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瘦小腿瘦小腿瘦小腿

  1. 首頁
  2. 健康生活
  3. 健康

一個雞腿,竟被ICU醫生用到這個地步……

  • 小白兔

  • 2018-08-11 00:21:44

“胡家雞腿”在本地,估計要和大盤雞一起流芳百世了!

作者|羅震中

來源|醫學界

我是一個ICU醫生。

傍晚七點多,我還沒有準備下班的時候,急診值班的哈那提汗醫生呼叫我:“胡老師,快來幫忙看看。”

新疆的七點鐘,太陽剛轉為紅彤彤的傍晚的顏色,日光灼熱耀眼。

我跑到急診室的時候,看見超聲機就在搶救室的床邊,就知道哈那提汗醫生已經用超聲探頭看過一遍了。哈那提汗是我到新疆後第一個教會超聲的急診科住院醫生,眼下已經略有門道,正是對超聲探頭愛不釋手的時候。我剛到新疆,還不大習慣當地名字一大串的叫法,就跟著同事叫他的外號“小哈”。

“病人左下腹痛已經一週了,剛主任們會診過一圈,大致考慮血液病,但是我剛做了一遍超聲,覺得呃@#¥%……&,等你來幫我再看一遍。” 小哈言簡意賅地把病史報給我聽。當地醫院的硬體條件有限,估計小哈為了請動超聲科把昂貴的機器給他用,又費了不少口舌。當著病人,他不好意思表示不同意主任的診斷,所以說了一句發音古怪的當地土話,等著我和他“心有靈犀”。

病人是一個年輕的維吾爾族女子,有很明顯的貧血的蒼白。維族女子大多很羞澀,她的淡漠看上去很不對勁。

小哈拿起她的手給我看,手臂內側的面板有多個瘀斑和淤青。頸部,裸露的面板也有很多出血點。“她有血尿、齒齦也出血。”

“血壓90/60”護士大聲把測量的生命體徵報告給我,一邊加快了輸液的速度。

“這個地方,我看到有液性暗區,腔靜脈癟得很。” 小哈對自己的判斷並不很自信,但是他的言下之意是:病人是一個腹腔內大量出血的休克病人。——面對清醒的病人,醫生有時候會用“只有我們自己聽得懂的話”來交流。

我拿起探頭,為病人做超聲檢查。病人的腹部略微膨隆,探頭放上去並沒有疼痛退縮,但是超聲影像是顯而易見的大片液性暗區。

“沒錯,腹腔需要診斷性穿刺。”我用探頭定好位置,對小哈說。“耶”哈那提汗回答得響亮。他從我的判斷中印證了,自己初窺門徑的超聲技術,判斷正確。

立刻在定位點穿刺,是一管輕鬆抽出的不凝血。--病人的腹腔內,有血管破裂,正在大量失血,需要儘快手術。

“喔”在搶救室會診討論的幾個醫生一齊湊過來看了一下。關於“血液病”的討論立刻終結,立刻開始分頭行動。這註定不是一個四平八穩的手術,病人的凝血功能已經受到了嚴重的影響。

我的超聲探頭還在測量腔靜脈,就聽到外科B主任在扯著大嗓門排程手術室、外科、備血。此地民風彪悍,也很淳樸,手術前談話並不麻煩。

哈那提汗很乾脆地抱來無菌包和深靜脈套包,準備穿刺深靜脈。雖說手術前的準備正在用最快的速度進行,但是還是需要一點時間,趁這個短暫的間隙,需要把深靜脈通路馬上建立起來。

“血管條件不好,凝血功能又差,可以嗎?”急診科主任看見小哈準備穿刺,馬上問他。身為一個入職1年多的急診科大夫,他的深靜脈穿刺技術還不能算很靠譜。

“我輔助”我馬上說。

年輕醫生必須有機會去面對最危急的病人,必須有機會做最難的操作,這樣才能提高技術,但是如果不順利,我會立刻補上,以便不耽擱搶救的時間。況且,小哈還有剛練成的技術,需要實踐一下。

消毒、戴手套、鋪巾,穿刺針抽肝素。我把超聲探頭遞過去,小哈給探頭戴好無菌套,用超聲引導股靜脈穿刺。

病人的出血量相當多,超聲可以看到靜脈很癟,這樣的穿刺,如果常規憑經驗,失敗的風險很高,導絲植入不順,血管穿破、穿到動脈都有可能。但是超聲探測下,哈那提汗無驚無險,一針就穿到了股靜脈,暗紅色的靜脈血回血通暢。

“哦耶”只聽他歡呼一聲,快速地置鋼絲,置擴張管,置入深靜脈導管。三分鐘搞定。晶體液快速輸入血管裡。接著是快速排程來的紅細胞和血漿。隨著一路直線輸進血管的液體,病人的血壓逐漸上升。

