。當時當地的希臘人非常強大。薩姆尼特人還擴大了這座城市。

公元前89年,羅馬當權者蘇拉的軍隊包圍龐貝,公元前80年,羅馬佔領龐貝,龐貝成為羅貝很快就重新建立起來了。

公元79年在經歷幾次地震等火山活動徵兆的一週後,維蘇威火山爆發,一夜之間將龐貝活埋於火山灰下。

龐貝被掩蓋在六米多深的火山灰下。它的名字和位置被人遺忘了。

1599年,因開闢地下水道欲引沙諾河水時發現了有雕刻的古牆,建築師多梅尼科·豐塔納被召來詢問情況,因而首次披露出部分的龐貝遺蹟。

1738年,與龐貝遭到同樣命運的古城赫庫蘭尼姆被髮掘出來,1748年在那不勒斯國王和王后的資助下,龐貝也被重新發現,然而他們只是挖掘古代藝術珍品來裝飾自己的宮殿。

據說,1599年那個建築師發現龐貝時挖出了一些色情的壁畫,當時的宗教觀念對這些色情藝術的控制非常嚴,因此他又悄悄地將它們掩蓋了。雖然這個傳說至今為止並未完全被證明,但後來的挖掘者的確報告說他們有時發現有的地方是被挖開過後來又被填上了。挖掘後,發現有的化石有屍體在內,是罹難者屍體。

市內的中心廣場、許多房屋和一些別墅都被儲存得非常好。在市外不遠的地方還發掘出一個旅館。

龐貝是今天世界上唯一的一座其構造完全與當時相符的城市,它一點變化也沒有。今天許多義大利的城市的結構都已經被改變了。龐貝的街道完全是棋盤似的縱橫交錯的,這是正宗的古羅馬的傳統。街面鋪有多邊形的石塊,它們完全是東西或南北走向的。

1997年,龐貝城考古區被列為世界文化遺產。

龐貝為我們今天提供了一個寶貴的歷史的一瞬,宛如時光膠囊。通過對龐貝的挖掘,歷史學家和考古學家瞭解到了許多1世紀羅馬人的生活情況。在火山爆發的那一刻,龐貝是一座繁華興旺的城市。

在一些房子裡,考古學家發現了許多關於當時的職業和等級的記錄,比如關於“洗衣店”(Fullones)的東西。

火山爆發時龐培大約有2萬居民。大多數在他們的假日別墅中。通過對龐貝的發掘考古學家們才瞭解到文獻中提到的當時的許多服務性行業到底是怎樣的,如食品商場、磨場、酒吧、小酒店和劇院。

2002年龐貝的港口也被發現了。科學家們發現那裡也住人,他們住在類似於今天的威尼斯的運河上。對這裡的研究不斷進行中。

我們從羅馬乘ITALO高速列車前往那不勒斯,然後換乘大巴約40分鐘,抵達龐貝古城。

這位是那不勒斯導遊,有點抱歉,忘了他的名字。

他很厲害,只在中國待過七個月,漢語講的滿流利。據說,他平日裡在大學教書,導遊是他的興趣所在,他樂意把義大利文化介紹給中國遊客。

龐貝古城的參觀就從這裡開始(入口的位置)。

此圖背景就是維蘇威火山。

光線太強,蘋果手機的片子似乎比相機的好。

龐貝古城棋盤般縱橫交錯的街道、廣場、神殿、宅院、公共浴室、食品商鋪、麵包房、酒店、劇院,等等,儘管它們美麗的容顏不在,但整個城市的框架卻儲存了下來。

這是最早的斑馬線。

龐貝古城遺址最讓人震撼的是:它真實地保留著災難來臨前龐貝人的樣子——競技場能容納兩萬觀眾,這說明龐貝人會在一個時刻傾城而出;30家麵包烘房,100多家酒吧,3座公共浴場,用於交易的步行街,可容納5000人的劇院!(下圖)