往手術室送病人之前,小哈又用超聲探頭看了一下心臟,評估了一下輸液後的反應。

“耶!”向麻醉醫生交完班,把病人送進手術室,全程都在緊張檢查和操作的哈那提汗跳一跳,向我歡呼一聲。

我知道,這是他今晚憑自己的本事,診斷明確,初步救治成功,爭取到手術機會的一個病例。這個結果對於長期從事搶救的我來說,只是日常工作的常見場景,但是初出茅廬的小哈,這是一個小小的勝利,就像第一次成功翻越了一個山峰的興奮感。

急診科周主任在他腦袋上不無讚許地拍了一下。

第二天一早,哈那提汗跟著我去ICU查房。年輕真是好,在急診忙了整晚,還興致勃勃地到ICU去看前一晚手術的病人。當初我在最初學重症超聲的時候,也是這樣無窮無盡的精力。

經過自體血回輸,經過大量輸血,病人手術後的情況已經穩定下來。有驚無險度過失血性休克的關口。

維吾爾族女子深目高鼻,氣色好轉之後,她的面容相當好看。

“穿刺水平長了很多啊!跟胡老師學了什麼?”急診科主任拍拍小哈,問他。昨天在搶救室裡,主任忙著排程用血,沒有看見超聲引導穿刺的過程。

“用胡老師家的雞腿練了一下透視眼。”這小子得意洋洋。

超聲引導穿刺是我一個月前剛來的時候教他的,記得那天,我把自己的左手借給他,讓他練習使用淺表探頭探測血管。

哈那提汗的手感頗為良好,悟性甚高。血管的位置,角度找得很準。他左手拿著探頭,右手拿著穿刺針,擺好了角度,作勢要穿的樣子。

操作就是那樣,即使樣子擺的再象,也必須有實戰經驗和成功的體驗,才能長進。但是我的手臂是決不會讓他用這麼粗的穿刺針來扎我的。

“胡老師,犧牲一下,讓我穿一下。”他嬉皮笑臉地拿著針在我手臂上比劃著。我氣呼呼地收回手臂,上上下下給超聲耦合劑抹的黏糊糊的,當然絕不會讓他再戳我一下。到冰箱裡拿了個雞腿出來。

我也不知道雞腿模型能不能用,且姑且一試。用尖頭鑷子鈍性分離一下肌肉。此地的雞又大又笨,做不出杭州那種晶瑩剔透白宰雞的鮮嫩味道,不過勝在肌肉厚實。

用根乳膠管從雞肉之間穿過去。在乳膠管裡灌點藍墨水,兩頭封死。我自己用超聲探頭看一下雞腿中間穿過的乳膠管。--還不錯,超聲影象下,和人的股靜脈有點象。粗細、彈性、都差不多。

我叫小哈過來,“來,定個位置,把管子裡的藍墨水抽出來。”

哈那提汗一看就來勁了,雞腿不怕痛,可以給他真的用針戳進去,練習探測的準確率,穿刺的角度、手感。玩真的,和虛晃一槍的感覺可不一樣,練了幾個雞腿之後,他在模型上已經可以百發百中了。

這一次,是繼雞腿模型之後,他實戰操作的第一次成功。當然嘚瑟了。

“胡家的雞腿”隨著小哈的嘚瑟從此頗出了一點名氣,先是急診科,後來因為容易做,差點沒有聲名遠揚。當然急診科和ICU的幾個住院醫生,首當其衝,在雞腿上把超聲引導深靜脈穿刺練得神乎其技。

我也很嘚瑟,二年後,等我回到杭州,這手超聲引導穿刺的技藝可以從此在本地流傳開來了。

兩年裡,我看很多危重病人,但是重症超聲的教學是讓我更加自豪的結果。把技術留在此地,不正是我們來援疆的本來心意嗎?

我的雞腿模型在本地,估計是要和大盤雞一起流芳百世了,哈!

本文所寫的ICU醫生,是浙江醫院ICU的胡才寶醫生,他在援疆期間使用“雞腿模型”教授超聲引導下穿刺技術,在阿克蘇當地醫生中得到很大的好評。

圖為胡才寶醫生正在用“雞腿模型”帶教

- 完 -

本文作者的紀實小說《醫述:重症監護室裡的故事》

在作者跌宕起伏的人生經歷中,見證了一名醫生的成長,也見證了每個生命各自不同的歸宿,知微見著,獲得從極限狀態審視生命的珍貴體驗,循作者的腳印,觸控生命的溫度,重構生命的認知,解讀生命的意義。

以獨有的敏銳視角,記述了重症監護病房裡鮮為人知的瑣碎日常,講述了ICU緊閉的大門後,險象環生的生命故事和醫生面臨的考驗和決策。

人民衛生出版社將於8月17日18:30,於上海展覽中心(中蘇友好大廈)舉行“2018上海書展暨‘書香中國’上海周”讀者見面會,誠邀您的到來!

該書已經在京東、噹噹、天貓有售

推薦您的文章

其他文章