龐培城火山罹難者鑄像

19世紀對龐培大規模挖掘時,發現在一些空洞內有人和動物的骸骨,考古學家相信數百位火山罹難者,屍體的肉已腐爛,只留下骨頭和人形軀殼。當時負責龐貝工作的朱塞佩·菲奧勒利(Giuseppe Fiorelli(義大利語:Giuseppe Fiorelli))想到一個方法來處理這些軀殼,他將巴黎石膏灌入軀殼做成鑄像,記錄下當時龐貝的慘狀,令龐貝聞名於世。但製作鑄像的過程同樣也破壞了殘留的遺體,由於羅馬人流行火化屍體而導致存世古羅馬人遺體標本數量有限,因此這些在此處被發現的遺體被破壞造成了無可彌補的損失。現在較新的一種技術是,發掘者灌入透明的玻璃纖維。這樣可以看到骨頭和器物。

龐貝古城規模不小,我們因為時間關係,只選擇性走了一部分。不巧的是,先生忙著拍照,我們與導遊以及團隊走散了,所以,可能有很多精彩的部分沒有看到。但就我們眼前掃描過的廢墟風景,發現了一個不想說而又很有趣的細節,那就是遊客排隊最多的地方是妓院遺址。

據相關資料介紹,龐貝古城一共有25家妓院。

這不,我看到一幫老外(上圖)在一個路口指指點點,談笑風生,我按她們的指示方向望去,原來牆上就是一個妓院廣告,赤裸裸的男性XXX向“客人”引導方向。諸如此類廣告龐貝古城到處都是。

我方才明白,去過龐貝的人回來寫遊記都喜歡引用朱自清散文《龐貝古城》中的那段話:“龐貝的淫風似乎甚盛。他們崇拜男根,相信可以給人好運氣,倒不像後世人做不淨想。街上走,常見牆上橫安浙黑的男根;器具也常以此為飾”。

雖然歐洲自古以來在雕塑、繪畫上都非常開放,但是應該沒有直接突出生殖器的作品,更不會單單畫一個男性生殖器在牆上、器皿上。

有遊客在他們的文章中寫到:“印象中敢於如此直截了當崇拜生殖器的民族在人類歷史上也不多見,不丹是其中一個,那裡的人直接把男性生殖器畫在牆上。因此,龐貝對生殖器的崇拜引起了許多人的注意,這其中就包括朱自清”。

說起來也不奇怪,義大利人的民族特性原本就是火一般的熱情奔放,一向追求盡享生命之歡樂。

法國曆史學家泰納從龐貝歸來後感嘆道:“那時候的人,是用整個身體活著”。而馬未都對此見解更直白,龐貝古城當年地處海濱,商人和漁民一出海就幾個月,他們身體的荷爾蒙嚴重超標,所以上岸的第一件事兒就是找地兒釋放。

妓女的床,這還算最好看的一張。

妓院牆上的畫,一些很露骨的色情畫都被被移到了博物館,個別的還保留在原址,但它們也確實只適合像潘綏銘這樣的性學研究者觀看。

龐貝市街圖與挖掘年代。

這就是大家提的最多的那對情侶的人體化石。

生命最後的瞬間,掙扎的情景。

“盡情享受生活吧,明天是捉摸不定的。”龐貝古城出土的一隻銀製飲杯上刻著這樣的話,相信刻出這句話的龐貝人並不知道死亡在即。

《龐貝城的末日》(last day of pompei),出自卡爾·帕夫洛維奇·布魯洛夫之手。

這幅布面油畫很有名,現藏於俄羅斯國家博物館。

《龐貝城的末日》作者布魯洛夫是彼得堡皇家美術學院的高材生,畢業後被學院公費派往義大利進修深造。1827年,布魯洛夫隨考古隊到龐貝城去考察,出土的龐貝城遺址使他驚歎不已。

龐貝城毀於公元79年一次火山爆發,許多古代的藝術品因此重見天日,在歐洲再次引起人們對古代藝術的嚮往之情。 布魯洛夫在當時便產生了一個構思,表現這個古代龐貝城毀滅時震撼人心的場面。他用了六年時間,反覆思考,並進行了長期的資料收集工作,最後決定表現人們在末日到來時高尚的道德品質和親人間的相互支援。

油畫《龐貝城的末日》完成於1833年,畫面的處理手法誇張,布魯洛夫用鮮紅、暗紅、黑灰和白的對比,表現閃電雷光和山崩地裂時的景象,人嚎馬嘶,大理石雕像從屋頂往下墜落的細部描寫,更加強了畫面的氣氛。人群中有一個頭頂顏色盤和繪畫工具的青年人(柱子下面),是畫家布魯洛夫的自畫像。

攝影|屈蘭根 配文|潘天翠

推薦您的文章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